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雷雨》“序幕”与“尾声”的作用


□ 陈 军

  曹禺的处女作《雷雨》完成于1933年,发表于1934年的《文学季刊》第三期上,从最初的版本看,《雷雨》的剧本有显明的置于首尾的“序幕”和“尾声”存在。但奇怪的是,从《雷雨》第一次演出始,其“序幕”与“尾声”就被删去,此后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演出,甚至在《雷雨》剧本的一些文学出版物中,“序幕”和“尾声”也都忽略不见了。曹禺对此颇有微词,早在1936年1月他为《雷雨》(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单行本发行写作的序言中,就特地写了很长一段文字探讨“序幕”和“尾声”的存留,他说:“能与不能(存留)总要看有否一位了解的导演精巧地搬到台上。这是个冒险的尝试,需要导演的聪明来帮忙”。 他一再阐释他写“序幕”和“尾声”的用意,并清楚地表明自己难以割舍的态度。曹禺认为,“演出‘序幕’和‘尾声’实际上有个最大的困难,那便是《雷雨》的繁长。《雷雨》确实用时间太多,删了首尾,还要演上四小时余”。但尽管这样,他仍然固执地强调“序幕”和“尾声”的不可或缺,在《雷雨·序》中,他就不无希望地说:“我曾经为着演出“序幕”和“尾声”想在那四幕里删一下,然而思索许久,终于废然地搁下笔。这个问题需要一位好的导演用番工夫来解决,也许有一天《雷雨》会有个新面目,经过一次合理的删改。然而目前我将期待着好的机会,叫我能依我自己的情趣来删节《雷雨》,把它认真地搬到舞台上。”
  可见,在曹禺的心中,《雷雨》的“序幕”和“尾声”绝不是可有可无的赘物,而有它存在的价值和作用。但奇怪的是,这种价值与作用(包括曹禺本人的呼声)并没有引起导表演艺术家乃至学术研究者们的注意和重视,杨晦在1944年发表的《曹禺论》中就指出,《雷雨》的序幕与尾声“就剧本来读,实在是个累赘,等于画蛇时所添上的足一样。”陈瘦竹在《论〈雷雨〉与〈日出〉的结构艺术》一文中则批评“序幕”与“尾声”所存在的唯心主义思想,他说:“这序幕与尾声显然从未在舞台上演出,但在这里正表现了作者思想中的某些消极因素”。那么《雷雨》的“序幕”和“尾声”有无存在的必要,其在剧本中的作用何在?正是这个问题意识促生了本文的诞生。
  
  一、造成“欣赏的距离”、缓和观众的紧张情绪
  
  在《雷雨·序》中,曹禺交代了自己写“序幕”和“尾声”的用意,“简单地说,是想送看戏的人们回家,带着一种哀静的心情。低着头,沉思地,念着这些在情热、在梦想、在计算里煎熬着的人们。荡漾在他们的心里应该是水似地悲哀,流不尽的;而不是惶惑的,恐怖的,回念着《雷雨》像一场噩梦,死亡,惨痛如一只钳子似地夹住人的心灵,喘不出一口气来。”那么,如何使观众能有一个“哀静的心情”,不因剧情的紧张压抑而感到“惶惑”和“恐怖”呢?曹禺的办法是在剧情之外加一个“序幕”和“尾声”,力求拉开故事的时空距离,写十年后人与事的境况,并以一种追叙和回忆的方法引出周公馆曾经发生的那段惨烈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Tags:雷雨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