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受曾哲


□ 木 弓

  感受曾哲,一定要读他的作品。读他的作品,离不开对曾哲全身心投入“漂泊”的理解。
  十几年来,曾哲在漂泊中写了200多万字的作品,用文字讲述了他对漂泊的良多心得与思考。但是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以猎奇为目的的媒体评论外,真正有分量的评论我看到的并不多。也许重要的评论家们还没有意识到,曾哲的漂泊文学,对我们当代文学有多么重要。就我个人而言,已经被日复一日批量生产的流行时尚的城市文学,折磨得精疲力竭兴趣全无。见到那样的文学,都会产生一种准呕吐感。这话当然有些夸张,不过,当下流行的城市文学,思想艺术的日益平庸无奈,真的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很自然会关注曾哲的漂泊文学,我从中感受到一股新鲜的边地民风扑面而来,是那种久违的阅读快意。
  我是从试图摆脱平庸无力的城市文学文化的意义上,去肯定曾哲出走漂泊的意义的。也许,最初他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出走,对自己的文学思想的转变有多么重要;也许,他最初只是想改变一下城市如此无聊沉闷的生活。不料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边地独有的风情与独特的人生给他一种全新的感受,给他一种在内地早已停止多时的艺术灵感与创作冲动。他正在把自己的情感融入边地雄伟的高山,奔腾的河流,广阔的草原,遥远的长路以及我们内地永远很陌生的人情之中。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曾哲的漂泊是真正意义上的徒步旅行,和我们通常见到的有组织的访问考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除了更真实的接触当地社会生活以外,更为重要的是得到一种独立的感受——这种感受通常是在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才产生,当时是无法与别人分享的。并且在这样的感受中得到自己一直想要追求的东西。我不能说曾哲的漂泊就是探险,我是说在这种漂泊中,一个人的心灵会接受许许多多在平庸的生活中所不能有的传奇性的考验。
  有一天,曾哲来《文艺报》的办公室看我,他正要到独龙江源头一个很落后封闭的独龙族小山村去当一阵子小学教师。这个民族很可能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少地处最偏远之一。他走到那里时发现,那里竟然连一座小学校也没有,好多好多孩子没能上学。他突然觉得自己有责任为这些孩子们做点什么,于是就决定终止漂泊,在这里居住下来。我想,我不是第一个知道他要去独龙江自费创办希望小学这个消息的人,但我敢说,我是第一个看出他的思想境界以及思想质量正在大大升华的人。他已不是一个来去匆匆的旅人,而是一个对民族的命运,对人民的生活非常上心的有责任感的中国作家。一个以笔为生的作家要为老少边穷地区的老百姓做一件实事,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曾哲真的去了。传来的消息说他干得很苦很累。先是把房子盖起来了,又当起复式班的老师,一干就是半年。有许多细节,我是从他后来出版的散文《走进独龙江的日子·寨子和孩子》一书中了解到的。在前不久中国作家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其间,作为代表的他,在《文艺报》上发表了一篇创作体会文章,谈到他那时进独龙江山村的故事,很受与会者们的注意。而我从书中读到更多的是,作家如何一点一滴地使自己的心灵生命,与他所不熟悉的边地人民融为一体的情感过程。......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