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了不起的盖茨比》与《圣经》原型


□ 康建兵

  摘 要:《了不起的盖茨比》对《圣经》原型的化用是基督教精神渗进菲茨杰拉德下意识的自然反映,既有利于展现人物刻画和情节叙述,又加深了文本深层次的社会批判意义。
  关键词:菲茨杰拉德 《了不起的盖茨比》 《圣经》原型
  
  历来,关于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研究,多从社会学层面和叙事结构切入,近年来,也有从后结构主义、新历史主义和文化批评视角解读。实际上,仔细研读文本,可发现小说中潜藏着丰富的《圣经》原型代码。
  
  一、盖茨比:变形的耶稣
  盖茨比是一个现代耶稣式人物,其主要经历对应耶稣的立志、受难和复活原型。盖茨比出身卑微,父母终日劳作、一事无成,这同耶稣生于木匠约瑟的平民家境相似。盖茨比皮肤黝黑,身体结实,从小聪明伶俐;少年耶稣“身体强健,充满智慧”。盖茨比从小志向远大,把自己想象成基督,17岁时还把名字由詹姆斯·盖茨(James Gats)改为杰伊·盖茨比(Jay Gatsby),Jay Gatsby是Jesus, God’s Boy发音的变体,即:“耶稣,上帝之子”。因此,盖茨比从没承认过亲生父母,“他是上帝之子”。《新约》记载,耶稣在圣殿同经师高谈阔论时,曾拒绝同前来寻找他的父母相认,“为什么要找我呢?岂不知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盖茨比从年少时起就像耶稣一样对自己使命十分清楚,作为“上帝之子”,“他必须为他的主效命”,他要听从上帝使唤,去追求一种博大的、世俗的和虚幻的美。
  盖茨比离家后始终忠于“理想”。他偶遇富翁科迪后随之四处航行,科迪外表刚毅,内心空虚,是一个沉湎酒色的“拓荒者”,他把边疆妓院和酒馆的粗犷狂暴带回东部沿海,也把对金钱的欲望奢求带给盖茨比。盖茨比追随科迪完成了独特实际的教育,即作为上帝之子的盖茨比的模糊轮廓逐渐充实,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作为一个充满宗教象征意蕴的盖茨比也由神界耶稣转变为尘世耶稣。盖茨比在豪宅频繁举行宴会,一如耶稣身边聚集众多门徒一样,盖茨比用威士忌和爵士乐来传教,赢得大批追随者。当黛西厌倦宴会时,盖茨比立即将客人仆人赶走,这同耶稣临刑前清洗耶路撒冷圣殿相似。《新约》中,耶稣带领门徒进入圣城,看到圣殿被商人妓女玷污成贼窝,于是,愤怒地赶出殿里的生意人。盖茨比同汤姆在旅馆为争夺黛西的激烈争吵,汤姆对盖茨比的险恶责难,都对应了耶稣遭受犹太祭司诬告和审讯情节。黛西开车撞死梅特尔后,盖茨比就像耶稣临死前留恋尘世和对芸芸众生的忧伤一样,也曾为这事表现出担忧,但又拒绝到大西洋城或蒙特利尔避难。威尔逊在汤姆怂恿下将盖茨比打死,像耶稣33岁罹难一样,32岁的盖茨比主动走向十字架,成为替罪羊。盖茨比独自喝下这杯苦酒,但他并非完全甘于无辜受难,尼克脑子里就不断回响起的他那灵魂的孤独抗议,这无异于耶稣在十字架上的高呼:“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舍弃我。”《新约》中,众门徒在耶稣被捕后的惊慌逃匿以及群众对耶稣的亵渎和判处,乃至最忠诚的彼得三次否认与耶稣关系,都同盖茨比的遭遇形成又一个对照。
  小说结尾,尼克来到盖茨比住所,有感人亡物在,嘘唏不已。在对朋友缅怀中,他无意识把盖茨比同几百年前来长岛定居的荷兰移民及美国过去联结起来。尼克认为盖茨比的“美国梦”精神并未幻灭,那种富于理想色彩的浪漫精神能够与世长存。尼克这种感悟可视作盖茨比的精神“复活”,这又令人想到耶稣遇难后的复活。因此,盖茨比之死在客观上对“迷惘的一代”有警世效果。这体现出菲茨杰拉德的创作意图,即“美国梦”已破灭,美国人为之奋斗的不是崇高理想,而是一种庞大的、低级的、俗不可耐的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