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大的真实——演员孙涛、魏积安访谈


最大的真实——演员孙涛、魏积安访谈

我们拍得很顺利,以至于后来剧组成员都觉得,我们是不是拍得太快了?

大众电影:魏老师,请你为我们介绍一下影片《黄土谣》的基本创作情况。

魏积安:《黄土谣》的创作是话剧在前,这是一部很不错的话剧,获了很多奖,比如“十大精品剧目”,而且位置非常靠前。这出戏还得到了军委领导的首肯。我想这是影片成功的重要前提。
大众电影:孙老师,我听说你为了演好宋建军这个角色,下了不少功夫。
孙涛:首先,为了获得更好的银幕造型,导演要求我减肥。我从开拍前就开始减肥,一个月减了10多斤。在拍摄期间,我每天不吃早饭和晚饭,午饭也只吃一点。
大众电影:吃那么点能够支撑你完成繁重的拍摄任务吗?
孙涛:肯定饿啊!但是我作为主演,要对全剧组负责,更要对观众负责。从进入剧组开始,我除了上街买了一次脸盆之类的日用品之外,就再也没出去过,没我戏的时候,我就在招待所研究剧本。等影片拍完了,我才上街逛了一次。扪心自问,我觉得我是用了功了,我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把自己最大的潜力发挥出来了。

大众电影:魏老师,您能否谈谈电影《黄土谣》与话剧《黄土谣》最大的区别?
魏积安:一般来说,话剧改编成电影是很难的,但是我觉得《黄土谣》是一个成功地由舞台走上银幕的例子。说实在的,话剧有话剧的优势,但是电影也有它的优势,从艺术手段的丰富性上来讲,话剧比不了电影。在剧本筹划阶段,编剧对原剧本做了某些修改,当时我们还有一些顾虑。
大众电影:孙老师有过这种顾虑吗?
孙涛:坦白说,刚开始还是有的。
大众电影:最终是什么因素打消了顾虑,使你融入角色呢?
孙涛:我非常感谢青年电影制片厂,这一次我们团与“青影”的合作特别好,创作过程特别愉快。我和导演、摄影师、灯光师等主创人员的合作非常好。
大众电影:比方说?
孙涛:有一场戏,是宋建军和他兄弟发生争执。在话剧舞台上,我们是三个演员坐在窑里的炕上,剧中我弟弟说我傻,我用很平静的语气说,“你说我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我傻”。但是在电影中,这场戏是非常真实、非常生活化的,我突然就感觉到,这场戏不能再像话剧那么演。
大众电影:这恐怕就是话剧和电影在表现方式上的区别吧?
孙涛:对,你说得非常准确。我当时就感觉到,我所习惯的表演方式不适合电影化的表现。因为情境也发生了变化。在话剧中我们三兄弟是像雕塑一样坐在舞台上,带有某种抽象和间离效果的意味,而电影镜头却是非常逼真和写实的。当二弟气冲冲地说我傻时,我不可能再像在舞台上那样,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一大段台词,那样就太假了。这时,我们的录音师对我说,孙老师,您别这么冷静地说,您索性就“冲着点”说一遍。我又试了一次,效果非常好。
大众电影:较之话剧,电影在情节上做了哪些调整呢?
孙涛:在电影中,编剧增加了一个情节,就是由我饰演的宋建军是宋老秋捡回来的,换言之,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因此我也不必遵循“父债子还”的古理。
大众电影:魏老师,我听说拍摄条件很艰苦。
魏积安:对演员而言,累和不累不是一个体力上的问题,我觉得首先是身心的协调问题。
大众电影:对你而言,这次拍摄是个身心协调的愉悦的过程吧?
魏积安:是的。我们一般是每天早上八九点钟出发,下午四五点钟就收工,但是非常“出活”。我们拍的胶片非常多,而且拍得非常细致。我们拍得很顺利,以至于后来剧组成员都觉得,我们是不是拍得太快了?
大众电影:你刚才说和主创人员之间几乎达成了一种默契?
魏积安:是的,我们之间有很好的交流和沟通。比如导演说要什么效果,我马上就能心领神会。在以导演为中心的前提下,当我对角色塑造有什么想法的时候,我也会向他提出来,如果觉得合适,导演会尊重我的意见。到后来,摄影师刚摆好机位,我就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角度和效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