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坛马帐传薪火,身教言传岂畏劳——霍松林教授访谈录


□ 刘锋焘

  编者按 霍松林先生,1921年生,甘肃天水人。20世纪40年代毕业于中央大学中文系,此后一直在高校致力于教学与科研工作。其研究涉及多个学科领域,尤以文艺理论与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最有成就和特色。多年来,先后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全国哲学社会科学“七五”规划委员会委员、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杜甫研究会会长、日本明治大学客座教授、陕西诗词学会会长等。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博士生导师。在六十余年的治学、教学生涯中,发表论文和各种文章500多篇,创作诗词曲赋1000余首,出版著作30多部,主编和领衔参编专书50多部。代表作有《文艺学概论》、《诗的形象及其他》、《西厢记简说》、《唐宋诗文鉴赏举隅》、《历代好诗诠评》、《绝妙唐诗》、《唐音阁论文集》、《唐音阁诗词集》、《唐音阁鉴赏集》、《唐音阁随笔集》、《唐音阁杂俎》等。本刊特委托陕西师范大学刘锋焘教授就有关治学问题采访霍松林先生,整理出这篇访谈录,以飨读者。
  
  刘锋焘:霍先生,我受《文艺研究》杂志的委托,对您的治学经历与体会做一次访谈,目的是给青年学人提供一些借鉴。
  霍松林:我很乐意接受这样的访谈。我们可以放开来谈。
  
  一、启蒙教育与练基本功
  
  刘锋焘:我们看老一辈学者,有许多人在年轻时就写出了颇有分量的学术论著,这是不是与童年及青少年时期所受的教育有关,与教育内容及教学方式有关?我很想听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霍松林:老一辈学者的情况不尽相同,很难一概而论。我认为:一个人的知识结构和学术水平的高低,与他的师承关系很大。名师的指点和传授固然非常可贵,但是启蒙老师的作用也不应忽视。顺着你的思路,我就先从启蒙老师是怎样给我“启蒙”谈起吧。
  我的启蒙老师不是别人,就是我的父亲。他因家境清寒,十三岁才上学,刻苦攻读,十六岁就考取了秀才,且名列前茅。接着进陇南书院深造,很受名进士出身、以品学兼优驰誉陇右的山长任士言(《清史列传》有传)的赏识,在写作方法、治学门径等方面都得到谆谆教诲。科举制度废除后,他回乡教书、种田、行医。我大约只有三岁的时候,他就教我认字、读书了。那时候,他已不再教私塾。我们乡间办了一所初小,教员兼校长,就是他以前在私塾里教过的学生。他认为这位校长是他的学生中最差的一个,以其昏昏,不可能使人昭昭。因此,当我已到了入学年龄的时候,他坚决不让我上那所小学,还是要我在家里跟他学。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父亲每当听到初小的娃娃们齐声朗读“大狗叫,小狗跳”,就十分反感。所以他坚持不让我去那里学习。
  刘锋焘:《文艺研究》2004年第5期发表过一篇贾植芳先生的访谈录,里面也提到上小学时背课文,背的是“大狗跳,小狗叫。大狗跳一跳,小狗叫三叫,汪汪汪”。这是不是当时通用的教材?
  霍松林:可能是这样的。我父亲认为整天念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用,就留我在家里,他亲自教我学习。直到十三岁,才把我送进离家十五里路的新阳完小。因为他经过调查,知道这所学校的老师水平高,不会误人子弟。
  父亲是按照传统教育的那一套教我的。先教我背诵《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主要是认字;然后循序渐进,读《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幼学故事琼林》、《诗经》、《子史精华》、《古文观止》、《千家诗》、《唐诗三百首》、《白香词谱》等等。他的教学方法是:教认字,形、音、义都讲得很清楚;教书法,要求摆正姿势,正确执笔运笔,并学会分析字的间架结构;讲文章,不仅说明大意,还从句到段到篇,讲清层次结构,理清作者思路;讲诗词,则说明如何调平仄、查韵书,掌握诗词格律;读诗词古文,都要求“眼到、心到、口到”(所谓“三到”),吐字清晰,反复吟诵,声出金石,以领会其格调声色、神理气韵。他是非常强调熟读、背诵的,理由是:(一)幼年记忆力强,多熟读、背诵一些名篇佳作,一辈子都忘不了,受用无穷;(二)熟读可以提高理解能力,古人所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好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理自知”,都是经验之谈;(三)记忆力用进而废退,经常背诵一些东西,记忆力就不断提高,反之,它就衰退了。
  当我一个人被关在家里反复背诵那些不懂或不大懂的古书时,当然闷得慌,对父亲有埋怨情绪。但现在回想起来,那对我的确很有好处,(一)养成了背书的习惯,也积累了背书的经验,记忆力不断增强。进学校以后,所学的功课,都容易记熟。上课时我一边听讲,一边默记思考,当堂就基本消化、掌握了;有的课本读几遍就能背诵,学起来并不费劲。所以从小学到大学,我都有充裕的时间阅读课外书。(二)童年背诵的东西当时虽然不懂或不大懂,但背过之后,就可以利用一切时间思考,例如在走路、干活、吃饭、穿衣、休息、夜晚睡醒以至于上厕所的时候,都可以“默诵其文,深思其义”,或遇到相关的问题,就会触类旁通、融会贯通,这样就逐渐懂了。又由于记得牢,懂了之后,就可以信手拈来,灵活运用。如果不能背诵,一合上书本,就“无所用心”,学问也就难得长进。(三)那些经过反复背诵、后来逐渐弄懂了的东西,多是文、史、哲等方面的经典著作,这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奠定了国学基础,并培育了广泛的学习兴趣。由此我深深感到,早年的“死记硬背”的确使我终身受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