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两章



  豆腐火锅
  
  周六去美容院护肤,谷穗一脸兴奋地伸出手,向我炫耀她的戒指,仔细一看,只是一枚很普通的白金指环,不见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谷穗却是满脸的幸福,说是男友送的,700多块钱呢。谷穗是老板的侄女,一直在城里打工,已经做了三年美容师,谷穗的男友则是一家酒店的保安,两人交往了一年多,准备明年结婚。
  谷穗告诉我,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城里开一家美容院,再买一套房子,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谷穗正眉飞色舞地描绘着她的蓝图,男友打来电话说,要请她去吃“豆腐火锅”。放下电话,谷穗就不安分了,在给我做脸的间隙忙着给自己涂脂抹粉,一遍一遍地照镜子,不停地问:梅子姐,你看我用不用换件衣服啊?口红的颜色好看吗?粉底的颜色是不是太淡了?我平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看着她不停地折腾:谷穗是个漂亮妮子,穿什么都好看……谷穗听了就咯咯地笑个不停,狠狠地亲了我两口。面膜还没来得及取下,就把我转交给别人,然后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认识谷穗的时候是冬天,那时谷穗整天唠叨着要吃豆腐火锅,加上一些粉条和土豆,再放上一些鸭血,可好吃了。看着谷穗说得几乎要流口水的样子,我有些动心了,真的有那么好吃吗?于是,做完美容,我就请谷穗一起去吃豆腐火锅,只是,这豆腐火锅和谷穗的描述却相去甚远,吃了几口之后,便兴致全无,只能一边眼馋着谷穗吃火锅的快乐,一边想,是不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
  正想着我的味觉,谷穗又折回来,脸色煞白,很紧张的样子,嘴里嘀咕着:我的戒指找不到了……手忙脚乱地四处翻找,直到在窗台上找到戒指时,一张脸才恢复常色。我问谷穗,戴着戒指的感觉,和不戴有什么不同吗?“戴着戒指,幸福着呢。”谷穗说完,一转身跑掉了。
  看来,不止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好像还缺少了些什么。经过多年的打拼,我可以随意买一些漂亮的衣服和高档的化妆品,即使是买了价格不菲的钻戒,心里也难起太大的波澜。也许购物只是一种习惯,是啊,当购物成为掩盖疲惫和排解烦忧的习惯时,生活归于静默,事业少了追求,幸福的滋味自然会一天一天变淡,便不容易被诸如一枚细细的指环,吃一顿“豆腐火锅”之类的细节所感动。
  
  丑娃娃
  
  可能是崇尚简洁的缘故,我的卧室兼书房基本上没有“女人味”,只有一架子书,一只蒙着白色床单的小床,一袭宝蓝窗帘,墙上挂了一幅友人的墨宝——“行成于思” ,然后就是一个长长的书桌,置放着一台破旧的电脑,桌角是一盆青郁的吊兰,龙爪垂挂,生机盎然。惟有吊兰旁边端坐着的“丑娃娃”,散发出一缕柔柔的女性气息。
  泛舟书海,总有头晕目眩的时候。膨胀的目光一但不经意地落在“丑娃娃”身上,绷紧的神经就会倏然松弛。其实“丑娃娃”的样子并不出奇:她的鼻子,只是一团红不溜秋的东西,她的眼睛,长成了比目鱼,身上的衣服,也很不协调,总之很丑。
  开始时,我并不懂她。朋友送我,随意地收下丢在一旁。一次跟自己赌气,火气特别大,信手操起一个什么东西狠狠摔在地上。心平气和之后,发现成了出气筒的竟是“丑娃娃”。她头上戴的八角帽滚落在一边,露出一头黄灿灿的卷发,咖啡色背带裤的揿钮也已松动,一根背带滑落肩头,更显得娇憨可人。“真对不起你了,你并没有招我惹我。”我心里颇带些歉意。
  后来发现“丑娃娃”的衣裤都是活的,这个偶然的发现让我非常开心。于是“丑娃娃”连升三级,登上了书桌这个荣耀的位置。闲暇的时候,我便把她抱过来,或亲亲她,或正正帽子,或把小衣裤脱下来,洗干净,再穿上。心情不好时,望着她那憨拙的样子,仿佛找到一个心灵的知音,“丑娃娃”也仿佛理解地向你做个鬼脸,使你心中的郁闷顿时消失贻尽。
  时间长了,就生出一些想法,面对周围的朋友,不一定要求他多么出众,只要使你感兴趣,吸引你突破平凡的外表发掘其内在的充实即可;或者,在你很闲很闲,乏味之极时,他用诚恳的目光与你对视片刻,去握握你百无聊赖的手,无须太多的语言,就让你感觉到最温暖的慰藉,这便你最好的朋友了。“丑娃娃”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