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暴力与浪漫


□ 王弋璇

  摘 要:乔伊斯•卡罗尔•欧茨在空间转向的时代浪潮影响下,表现出对空间主题的格外关注,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她对都市背景的青睐上。在《他们》中,作家以底特律的城市空间为背景,巧妙地将主人公内心兼具的两种情愫——暴力与浪漫融合于“火”的意象之中,从而表现出现代人在压抑空间中突破层级约束、实现非理性救赎的渴望。论文借鉴列菲伏尔和哈维的空间理论,揭示出欧茨小说中的“暴力”同“空间的生产”的同质性以及作家希望通过张扬非理性从而摆脱现代社会空间束缚的创作意旨。
  关键词:空间;暴力;浪漫;非理性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10)06-0179-08
  
  后现代的“空间转向”与视觉文化的增殖成为整个社会从传统、现代到后现代转型的一个重要维度。法国学者多斯在《从结构到解构》(2004)中指出了这种空间转向的特质:在后现代社会中,“历史意识受到了星际意识、地型学意识的压制。时间性移向了空间性”,“后历史带来了历史与‘膨胀的现在’的一种新关系”①,“在我们走进‘世纪末’的时候,我们日益意识到社会、历史和空间的共时性和它们盘根错节的复杂性、它们难分难解的相互依赖性。空间性—历史性—社会性这一三面的情愫,不仅为我们带来了空间思考方式的深刻变革,同时也开启了历史和社会研究方式的重新修正”②。空间理论的蓬勃发展让我们认识到,空间维度的研究已然成为后现代研究中的显学。20世纪60年代晚期,马克思主义地理学以及今天的地理学和新都市社会学的发展将20世纪以来有关都市与区域发展和规划、建筑设计和环境等研究的成果整合起来,构成了“空间—社会理论”。福柯在《不同空间的正文与上下文》中将空间与统治技术联系起来,指出20世纪预示着一个空间时代的到来,“如我们所知,伴随着历史的发展、中止、危机与循环,以及过去长时间积累下来的各种主题,同时也随着逝者凌驾一切的强势及其对世界负有威胁性的冻结,历史成为了19世纪困扰人类的最主要因素。……而当今的时代或许应是空间的纪元。我们身处在一个同时性的时代:这是一个并置的年代,这是远近的年代、比肩的年代、星罗散布的年代。其中由时间发展出来的世界经验,远少于连系着不同点与点之间的混乱网络所形成的世界经验”(注:Stuart Elden,Understanding Lefebvre: Theory and the Possible,London: Continuum, 2004, p. 22.)。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Joyce Carol Oates, 1938- ),这位拥有“巴尔扎克式的野心”,“想把整个世界装进一部书里”(注:Walter Clemons, “Joyce Carol Oates: Love and Violence in the Head”,Newsweek,11 (Nov. 1972):69-80.p. 72.)的作家,在空间转向的时代浪潮影响下,表现出对空间主题的格外关注,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她对都市背景的青睐上。欧茨十分偏爱曾经带给她无数创作灵感的城市底特律,并把它称为“浪漫之地”和“伟大的主题”。她的创作生涯从一开始就继承了弗兰克•奥康纳的传统,并且在创作中表现出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中诸如罪与罚、邪恶与救赎等主题的执著与热忱。一方面,她的小说以深刻的视野和强烈的震撼力呈现在读者面前;另一方面,由于她的作品中汇聚暴力现象,并在叙事中常常穿插难以预料的突发事件,这给读者带来了无比困惑和难以接受的阅读感受。一些评论者因此对欧茨作品中大量的暴力情节颇有微词。但是对于欧茨来讲,她之所以在作品中倾向使用暴力情节是为了表明,自己作品中的暴力现象是建立在更为严酷的现实基础之上,而作家的职责要求她必须以真实的刻画再现出现实的残暴。现实中的黑暗是她作品中的人物窖藏人类所有意志力来拼命抵御的压迫之源,是成为汇聚自然、社会以及情感这三方面潜在压制力的集合点。
  欧茨这种基于现实的创作手法将我们的研究视角转向了城市空间这一广阔的现实领域。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空间性逐渐成为现代思想领域的一个不可回避的主题,它时刻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作家们的文学创作,欧茨作为美国当代以现实主义为主要创作宗旨的作家,她在空间哲学思想的推动和影响下,对“美国不同地理区域之间的差别”有着格外的关注,其作品主要“倾向于写北方,而且常写都市地区”(注:[美]乔伊斯•卡罗尔•欧茨:《感伤的教育》,施寄青译,皇冠出版社1982年版,第36页。),欧茨评论家沃勒曾说过:“在欧茨的想象中的核心象征就是底特律。在所有的美国城市中,底特律一定是美国众多错综复杂的神话中最有力的一个。欧茨对底特律的描写首先是一种反应和情感的召唤。她作品中那些充满恐惧、自我保护的人物呈现出底特律的感性的一面,正像梦游者将急切的情感付诸行动一样,这是一种突破城市充满敌意的表层空间的情感力量。……和德莱塞的芝加哥和克莱恩的纽约有所不同,她的底特律具有虚假的坚实性——它狂暴的情感冲突将其渊源和意义蕴藏于城市街道滚滚风尘之下的深层领域。”(注:[美]乔伊斯•卡罗尔•欧茨:《他们》,李长兰、熊文华、樊培绪、陈可淼译,译林出版社1998年版,第7页。以下文中出自此书的引文在引文后标注页码,不再一一标明出处。)在这里,沃勒将底特律中“狂暴的情感冲突”的“渊源和意义”归因于“城市街道滚滚风尘之下的深层领域”,也就是说,城市空间的内在机制成为欧茨作品中催生冲突的重要因素。遍览欧茨的众多作品后,我们发现,将底特律作为主题集中表现的最典型作品就是她的早期代表作《他们》(Them,1969)。因此本文以《他们》作为分析素材,探讨欧茨作品中的空间维度。
分享:
 
更多关于“暴力与浪漫”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