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例假案例 【原载《清明》2011年第3期】


□ 季栋梁

  1

  事情起自于一次提前造访的例假。

  童妍带的是高三语文,这个早晨她有两节课,第一节课是三班的,她是三班班主任,学生准备充分,配合默契,她的心情很好,课堂气氛好了上课就是一种享受。第二节课是四班的,上了十分钟,她就觉得下身一热,接着就有一种奔窜的感觉,顺着大腿两侧快速下流。童妍暗暗叫了一声坏了菜了,立刻过渡了几句,布置学生做高考模拟试卷,便迅速离开教室,往宿合直奔而去。

  夏季的童妍特别钟爱白色,今天,她穿着紧身的白色裤,她知道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血在瞬间就会渗漏出来。她已闻到淡淡的气味。为了不让同学们发现,她将教案背在臀部,面朝学生背朝黑板自然地退至教室门口,这才转身迅速离开。

  随着高考的逼近,童妍的例假就越来越没谱了,像一个不守校规的学生,不是迟到就是早来。而且一来就很多,决堤的水般一泻而下,不像许多人先来一点,算是打个招呼,这常常陷她于被动。上个月整整迟了六天,她还想着上个月迟到了,这个月就不会来得太早,就像睡觉一样,迟睡肯定早起不了。可谁知道却来得更早,整整提前了八天。童妍和许多年轻女同事聊起过这事,都说赶紧结婚吧,见了老公自然就正常了,见不到老公它也急呀。老大姐们则嬉笑着说年轻人,例假也年轻,不懂规矩,上了年纪就守规矩了。教研组长刘大姐说带高三都会出这种状况,我年轻时也是这样,有时候一个月来两次例假,等高考结束,自己就会调整过来,不是个啥事。刘大姐还告诫她说不要轻易去看大夫,大夫会把小病看成大病的,如今的大夫黑得很,都像药店站柜台的,拿提成吃回扣哩,有些病是看出来的。是啊,带高三谁说压力不大呢?尽管现在是一再强调不唯升学率为标准,但现实中升学率依然是学校和老师的生命线,不要说老百姓,就是领导们衡量学校和教师唯一标准,依然是高考的升学率。童妍也就一直没去看大夫。

  学校单身公寓在校园的外面,从大门绕过去,就得十分钟。但有一道小铁门直通公寓,三四分钟即到,可是,为了防止学生开小差,学校规定只许早晨、中午、下午放学时才开放,其余时间一概铁将军把门。要想走也不是不可以,有一个掌门老头。只是这老头孤寡多年,见人话就多,问长问短,问寒问暖的,又极认真,让他开门,他总要上升到学校管理层面给你讲一大堆纪律,仿佛开一次门就是一次犯罪。而且还耳背。因自己耳背以为别人也耳背,说起话来高喉咙大嗓门的就像跟你吵架。童妍略加思索,就选择了走正门,被那老头纠缠住喋喋不休至少也得四五分钟,从时间的概念上算下来也差不多。此时正是上课期间,校园里没有一个人,童妍撒开腿迅速蹿出了正门,绕至公寓。回到公寓,迫不及待地脱掉裤子一看,白色的体形裤已经渗了巴掌大的两坨血迹,裤腿两侧也渗出两道,整个内裤就像漏斗了。裤子是纯棉的,倘若不及时清洗,就再也洗不出来,那这条裤子也就废了。童妍将水和洗衣粉、洗涤剂兑好,把裤子浸泡在水里,然后就冲了个澡,出来便开始洗裤子。洗完裤子就听到下课的铃声。童妍冲了杯咖啡,就在公寓里开始备明天的课,才翻开教案本,还没写完标题,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号码显示的是校长陈肃,童妍愣了一下,陈肃是很少给她打电话的。陈肃口气很冲地说马上给我回到四班来。还不等童妍问啥事,手机就挂断了。童妍想想,无非是她不在,调皮的学生捣蛋让陈肃给碰上了,正是高考冲刺的时间,陈肃当然会怒了。

  童妍一走进四班教室,才发现校长、副校长、教务主任都在。一个个是怒容满面。她扫视了一眼教室,教室后面姜涛和汪小锐靠着墙垂手而立。姜涛高扬着头,一脸的桀骜不驯,黑色迈克T恤被扯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来,胸膛袒露,血迹斑斑。汪小锐则垂着头,长发乱作一团,白色迈克T恤也被撕了一道口子,眼窝已经青了。陈肃盯着童妍看过几秒,气汹汹地说处理完后到我办公室来。童妍有些不悦说要处理也是班主任来赴理。陈肃往她跟前跨了一步说在你的堂课上发生的事,也让班主任来处理?童妍心里说多大的事,小题大做。陈肃一干人等走了,童妍走到姜涛和汪小锐跟前盯着两个人看了几眼,姜涛高昂的头就垂了下来。她早就听说过这两个家伙为了校花桂玉菲扬言要决斗,也都发过“考取北大、迎娶玉菲”的誓言,这让她既高兴又担心。人一旦为情所迷,自制力往往是最差的,何况正是血气方刚的青春少年,她害怕这两个家伙真的像普希金一样,舞刀挥剑地去决斗。这类事学校每年临近高考时都会发生。去年,高三一班一个学生为了向一个女生表达爱,一把瑞士军刺从同学的胸口刺过去,导致那名学生死亡。家长从悲伤中缓过神来,就把学校给告下了,还把孩子的尸体抬到了市委大门口,媒体又大肆炒作,弄得全城沸沸扬扬。童妍给姜涛和汪小锐分别做过思想工作,他们也向她保证以成绩论英雄,但她的心依然悬着。今天他们打了一架,从心理学这个角度来看应该是好事,即使不是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决斗,可这一架打过之后,他们内心郁积的毒素也就释放了一些,这会减轻他们走极端的系数。姜涛、汪小锐学习都不错,考取北大虽不敢保证,但如果不出意外考取个重点应该不成问题。看着两个家伙,童妍有些心疼他们,初恋总是那样让人感动。她在高中即将毕业时,有两个男生也为她打过架,比这两个家伙打得还要命,他们是在一个山坡上的一片桃林中打的,第二天到了学校,两个人就像决斗过的公鸡,满脸伤痕。毕业的时候,她分别给两个同学写了“我爱你”的字条。往事不堪回首啊,接着下来就是高考,就是天南海北的劳燕分飞,虽然他们现在还有联系,可是已经回不到那热血沸腾的青春时代了。童妍拍拍姜涛和汪小锐的肩膀笑笑说:“你们满面光彩啊,在那么多校领导面前都展览过了,还不去把光彩洗去,难道要留着在全校的同学老师面前展览一番?”

分享:
 
更多关于“例假案例 【原载《清明》2011年第3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