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四首


□ 陈应松

  关于鹰
  
  鹰把它的巢筑在最高处。
  
  所有的鹰都叫天空。它们是同一个名字。
  
  鹰杀死胆小者。
  
  天空的道路纵横交错,鹰能识别它
  
  在漫长的俯视中
  它把翅膀和爪子磨硬了
  以一种高度作为支点。
  
  鹰把兔子看作十恶不赦的被追捕的逃犯。
  
  它瞧不起这些人
  这些在地上行走和爬动的影子
  匍匐在灰尘中生活的人。和吃土的人。
  
  天空太远了,鹰却紧守它飞翔的尺度
  对天空满怀敬畏,不敢僭越。
  
  鹰的生命浓缩而酷厉,可它的飞翔又是云彩的胸饰。
  
  鹰的食物不是血
  是风。
  
  它对鸡是蔑视的。
  
  鹰在最荒凉的天空,你必须仰视它
  你必须寻找它。它太小了
  你必须遗忘它。
  
  鹰的出现是一次心绞痛。
  
  阳光跳闪在它的背上
  就像智慧跳闪在神话中
  就像神话
  跳闪在古老的墓碑上。
  
  鹰能忍受风雨的凌辱,它会十分狼狈
  它会大声地啜泣
  声音凄凉而优美。
  最高贵的
  也是最狼狈的。
  
  你望着鹰巢,想象着它们的生活
  仅仅是
  一种想象。
  鹰的生活不会告诉任何人。
  
  就像云彩
  谁都不知道它的家
  你总是看见它们在玉洁冰清地流浪
  云彩和鹰
  是甜蜜的情人。
  
  这个民族骑在气流上,随风飘荡
  它们是天空永恒的流浪儿。
  
  这个民族是我们的近亲。
  
  啊,鹰的故乡,鹰真正的故乡
  是在心上。
  
  雪崩似的阴影。活的陨石
  砸下来
  像天空的愤怒
  在太阳下燃烧,溅起鲜血
  这就是鹰
  唯一的现实。
  岩石
  在阳光下快被熔化的生命
  一切的生命
  走进岩石的心里。
  
  它像道路一样牵绊着我们
  不是,不是岩浆
  最寒冷的心
  在夜晚被无数次撕裂
  
  被风风化
  白雪覆盖的日子
  被荒凉控诉
  它在远方
  在森林中嘶吼和恸哭
  像疯子一样。
  
  这些最久远存在的生命
  生命之谜
  上帝最奇怪的物质
  让许多人尖叫着跑开
  
  越来越不近情理
  因为苍老,失去了眼睛和耳朵
  它站立着,摆着姿势
  硌伤了人们的视线
  无尽的悲愤从崩坍中
  轰轰落入河流
  
  只有鸟和它们的排泄物
  树叶和苍苔,还有传说
  热爱岩石
  
  水热爱岩石
  像母亲哀伤的手抚摸它们
  
  热爱坚硬的事物。像灵魂
  被拔得片羽无存
  岩石是大地的遗骸
  死亡的巨骨
  占领了我们
  看!岩石挺立起来了
  刻上一些卑微的名字。
  那些被宰割的岩石
  喷着唾沫喊叫
  它们的光芒
  刻在信仰深处
  一个最老的人死了
  他像一把干柴那样死去
  又像一把果子,溅到人们的口头中
  
  他像传说一样古老而又有趣
  ——这个最老的人死了
  他吃过最早的奶
  他骑过很早就死去的白马
  他杀过猪,入过赘
  那个最早的寡妇
  我们没有见过
  (那些猪进刀的惨叫声
  这个世界的所有人
  也无缘相闻)
  
  他性交的时候
  我们还是未来的精子和卵子
  
  他看见过我们都没见过的太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