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反思与重构:论“主体民族志”


□ 朱炳祥

  本文在批评科学民族志、解释人类学民族志并反思后现代民族志的基础上,提出“主体民族志”的概念,并对“主体民族志”的认识论基础及其叙事进行了讨论。就一般意义而言,由于民族志客体都是被主体建构出来的,故而所有的民族志都只能是“主体民族志”形式,所谓科学民族志只是一个虚假概念;就当下意义而言,以往的民族志存在的重大缺陷是对主体表述的缺失,提出“主体民族志”概念具有丰富民族志写作内涵的意义;就根本意义而言,“主体民族志”是对科学民族志的颠覆,但这种颠覆并不在于用一种范式去取代另一范式,而是对各种范式意义的根本性质疑,进而达到对不同民族志作者及作品的相对性真理的认可与平等性地位的确立。

  关键词:“主体民族志” 科学民族志 后现代民族志 “互镜”

  作者朱炳祥,武汉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教授。地址:武汉市,邮编430072。

  20世纪初,古典人类学向现代人类学转变,导致这一转变的是民族志的出现。自此,民族志便成为人类学区别于其他学科的标志。即使在当代人类学内部范式权威缺失,研究出现多样性的情况下,这一标志依然鲜明,基础依然牢固,各种不同流派仍然“都被民族志的实践所鼓舞,并且反过来激励着民族志实践,民族志实践是它们在分化时期的共同的标准”。民族志的写作,需要在批判与自我批判中不断丰富完善,取得新的进展。本文的主旨正在于对以往的科学民族志、解释人类学民族志及后现代民族志进行批判与反思,在此基础上给出一个关于新的民族志形式的理论思考。

  一、从科学民族志到后现代民族志

  现代人类学的学术进展伴随着整个时代精神而变化。19世纪的社会科学是欧洲中心主义的,彰显的是西方思想与文化普遍性。20世纪是人类生存和境遇非常复杂又非常困难的一百年,西方世界在这个世纪中出现了道德危机、经济危机与政治危机,由此,人们开始严肃对待有关西方思想与文化普遍性的挑战。在这一背景之下,同是1922年出版的马林诺夫斯基的《西太平洋的航海者》和拉德克利夫一布朗的《安达曼岛民》标志着现代人类学的诞生。也就在这一年,出现了一系列有时代意义的事件:德国思想家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第二部出版,现代主义文学经典著作卡夫卡的《城堡》开始撰写,英国作家乔伊斯的《尤里西斯》和法国作家普鲁斯特的《追年华》第二卷付梓。人类学家、历史哲学家、文学家表达了西方思想界的某种共同认识,即经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西方正在没落。

  在不得不承认西方没落的同时,还存在着不甘心没落的另一种心态。一些西方学者认为,即使西方在没落,西方文化在与世界其他文化的比较中还是处于最高峰,它的没落只是所有文化不可避免的规律性发展周期的一种表现,并不代表其他文化能够兴起进而取代西方曾经拥有的地位。从本质上说,这种心态依然是西方中心主义的,与19世纪的进化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