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死无门


□ 王祥夫

  一
  
  黄腊梅到家时,刘小富还没见回来。
  黄腊梅给刘小富打了电话,说,你是不是还没从医院出来?是不是又在那里和病友摆龙门阵穷磨时间?刘小富说,哪个在摆龙门阵?告诉你老子今天根本就没打吊瓶。刘小富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下,声音忽然小了下来,说黄腊梅你最好来一趟,王大夫有话对你说。
  黄腊梅看看表,都快中午了,但还是马上骑着车子去了医院。
  从医院回来,黄腊梅腿软得连楼梯都迈不动,但她不愿让刘小富看出什么,嘴上还一个劲儿对刘小富说,“好你个刘小富,结婚二十年你从来都不肯听我半句,这下好,你又吃药又打针又打吊瓶这长时间原来是白花钱,当时叫你好好查一下你不查,你老爸得胆结石你就说你也是胆结石,简直是白痴!这下你还说不说你是胆结石?”走在黄腊梅后边的刘小富不说话,此刻他觉得自己浑身都不舒服,都在冒冷汗,其实最不舒服的是心里的那种感觉,自己一直以为是胆结石在作怪,想不到今天一查竟然是肝里出了大毛病,王大夫说你也不必心慌,只不过是普通囊肿。王大夫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倒点醒了刘小富,刘小富脑子又不笨。要是普通囊肿,还叫黄腊梅去医院做什么?
  进了家,黄腊梅一头去了厨房,她把馒头和昨天的剩菜一样一样放在笼里,愣了一会儿神,忽然说没酱油了,刘小富家的下边就是超市,买什么都很方便。黄腊梅下楼去的时候悄悄把手机拿在了手中。她想到楼下去给刘小富的姐姐打个电话,在家里打怕刘小富听到。黄腊梅有什么事都要请教刘小富的姐姐,仿佛那就是她的守护神。
  黄腊梅躲在楼下给刘小富姐姐打电话的时候忽然有了哭音:
  “姐……出大事了,小富肝里边长了东西。”
  “小梅你大点声。”刘小富的姐姐说你说什么地方长什么东西?
  黄腊梅说刘小富一直说胆疼胆疼,今天一查才发现肝里长了东西。
  “肝里长了东西!”刘小富的姐姐吓了一跳。
  “一个有拳头那么大,一个有核桃那么大。”
  “肝里?”刘小富的姐姐又说。
  “就是肝里。”黄腊梅说王大夫说恐怕已经是肝癌晚期了。
  刘小富姐姐在电话里好一阵子没说话,老半天才说:“怎么会和我妈一样,查错了吧?”
  黄腊梅说所以才想下午抓紧时间再到人民医院查一下,“但愿他们查错,姐……”
  “你别急,别急,下午我陪你去。”刘小富的姐姐在电话里说。
  “我儿子还没成呢!”黄腊梅似要哭出来,但她忍住。
  “别急,别急。”刘小富的姐姐又说。
  “不会是遗传吧?”黄腊梅说。
  “不会吧?”刘小富的姐姐说。
  打完电话,黄腊梅跌跌撞撞去超市买了两袋酱油。
  这天中午,刘小富的儿子小丰没有回来,小丰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脾气一天比一天大,最近自己出去找了份临时工作,中午一般不回家吃饭,家里就刘小富和他老婆两个人吃饭,吃过饭,黄腊梅在厨房里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对刘小富说,“要不,下午再到人民医院查一下?”黄腊梅想让自己尽量说得轻松一些,刘小富跟在她屁股后边也进了厨房,他也想让自己表现得轻松一些,顺手抽了一支烟出来,说:“去就去,老子就不信老子肝上真有了东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