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故与新知的称星


□ 王守常 钱文忠

  根据汤一介先生编写的《汤用彤著译目录》(《汤用彤学术论文集》417—420页,又见《燕园论学集》501—505页),我们一向只知道汤老先生的第一篇文章是一九二二年发表在《学衡》第十二期上的《评近人之文化研究》。而最近出版的汤锡予(用彤)先生论文集《理学·佛学·玄学》,前六十页内所收的文章均发表于一九一七年之前。而正是这些我们以前不知道的文章,可以使我们悟出中国现代学术界上的一段令人扼腕的往事。
  读这些文章,首先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不用说别的,在本书第1页第三行就出现了“□□”这种通常只有在整理极古老的古籍时才会使用的符号。其次,直接而来的却是切肤之感,时隔六、七十年之后,“心同此理”的感觉竟仍是那样地强烈。
  一九一四年九月至一九一五年一月发表在《清华周刊》第十三——二十九期的《理学谵言》是我们首先要讨论的。“谵言”者,病中之胡言乱语也,锡予先生用“谵言”作标题,恐怕与理学在晚明之后不断遭人病诟有关。晚明以降,理学先受到颜李学派的诘难。颜习斋云:“果息王学而朱子学独行,不杀人耶!果息朱学而独行王学,不杀人耶!今天下百里无一士,千里无一贤,朝无政事,野无善俗,生民沦丧,谁执其咎耶?”(《习斋记余》卷六)无论朱学亦或王学都成了“杀人”之学。清代戴震更痛切指出,理学同于酷吏之法,“酷吏以法杀人”,而理学则“以理杀人”。魏源批评理学为无用之学,空谈之学,误国之学。理学“使其口心性,躬礼义,动言万物一体,而民瘼之不求,吏治之不习,国计边防之不问;一旦与人家国,上不足制国用,外不足靖疆圉,举平日胞与民物之空谈,至此无一事可效诸民物,天下亦安用此无用之王道哉?”(《默觚下·治篇》)及至民国,国势衰败至极,复加以西方冲击,理学自然就更难逃厄运。“打倒孔家店”,其实在极大程度上是打倒理学家,这已成为启蒙运动的主要思潮。在“国人皆恶理学”的反传统思潮弥漫之时,要“阐王”、“进朱”,为理学正名,就需要极高的道德勇气,但也不能不顾虑到时尚所趋。故锡予先生言:“我虽非世人所恶之理学先生者,然心有所见,不敢不言,以蕲见救于万一,于是擅论古人”。(第1页)谵言理学背后的苦心孤诣自然不难窥见也。
  费希特有一句名言:“你主张哪种系统的哲学,完全要看你是怎样一种人。”汤用彤先生有感于“自西化东渐,吾国士夫震焉不察,昧于西学之真谛,忽于国学之精神,遂神圣欧美,顶礼欧学,以为凡事今长于古,而西优于中,数典忘祖莫此为甚,则奴吾人,奴吾国并奴我国之精神矣”。(第32页)国之将亡,文化之将亡,“故欲救吾国精神上之弱,吾愿乞灵于朱子之学”。(第30页)不难看出,汤用彤先生是一位极富于族类意识,文化意识之人。在他看来,有志救国不能光靠科学,而要求之理学,即鞭辟入里之学,但“求鞭辟入里之学,求之于外国之不合国性,母宁求之本国”。(第29页)以这种文化意识省视自己的民族文化,自然会认定“理学者,中国之良药也,中国之针砭也,中国四千年之真文化真精神也”。(第1页)我们在下面还要谈到,给理学如此之高的评价者,并非汤用彤先生一人。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眷恋,实则是直关族类危机的。因此,“阐王”、“进朱”、“申论”就不可避免地要对朱学、王学以及传统阐释注入他们自己的理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