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那一边


□ 田 仲

  1
  
  路雨知道铜天出事的时候,天刚好暗了下来。添水嫂正好赶着她的鸭群走过她的身边。鸭子们是不知道路雨的心情的,它们还在余兴未尽地乱叫一通。鸭子们都走了,添水嫂还站在那里。在路雨的眼里,只是模糊之中多了一个暗影。
  六月天,暗得慢,一轮浅月牙刚好也挂在山边。几颗星星没规则地躲在远处,就像是村里的孩子们,在田地里玩着。
  一个月前,也是这样的月牙天,水丁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等到第二天早上,看到水丁时,她的身子已经直了,气也没了。刚看到时,还想水丁是睡在田边了,头发好好的,一只手好像是枕在自己的头下面,只是看不见她的脸。
  大声地喊,水丁没有应声。是睡死了。六月天,活多。总把人们弄得很累。也许,水丁是累坏了。
  等到翻过水丁的脸,已经死了。才十六岁呀,十六岁的女孩子。路雨直挺挺地站在水丁的身边,她弯下身来,就着水丁死了的脸狠狠地打下去。一下,两下,啪啪地来回几趟。要是以往,水丁的小脸摸一下就会红的。可是现在,那脸却可怕得很。
  路雨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一个无底的空间。
  等路雨从那个空间里回来后,她已经躺在她的床上。看着她的是铜天,铜天两个眼眶红红的,好像是流了许多的泪。一个大男人,流什么泪。路雨就在这个时候很看不起眼前这个男人。也许,这种看法在很早以前就是这样了。只是,路雨不想说出来而已,或是路雨自己的心本来就比较硬。
  村里人总说,路雨的心是很硬的。其实,对于路雨来说,她别无选择。
  现在,水丁走了,走得那么突然。她根本就无法悲伤,就不知道悲伤。她相信她的女儿是累坏了,只是在田边睡了一会儿,过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
  添水嫂是爽快人,她容不得水丁这样不明不白地睡死在田边上。添水嫂的嗓门在村里是有名的,她的嗓门一打开,村里的鸡鸭叫声就落下了许多。
  添水嫂现在正大声叫喊着铜定。铜定是村长,他住在村的另一边,与路雨的家只隔一条溪和一片田野。添水嫂嗓门一叫,铜定就认定出事了。
  铜定是在昨晚就知道路雨的女儿没有回家,他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她又回学校了;二是她可能还在山里,有可能是迷路了。
  一些老人说是被红毛小鬼带到山上去了,弄了许多的火把到处找,终究没有结果。几十年前,也是村里的一小女孩子,其实,已经不是女孩子,只是人长得小些。黄昏时,跟在她的母亲背后,跟着跟着就跟没了。等母亲回过头来,却发现女儿不见了。村里的老人们都说,是被小山鬼带走了。弄了好多的铜锣满山地敲,说是那样能把山鬼赶走。村里人们忙了几个通宵,最后发现小女孩子时,孩子已经没了,就倒着身体挂在田埂的边上,身上是完好无损,只是满脸都是泥土。老人们越发地说,那是山鬼们做的坏事。铜定一想到这件事情,后背就冷冰冰的。他赶紧打电话到学校,学校那边说是没有看见水丁。铜定就有些紧张,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