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滴落的莲花



  《青花瓷》回响耳畔,“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恍惚间我看到驻足江畔怅然遥望的女子,一袭青花素衣,一如一只含苞待放的白莲,只在花蕊深处点燃一抹娇艳的红,烟波浩淼,炊烟袅袅,月色空蒙。铺展宣纸间,却惦记着那眼带笑意的他。嫣然一笑,搁笔一旁,不料却渲染了心事,“眼波才动被人猜”,一声轻叹,岁月封存了一段青花瓷的往事……
  此时,我正在翻看着《廊桥遗梦》,“她泪眼模糊,又兼雨和雾勉强能辨认出车门上退色红漆的几个字:金开摄影——华盛顿州,贝灵汉。”这辆旧卡车慢慢地穿过交叉路口向西驶去。
  “哦,基督——哦,耶稣基督,全能的上帝……别……这些话都在她的肚里说,‘我错了,罗伯特,我不该留下……可是我不能走……让我再告诉你一遍……为什么我不能走……你再告诉我一遍,为什么我应该走。’她听见她的声音从大陆上传来。‘在一个充满混沌不清的宇宙中,这样明确的爱只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永不会再出现。’”
  有泪水盈润我的眼眶,对这不期而至的泪水,我感到很窘迫。按说人到中年了,似乎应当像苏东坡所说“存亡惯见浑无泪”那样淡漠了。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似乎一直是个爱笑的女人,并且是时常笑得前仰后合的女人。一个曾在西北风雪中长大的孩子,一个用羸弱的肩膀挑水的少年,一个当听到汽车喇叭声就惊惧不已的少年——我,不记得我曾流过泪水,我不应当流泪。在苦难中也很少流过的泪水为什么生活越来越好了,却变得“儿女共沾襟”了呢?
  奥尔珂德曾说过“眼因流多泪水而愈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温厚”。可是,我还没有达到那样高的境界,而我也知道“玫瑰花瓣上颤抖的露珠,是天使的眼泪”只能是美丽浪漫的诗句。只是我的泪水是苦的、涩的、热的、真的,滚滚而下。
  我想拥有泪水,是我的一笔财富。过去的是迎春花绚烂绽放的春天的日子,所以才有伤逝的泪水;而后到来的是夏日的枝繁叶茂,那样猝不及防,热辣辣的夏天铺天盖地,让我无处逃避,我嗅到了那充满魔力的盛夏的果实迷人的芳香,震颤灵魂。泪水竟也在这样夏日深夜悄然而至。
  随后秋日纷飞的落叶,随后呼啸的北风凛冽,但日子充实、安详,也不知什么缘故竟然有一天我梦到女儿丢了!我发了疯般地寻找,那梦中的自责、绝望、悲伤让我号啕大哭……凌晨五点钟惊醒,蹑手蹑脚地钻到女儿的被窝里,紧紧地抱着她,泪流不止……于是当我看到安谧的新作《手拉手》:“透过玫瑰色暮霭的轻纱/我看到河边有个光着脚的女孩/捧一尾小鱼/小心翼翼向村口走去。”我仿佛看到昏暗的灯光下那个趴在泥坯上歪歪扭扭地给远在天涯的妈妈写着“想你”的辛酸。
  而就在前两天我竟然又梦到,我得了大病,我的父母怎么办?我的孩子怎么办?我还有许多许多的梦,而我死后骨灰要撒到天涯海角……清晨醒来后,我看到枕上的泪痕。我想那一定是由于白日我目睹了一年前因为突发性肾衰竭而生命危在旦夕的我的同事对于生命的那种绝望中期望的目光,“我真想上班,让我倒找钱我也愿意。”听得我们心好酸,站在走廊,很冷,我不断地打着冷战,空气中似乎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死亡的气息,泪水汩汩的落下。生命竟如此脆弱!“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等着那一天,只不过是长与短。”含着眼泪,我要好好地活!为了所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每一次泪水冲刷灵魂深处郁结的悲伤,哭泣后是无法形容的轻松,对人生便多了些了悟。
  是啊,世上的欢乐幸福,总结起来只有几种,而千行的泪水,却有着千百般不同的滋味。
  还记得那年假期,多年前我的一个学生,也将成为美丽的新嫁娘,她的母亲让我去送新娘,说是我的属相和。这样的日子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光艳照人的日子,新娘身着洁白的婚纱,脸上荡漾着迷人的幸福的微笑。可是,我发现新娘的母亲不断地擦拭泪水。我走到她的身边,她握着我的手:“你是知道的,你是知道这孩子受过多少委屈,我总想没有父亲的孩子,不能让她比人差,不能让别人笑话,她挨过多少打,挨过多少骂!”母亲泪水涟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