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景观遗产保护的风格修复


□ 陈 惟 蔡 晴

  [内容摘要]景观遗产是一种有生命力的文物,在实际的保护实践中必须充分重视其这一特点,进行适当的维护和修复活动。景观遗产的维护,主要是保证其自身和外部环境风貌不受破坏 ;在建筑遗产保护中已被扬弃的风格修复,在已受到破坏的历史景观修复中可以合理使用并得到良好效果。
  [关键词]景观遗产/风貌维护/风格修复
  
  一、景观遗产保护的目标
  
  随着时代的变迁,景观作品中自然和文化要素的不断生长、变化是必然的,因此要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保护的方式。景观遗产的保护可分为两个层面:一、维护与保护,以风貌维护为主;二、修复与重建,在严谨考证基础上的风格修复是其有效的手段。
  景观遗产保护是在变化和持续之间寻求平衡,它的目标是恢复景观的历史结构(Historic Fabric):包含它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大部分形式、特征和细节。景观遗产还要保留“变化”的印迹。对景观遗产的修复不能仅仅看成复原至某一时期或使现存形态完整的行为,更重要的是在场地历史研究和现状调查中了解其演变和转化的过程,从而确定哪些部分需要改变,哪些部分需要恢复,以及哪些部分需要使之继续演变。复原是一种将现有古迹残址严格恢复到某一历史时期旧观的方法,要求严格遵循原有古迹的形制和时代特征。修复则侧重于对古迹遗址的维修与动态性的相对恢复,以保持其耐久性和景观生态体系的特征性与完整性。复原的方法与考证性可以为我们所借鉴。
  
  二、景观遗产保护的风格修复
  
  关于保护历史园林的《佛罗伦萨宪章》(以下简称《宪章》)认为:“在园林彻底消失或只存在其相继阶段的推测证据的情况,重建物不能被认为是历史园林。”对于需要重建或修复的历史园林,《宪章》指出,重建和修复应当经过严格的考证:“修复必须尊重有关园林发展演变的各个相继阶段。原则上说,对任何时期均不应厚此薄彼,除非在例外情况下,由于损坏或破坏的程度影响到园林的某些部分,以致决定根据尚存的遗迹或根据确凿的文献证据对其进行重建。”
  任何景观遗产得以保存至今,都是基于不断的人工或自然修复和重建过程,其中有局部的也有整体的。因此对于景观遗产,修复和重建就是保护和保存的基本手段,任何严谨的修复和重建的价值都是无法否定的。根据尚存的遗迹和文献证据所进行的原始形态复原也只能是某些时代相对稳定的形态片断,而且作为整体运作的自然系统,也很难做到让不同的时代片断共存。
  以我国的景观遗产修复与重建实践为例,如扬州古典园林修复,其修复工作者强调:“遵循以史料为主,最大限度地在原址、原物、原风格基础上加以复建。”[1]在始建于清代的杭州名园郭庄的重建规划中,设计者强调的是“保持了古趣”[2]。
  在西方,处理方法有所不同,考古遗址的保护类型多种多样,有钢铁时代的遗址、罗马时代的遗址和中世纪的遗址。其中的大地作品,如山谷,处理方式就是让它处于自然状态;而对于中世纪修道院遗址,处理时总的政策是保护所有的历史层面,标明它的历史地层学和当前状态,以及进行保存、加固和干涉;对场地上的建筑遗存采取了基于意大利文物修复观念的考古学修复方式。这些“自然的废墟”从18世纪起就是英国景观庭院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上述实例可以看出,景观遗产修复的本质就是对历史意境的保护和展现,而这种重现历史意境的目标在实践中通常表现为对某种景观艺术风格的追求。“风格”这个概念是通过比较艺术形式上的差异而建立起来的,是一个美学概念。而“历史园林指从历史或艺术角度而言民众所感兴趣的建筑和园艺构造”(《宪章》第一条),景观遗产是一种艺术品,因此景观遗产的修复和重建应当理解为在严谨考证基础上的风格修复。
  古迹修复中风格修复观念的产生是源自19世纪在艺术哲学领域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古典主义美学思想和当时建筑界占据主导地位的折衷主义思潮的影响。欧洲现代考古学的先驱者、古典主义美学家德国人温克尔曼(Joachim Winckelmann)在18世纪就提出了现代古迹修复的基本原则,他认为“修复艺术品要受到严格的约束 :事先研究风格,准确推定日期”[3]。法国是风格修复实践的发祥地,著名历史学家和作家、法国历史建筑总检察院负责人梅里美(Mrime,Prosper)注意到当时的古迹修复者由于不了解古代的风格往往成为古迹最危险的破坏者,他因此提出古迹的所有风格都应当得到保护。在梅里美的倡导下,以杰出的建筑师和理论家、杜勒里花园总管的儿子尤金·维奥雷·勒·杜克(Viollet Le Duc)为代表的法国建筑师进行了大量古迹修复工作,并发展和完善了风格修复的理论。19世纪,维奥雷·勒·杜克的工作和影响遍及欧洲,风格修复成为古迹修复领域中的主导潮流。
  作为现代建筑的先驱者之一,维奥雷·勒·杜克提出遵从结构的理性以对抗古典主义建筑的形式主义。在八卷本的《建筑论文集》中,他指出:“在建筑中,有二点必须做到忠实。一是忠实于建设目标;二是忠实于建造方法。”[4]这一思想延续到古迹修复的实践领域,他强调要恢复古迹的完整性,即建筑师应根据古迹建造的结构逻辑、装饰的形式逻辑,补足缺失的部分,以找回古迹失落的恢弘,完整的面貌和生动的细节。在《建筑论文集》中,维奥雷·勒·杜克这样定义了“修复”:“修复这个词和这件事本身都具有现代意识。修复一栋房子不是去维护它、修理它,也不是重建,而是把它复原到一种完整的状态,这种状态很可能从未在任何特定时间存在过。”[5]另外,在谈论风格时,维奥雷·勒·杜克不仅强调时代风格,也强调地方风格。风格修复的另一位重要人物是英国的乔治·吉尔伯特·司各特爵士,他阐述了风格修复理论一个富有意义的思想:现代的修复观念则应当排除个人的幻想,尊重原有的风格。[6]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