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祥和温馨的家庭


□ 海若拉·巴彦巴依(哈萨克族)

  玛依古丽·巴拉汗(哈萨克族) 玛肯·苏力坦哈力(哈萨克族)译
  
  牧民们送走了漫长的寒冬和一晃即逝的春天,便进入了阳光明媚的夏季。虽然严冬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是到了夏季,他们的畜绳上拴满了羊羔,草原上撒满了牲畜,皮囊里盛满了柯莫孜(马奶酒),晾架上摆满了酸奶疙瘩,肥壮的牲畜使绿色草原呈现出五彩斑阑的色彩。
  夏牧场是牧民们忘记一年四季的辛勤劳作,心情释然的家园啊!只因为这天堂般家园的舒适早已渗进了他们的血液之中,占据了他们的心灵,所以牧民们翘首盼望着早日到达美丽的夏牧场,然后在草地上美美地打上几个滚儿。牧民们无法忍受平原的炎热,趁这个机会马不停蹄地向着那片花草盛开,微风轻拂的绿色草迁徙。当牧民和牲畜踏上这片保持着原始风景的金色摇篮—— 犹如华丽地毯似的夏牧场时,他们的心情就会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对任何一个人或动物来说,甚至对小昆虫来说,故乡是他们的命根子。而对牧民来说夏牧场更是这样。
  牧民们一到他们日夜思念的夏牧场就开始在居住地支起毡房,在毡房的营盘上挖好小渠,捡来柴火,拴好母马,安置好酿制柯莫孜的皮囊,开始了他们快乐的生活。
  牧民家那些常常光着脚丫上山坡,在雪地奔跑的孩子们,这会儿在泉水边把脚上厚重的鞋子脱下来,像顽皮的小马驹、小羊羔一样蹦蹦跳跳地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游戏。
  尽管所有的牧民都举家搬迁到了夏牧场,可是居马别克老人把牛和羊托付给亲戚带到山里去了,只有他们老两口留了下来。离开乡亲们,留在旧营盘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啊!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大地的时节,居马别克却留在了平原。这成了邻居们茶后饭余谈论的话题。因为老人用来发酵酸奶、饮奶茶的两头乳牛无法忍受平原的炎热而一次又一次地逃到夏牧场上去,所以他就把这两头乳牛拴在长满青草的地方,自己则坐在山坡上牧放。就这样,这一天,当居马别克坐在房后的小坡上牧放那两头乳牛时,看见了从县城方向开过来的两辆小轿车。
  居马别克觉得这些小轿车里的人肯定知道牧民们开始拴起母马,挤马奶,酿制柯莫孜,所以直奔牧民家去的。他想,不管怎么样,也要托这些人给儿子捎个口信,让他把自己的坐骑带下山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小轿车像旋风一样掀起一路风尘开过来。轿车靠近时,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做了个停车的手势,然后,站在路旁拦住了那辆车。
  前一辆车的司机以为这个拦车的人是去夏牧场的,就把车停在他的跟前。主管牧业的领导老远就认出站在前面的就是居马别克老人,他一下车就向他问候:“别人都去了夏牧场,您老人家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呢?”很惊讶地打量着居马别克老人。
  “我会慢慢地告诉你的。”然后反过来问了一句,“后面那辆车坐的是什么人?”
  “是刚从自治区调来的县委书记王森明。”
  “哦,我们虽然住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但是我们早就听说过这个王书记了。我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吧。”居马别克靠近后边那辆车时,王书记先走下车与他握了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