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遗失在风中的情话


□ 齐 帆

  在完整的句子中,在多音多义的词语中,我躲闪着那个简单的字。为了这个字,我学会了用冗长的句子去注释,学会了用多种歧义的词语去表达,甚至学会了用似懂非懂的诗歌去掩饰。直到最后这个本来透明的字开始模糊起来,我才满意地微笑着停下来。我拿笔的手开始颤抖,所有的字已经被咸涩的液体浸透。我看到我想说的那个字在黑暗的角落里独自哭泣,而我悲情的手指却不能触摸黑暗里的叹息,更无法温暖一个字的冰冷。
  每一次的思念里,我总是想起你温和的眼睛和挥手的样子。我在某一时刻突然崩溃,像倾泻的流水撞击心的柔软,而我无法飞扬。惟一的一次醉酒是因为你。那个晚上我喝了多少酒早已不记得,只记得胃翻江倒海地疼起来,我倚在那个无人的长廊打电话给你,我说,你根本不在乎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大声地笑着,而你不会想到电话这头的我,泪,早巳肆意流淌着爬满脸庞。
  其实,我早该明白,在爱的花园里,我一直是一个人行走。我并不是想企求你能给我更多。尽管在现代节奏的生活中说“爱情”显得矫情和不合时宜,而我还是怀揣一份幻想,期待着有一种幽深似井的情感可以珍藏,可以值得在寂寞时回味。而这样的期待只能飘渺,在梦里,在夜里,在风里。
  人生那样短暂,我们匆匆地奔波在各自的生活里,琐碎而又真实地活着,而你依然是游离在我心灵深处的疼痛。移去的时光里,记忆开始褪色并布满灰尘,但对你的思念却因泪水的滋养,越来越浓,如那尘封的酒坛,日积月累地酝酿着一种真正的醇香。
  当清晨的阳光把我叫醒的时候,有轻柔的雾拥着梦渐渐远去,鸟儿唧唧喳喳地叫着,从树枝这头跳向另一枝头,我愣愣地看着它们快乐地跳跃在晨曦中,陷进一个无梦的夜晚。
  当我把这些话语丢在风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也遗失了,遗失在旷野,遗失在风中,我寻不到那个真实的自己。没有泪,没有笑,我如墙壁上的挂钟在机械地记录着时间的流逝,行走在一片茫然中。
  爱上一个人或许只在一瞬,而忘记一个人真的需要一生的时间吗?清晨,我跑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只是再也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你说怀念一座小城,仅仅是因为怀念一个人。我静静地笑着听你诉说,却没有告诉你从不看天气预报的我开始关心你所在的那个陌生城市的阴晴,关心有关那个城市的一切。而你永远走在我无边的牵挂里,却不能随风而去。
  我常常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走向那片旷野看别样的风情。每次的日落都那么不同,当晚霞染红天际的时刻,我迷失在一种凄美之中,直到天慢慢黑下来才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
  走过那间土坯房时,常常忍不住停在那里。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曾倚在那扇黑漆漆的木门边跟我说话:姑娘,你这个年龄不该喜欢看落日的,要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一切都会从头开始……
  如今,她去了哪里?门扉紧闭着,一把生了锈的大锁挂在木门上,墙头和屋顶上长满了蒿草,在风中摇晃着。
  我叠了许多的纸船,白色的,有篷子和没有篷子的纸船。在每只船上都写着一个红色的“爱”字。有许多次我将它们放在水中,让它们起程,却又默默地看着它们一次次沉没。
  我不流泪,仍然不停地叠,叠那一只只写着“爱”字的纸船。黄昏里我把写满情话的纸张堆在一起,划—根火柴点燃。火光中灰烬慢慢散进风中,像一只只不甘落寞的蝴蝶在飞舞。
  那夜,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许多美丽的蝴蝶,在它们的翅膀上写满了那些遗失的情话,它们煽动着七彩的羽翼不停地飞,在风中,飞在你我之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