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史铁生作品中的《圣经》原型


□ 张 勐

  史铁生的文学创作有着深刻的基督教文化底蕴,这是许多研究者的共识。然而,已有研究论及二者关系,往往通过史铁生人生谈、创作谈中牵涉的一些基督教文化、哲学命题,将思想游离作品加以阐述,或以其作品图解、比附既有观念;鲜有研究者由作品切入,着眼于其渗透基督教精神的作品的文学性内蕴,并通过与原典《圣经》的相互比照、相互折射来勘探、照亮二者关系。
  史铁生从未明言其创作受到《圣经》文本影响,然而于叙事的句式、修辞、语气、神态中不难觅得踪迹。早期小说《原罪·宿命》的结尾:“上帝说世上要有这一声闷响,就有了这一声闷响,上帝看这是好的,事情就这样成了,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七日以后所有的日子”,俨若《圣经》创世纪开篇“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的翻版;而小说《一个谜语的几种简单的猜法》中某个数字巧之又巧的不断重复、如中神咒:“多年来我的体重恒定在59.5公斤……太阳落尽的时候去过秤,是59.5公斤……月亮上来了去过秤,还是59.5公斤……有几回我是一整天都不吃不喝不拉不撒沿着一条环形公路从清晨走到半夜的……再过秤时依旧是59.5公斤”,则令我们念及《圣经》叙事中常见的数字重复修辞:“神已将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七只好母牛是七年,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这梦乃是一个。那随后上来的七只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是七年;那七个虚空、被东风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个荒年”。为什么体重复沓是59.5公斤?为什么丰灾复沓为“七年”?与其说此处依稀可见史铁生对《圣经》叙事文本的外在描红;不如说,小说分明透露了作者对恒定世事后那位隐身上帝神力的内心感悟。
  上述点到为止的勾勒已使史铁生作品对《圣经》的接受轨迹初露端倪;以下拟由《毒药》、《我与地坛》、《我的丁一之旅》等三部文本入手,更加深入底里地开掘史铁生作品底部《圣经》原型意味深远的复现;寻索基督教神性感悟在作者心路历程中的投影,辨析文学形象与神性意境之间交错啮合、抵牾辩证的关系。
  
  一、初涉“方舟”——《毒药》中的“挪亚方舟”原型
  
  《毒药》是史铁生写于早期的一篇寓言式小说,倘若离开《圣经》视域,很难参透其芜杂隐晦的寓意。小说营造了一个身处茫茫大水之中的“桃花源”式的小岛,岛上居民精于鱼道,以培育千奇百怪的鱼种为毕生事业。一血气青年对此呕心沥血钻研十年,却未出成果,遂自虐自罚,离岛漂泊;六十年后再回小岛时一切已是沧桑变化:岛上居民全得了不孕症,处在彼此猜忌、防范的促狭生活中;而青年虽已是垂垂老者,却儿孙满堂,生活安详。文末,老人带着岛上最后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乘小舟离开。
  值得关注的是,昔日青年离岛,携带医生所赠两枚毒药,无数次痛苦绝望濒临自杀边缘,却被一种特殊的信念拉回生界:既然赴死如此容易,何不多穷尽一会生之痛苦?藉此信念遂一活再活,终至儿孙满堂,毒药意义归零。这便是小说以“毒药”为题的前设旨意。然而行文过半,文本却逐渐漾开了《圣经》原型的复调:上帝毁灭生灵,发“史所未见”之大水淹没一切;小说欲绝岛民,恰也择取了不孕症这样的“天绝”。《圣经》云:“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小说亦设置了一男孩,一女孩,正处天真烂漫、懵懂无知的年岁,篇末由老人带入小舟,留存岛民之一息命脉。作者如是写道:待三人回首“再看小岛,早无踪影,唯余一片茫茫大水”——《圣经》“大水”意象于自觉不自觉中流溢而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Tags:史铁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