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学日损 为道日益


□ 刘经富

  津门卞僧慧是陈寅恪先生上世纪三十年代在清华大学历史系任教时的学生。如果我们把陈寅恪在清华国学研究院任教时的学生作为第一代陈门弟子的话,那么卞僧慧当属第二代弟子。一九八一年,陈寅恪的第一代弟子蒋天枢(字秉南)撰写的《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出版。卞僧慧致函蒋天枢,提供关于陈寅恪生平的新材料。两人因此订交,相知相得。后来蒋天枢将《事辑》的修订事宜托付给卞僧慧。卞复得清华国学研究院学生戴家祥、清华大学历史系学生王作求相助,孜孜、经之营之二十多年,纂成《陈寅恪先生年谱长编》(以下简称《陈谱》)。这项研究成果凝聚了陈门两代弟子的志愿、努力。卞僧老以九十九岁高龄,终于成就藏山事业,上无愧于师门,下践诺于学长。
  
   一
  
  陈寅恪的治学范围,素有“不中不西”“不古不今”之说。“不中不西”系指西域史地之学,所谓“塞外之史,殊族之文”。后来他缩小范围,把目光投向魏晋南北朝史和隋唐史,即“不古不今”。这是陈寅恪学术研究的第一次转向。晚年因目盲脚膑,更缩小到清初文学,“捐弃故技,用新方法、新材料,为一游戏试验(明清诗词及方志笔记等)”。这是他学术研究的第二次转向。老子《道德经》有“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之说,《陈谱》著者借用这个命题概念的字面意义,调换字词次序为“为学日损,为道日益”,作为《陈谱》的主线,以概括谱主中年以后学术演变递嬗的轨迹。这是著者在长期分析、归纳材料的基础上形成的中心论点,曾在给笔者的信中,阐发此义:陈寅恪先生年谱,主要观点已渐形成,即“为学日损,为道日益”⋯⋯昔年先生受清华国学院之聘,从欧洲回国,满怀信心,立志创立中国的东方学。不料到研究院后,大异所期,曾发“课蒙不足,养老有余”的慨叹。及转入清华大学,故技更难发挥,乃缩小范围,致力于晋至唐史及佛典校读。嗣后,虾夷肆虐,天翻地覆。先生颠沛流离,遂至失明,求医无门。多年积累研究而未成书的成果,如“蒙古源流注”、“世说新语注”、“五代史记注”、“金刚经校释”,以及梵文佛典翻译之异同得失,巴利文普老尼诗偈之搜集补释,或丧失无遗,或难以为继。收拾丛残,仅成《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略稿》、《元白诗笺证稿》而已。吾人读先生《赠蒋秉南序》,至“呜呼!此岂寅恪少时所自待及异日他人所望于寅恪者哉”,未尝不怦然心动。“为学日损”遂成为先生一生治学之写照,亦可伤也。
  中国近世文化学术,出现一个新情况、新要求,读书人在掌握中华传统国学的基础知识之上,还要学习、掌握西方的学问知识、文字语言。清末,科举制度被废除,传统的耕读模式、私塾书院教育制度在欧风美雨的冲击下,渐渐边缘残破。所幸从耕读之家走出来的最后一茬儿士大夫还没有立即割断脐带。虽然洋学堂已纷至沓来,但上世纪初不少已进城定居的“旧家”,为了让子弟在进“洋学堂”之前打下“旧学”的根柢,仍然重视私塾授业,家学秉承,让子弟从小受到严格的人品、国学教育。根基已立,再送至新学堂去,再进一步放洋留学。眼界得以开拓,思维由此更新,传统国学与现代学理、方法相结合,于是群贤出世,“大师成群地来”。这是近代人才成长、学术转型的一条规律。
  在这股中西融汇、新旧兼容的学术潮流中,陈寅恪得风气之先,以“预流”之胸襟,挟家学之渊源,赴日、法、美、德深造十三年,为我国近世留学史留下了一段佳话。
  陈寅恪出洋求学多年,对西方近现代学术自然有相当广泛的了解。不过他最用心的一门学问则是西洋东方学。在历史上,对我国影响最大的外来文化是佛教,它发源于印度,在东传到中国的过程中,西域地区起了重要的媒介作用。因此,要准确把握“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就需要西洋东方学的专门知识。从一九一八年到一九二五年,陈寅恪用整整七年的时间追随西洋东方学学者,向他们学习研究东方学的先进工具与方法,受西洋东方学的训练。这是陈氏留学生涯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对他后来的学术研究工作影响颇大。特别是他在清华国学研究院任教期间所开展的有关“塞外之史,殊族之文”的研究,与他这七年的留学经历有直接的关系。
  但陈寅恪一九四二年为学生朱延丰《突厥通考》作序时却坦言:“寅恪平生治学,不甘逐队随人,而为牛后。年来自审所知,实限于禹域以内,故谨守老氏损之又损之义,捐弃故技。凡塞表殊族之史事,不复敢上下议论于其间。”我们不知《陈谱》著者是否受老师这段话的启发,而创陈寅恪“为学日损,为道日益”之说。不过就阅读《陈谱》而言,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著者用丰富充实的材料来说明这个中心论点。《陈谱》中关于这方面的材料、按语引人入胜。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陈寅恪热起来后,受众炫于陈寅恪的留学经历、外语水平,而对陈寅恪传统学问印象不深,一般以“家学渊源”一词带过。《陈谱》卷二之一九一一年条,大段摘录俞大维《谈陈寅恪先生》一文。这是迄今为止关于陈寅恪旧学渊源造诣最详细的资料。《陈谱》在俞大维之后,又提供一则新材料:陈寅恪早年曾经仿做过康熙、乾隆朝的博学鸿词科试题(词科试题体裁为制策、论、赋、诗)。这条新材料可作为读俞文之一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0期  
更多关于“为学日损 为道日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