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部二章


□ 张行健

  石头的歌吟

  第一次面对贺兰山,如此真切,如此近距离地逼近传说中的大山,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山体的石质以及它呈现出的色泽,是撼动人心的。真的不清楚构成这大山的是些什么石料,是花岗岩,是石灰岩,还是玄武岩?抑或是这些石料的混合体的组成。这种色泽给人的感觉是冷峻、凝重、硬朗、苍凉还有一种质感那就是无情,不知道那一刻怎么会有这诸多的视觉效果。这是相对于平时司空见惯的吕梁山太行山而言的,太行吕梁也巍峨峻峭,但没有它这般峥嵘冷峻,太行吕梁也凝重跌宕,却少有它这般雄浑苍凉,真的,当站立在著名的拜寺口双塔附近时,贺兰山的一侧就以它逼人的气势横亘在我面前。它几乎木草不生的光裸岩体犹如一场空前的大火刚刚焚烧过、烤炙过一般,周身,好像能感觉到它依然扩散的热量。

  脚下,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滚石滩,大西北肆虐的风暴和日复一日的风沙,还有难得一遇的暴风雨,将这一处贺兰山的大小石头尽性掀起、揭起、冲起,卷扬与散落在这百里滩涂的地方,这里便聚集和收容了大如土丘小如鸡蛋的各类石头,或伫立或爬卧随意在旱滩里时刻准备着滚动。

  滚石滩是风沙打磨下的战场。

  沿了滚石滩前行,沿了周边由混合岩和花岗岩构成的呈了灰绿色和暗红色缓慢延展的山体,来到了渴望已久也羡慕已久的贺兰山岩画区。

  山体几乎成了一色的花岗岩体,太阳下泛了一种结实的却麻白的色泽,西部的日头在一面面石坡上、石面上弹碰出劈劈啪啪的火星,这些坚硬而柔韧的岩石带着上万年的历史风尘和风沙雪雨,在孤寂与静默中,展示着它出神人化的独特符号,吟唱着它艰辛与欢快、悲凄与疑惑的歌哭,这就是形成上万年的贺兰山岩画,是我们的先人最早凿刻在一面面岩石上的亦梦亦幻谜团千载的神秘符号。

  这里,能算是曲折幽深的峡谷么,能说是人迹罕至的荒沟么?还真不是过于荒僻之地,沟涧并不如同想象中的那么崎岖难行,而两边的山地也并不奇崛嶙峋,并不悬崖陡壁。这其实是一片我们早期人类文明的遗址,他们曾经生活在这里,狩猎、放牧、耕种、祭祀、交配、繁衍……把他们在艰辛的劳作中,在一次次生死攸关的围追堵截捕获猎杀,在寂寥苍天下无垠草坡上的单调放牧中,在欲望驱动之下的交媾野合中,在一次次对太阳的崇拜中,对神灵的祈祷祭祀中,把他们自己的所经所历,所见所闻,所需所想,所欲所求,把原本单纯但却有了思考和认识的一腔心思,把欢乐、悲伤、困惑、痛苦、恐惧、敬畏等等尚属于原始时期的诸多情绪,通过他们手中最简单不过最粗糙不过的石器工具,在石崖上,在石坡里,在大片的石头上,择一处光洁的石面,凿刻下他们的生存状态和满腹心结。

  我想,当我们的第一个先民,不论他出于什么目的,或许压根就没有任何动机,只是在劳作之余的一种消遣吧,信手掂起身边的一柄石器,在石面上认真地雕刻下第一幅图案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他的漫不经心的随意为之,为他的同伴开了一个先河,同时,一种远古文化意蕴和艺术形态,便在这尖锐而响亮的击打声中开始了它的雏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