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哲学家的爱情


□ 陈书江

我的自白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做什么事也好较真,只要我认为是对的,就是说到天边我也不能认输。由于我有这个脾气性格,别人都认为我死板,爱抬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认识到,有许多事其实是无所谓对,无所谓错的。有时想到以前的事,又觉得好笑。同时,在生活中,我发现有许多人和我二十多岁时的脾气性格一样,固执、任性,常常为一件小事吵得不可开交。此时,我就想,何必为一件小事大动干戈呢?到头来谁得到了什么吗?什么也没有,最后是两败俱伤。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逐渐认识到,人有时活得很可怜。比如,有的人从一生下来就被别人抱养走,但他一生都不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反而虔诚地认为养父母就是亲生父母。他活了一辈子,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见过。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在我快活到四十岁的时候,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更多的道理。按说,明白了许多道理该是好事,应该高兴。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发现,人的一生充满了太多的无奈,太多的不可思议。有的人雄心勃勃地准备干一件大事的时候,却突然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有的人满腹才华,人们都认为他应该担当大任,但他可能穷困潦倒地度过一生。但同时,一些酒囊饭袋草包之流,却是得意洋洋,过得比谁都好。有时,你认真地全力以赴地去做一件事,最后的结果有可能给你开了个大玩笑,让你哭笑不得。有时,你漫不经心地去做一件事时,却意外地获得了成功。有的两口子,感情特别好,丈夫一直认为妻子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但谁知道她婚前是风流女子呢?有的丈夫经常对妻子拳脚相向,可妻子从没有干过对不起他的事。在这个时候,我有了更多的困惑,但我很快就明白了这就是世界的五彩缤纷之处,这就是人世的不可理解之处。有鉴于此,我就写了这么一篇东西。我想要告诉人们的是,做什么事不必太过认真。有时,太认真了反而会闹大笑话。过分追求某件事反而会弄巧成拙。做什么事要尽力而为,但不可强求。同时,我还想,对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都不要太计较。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随遇而安,任何事不要固执己见,不要较真。许多事就像烙饼,翻过来掉过去,谁知道哪面是正面哪面是反面,没人能说得清。重要的是饼能吃就行。许多事其实是没有答案的,就如同寺庙旗杆上的幡,风吹而动。有的说是幡动,有的说是风动。一个小和尚说是心动。到底是什么动,没人说得清。这就是我对生活的理解,对世界的理解。
“我和大学问家结婚,就全在于表演。我不像那些俗人,只会直接地对他说我要嫁给你,甚至赖在他家里不走。而我却揣摩准了大学问家的心理,采取欲擒故纵的手段达到了目的。”
牛星听得目瞪口呆。“你既然想和大学问家结婚,为什么不表现得规规矩矩,却这样放纵呢?”
“你不知道。大学问家有几个长得像正常人?那模样让人看了恶心,更有的弱不禁风,疾病缠身。所以,我要享受生活,享受真正男人所给予我的一切。”......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