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梵唱:灯芯燃烧后的烟迹


□ 陈洪金

梵唱:灯芯燃烧后的烟迹
陈洪金

雕窗半开,一丝青烟从窗棂上流溢出来,与高地上的麻栎树林遥遥相望。树林紧紧地裹着隐面的岩石,还有岩石的缝隙里无声地流淌着的清泉。泉声若有若无地传来,却没有打断禅房里的茶声。一个人静坐在茶炉前面,看着炉子里的青烟带着柴薪的味道,飘到窗外的空气里去,映衬着无欲的世界。对面的山坡上,荒草覆盖着的红土,暗流从根须里淌到泉水里去。水流绕过村庄,擦过牛踩进沟渠里的蹄子,擦过它俯身贴近水面的唇。牛随意地甩动着它长长的尾巴,驱赶着蚊蝇们在阳光里的起起落落。它抬起头来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了雕窗,涂着金黄色的颜料,黄昏一样颜色,海水一样平静。
如果是没有把俗世的烦扰放在心里,那么,一个人就会牵着一个眉目光鲜的处女,坐在树林里,朝着阳光的地方,打一块平整的草地,坐下来,一边说着情话,一边恬然地看着村庄周围的景物。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处女的眼睛里,就一定会看到一个光脚的僧人,裸肩,披裳,转过两座石山之间的小径,走近青烟的气息里,看见雕窗后面的背影。这样,故事也就开始了。

是的,盛夏的阳光,把水稻围绕着的村庄,照射得热气腾腾的。它同样也照射着村边的庙宇,一个掩映在芭蕉林里的佛堂精舍。垂眉危坐的长者,嘴唇张合有度,流畅的梵唱,如同池塘上空的蜻蜓,在正午的阳光下飞翔。梵唱向着神往着的国度,蝴蝶一样,成群地飞升,飞升,飞升,试图要抵达一个地方。那里飘荡着赞颂,弥漫着异香,还有神女在舞蹈。僧人轻轻地跨进檀香浓郁的殿堂,悄悄地走进高大的佛像,脚下没有声息。他手里提着一把长嘴银壶,往灯台里增加桐油。灯焰被他的袖子拂起的风推着,微微地晃动着,危坐者微闭着的双眼,不动声色。潮湿的空气里,梵唱洗涤出肌肤上的凉爽,危坐的僧人,微微地闭着眼睑。也许他在思考着一个尘世之外的命题,也许,他什么也没有想,正在融入一种境界,成为一粒与世无争的尘埃,在他自己的梵唱里安然入定。这时候,他的心里有祥光辉耀。
佛光照耀着幽静的经堂。温暖流动在布幔之间,与阳光融汇在一起,它溯源而上,撒向村落外面的田野。
环绕着经堂的小径,茂盛的草叶伸到路面上来,越过去的时候,它便会触碰到匆匆的脚步。草尖摇晃,一只沉睡的蝴蝶从梦里醒过来,翻动着翅膀,浮在空气里,上下翻飞,左右游荡。蝴蝶在阳光里扑打着正午微波荡漾的温暖,溅湿它的翅膀的,是浓郁的花香。厚重沉实的绿叶,簇拥着手掌一样绽开的花瓣,在经堂外面,让梵唱露珠一样凝结着,在花香里坐上蝴蝶的翅膀,翩翩起舞。缅桂花开了一年又一年,它的香气,守望着经堂里的梵唱,把来来往往的人们迎送着,让灯盏四季长明,让脚步渐近渐远。
站在稻田里的人们,注视着流水潺潺隐没在叶子与根须之间。阳光明亮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梵唱,从密林掩映的村子里传来。人们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向着那悠扬的歌声,遥望。这样的正午,蝴蝶在花丛中翻飞,树篱上的蛇蜕被微风拂动着,蜥蜴隐藏在岩石的阴影里。梵唱细雨一样浸润着地面上的事物,让阳光的温暖具备了水的特质,抵达了人生中的渴,时间里的疲惫。静静地聆听大地上的声音,心跳变得云朵一样轻盈起来,有人在合掌,贴近靠在心脏的胸膛上。血液里的温暖,从他们的心脏里流出来,到达指尖上,然后再回流到他们的心脏里,轻轻地跳动着。阳光,在正午时刻变得香甜起来。
太多的疾病潜入了村庄,让床铺上堆满了呻吟。太多的疼痛横亘在半路上,使得行者不得不停下来,把行程摆放在路边,怀念着亲人站在屋檐下的望。此刻,太多的人想起了经堂,渴望着燃烧的灯焰,把烟迹涂在自己的脸上,让梵唱把苦难隔开,阻止汗粒从额头上滴下来。神灵的目光从经堂出发,铺成一条指向天边的路,一颗心开始健康地跳动起来,他行走在村道上,独坐在树荫里,半躺在竹床上,村庄成为怀抱,梵唱就是催眠的谣曲。梦像一只美丽的蜻蜓,栖息在所有人的睫毛上。疾病和疼痛在经堂里被梵唱洗涤过,被灯光照耀过。伤口渐渐地停止了跳动,让呼吸在青烟里平静下来,继而展示出崭新的希望与畅想。于是路途上又扬起了尘埃,掩住那些渐渐远去的身影,他们从村庄里挥别了屋檐,离开了,背对着经堂里的灯盏,铭记着起起落落的梵唱,开始在一个异乡与另一个异乡之间穿越。抵达,眺望,怀想,他背对着梵唱,走得神情凝重,心旷神怡。
灯芯上的火焰,无声地燃着,它记载了起伏不绝的梵唱,随着日升月落,渐渐地堆积起来,浮起了佛像,浮起了梵唱一路远去的路途,去照耀那些离别、忧伤、病痛、生死和联姻。静坐的吟诵者,身上披着金色的衣服,露出他的臂膀,承载了灯芯燃烧后的烟迹,那浅黑色的肌肤,搁浅在阳光与夜色的交替之间,仿佛一座桥,俗世里的人们顺从了他们的指引,走向自己的内心深处,发现了血液的源头。那灯焰常年累月地居住在经堂里,看见危坐在佛像前面的人,渐渐地停止了他们的梵唱,进入空寂里,随着烟迹的弥散,被血浸润过的血,回到魂灵的旁边,抵达了渴望着的天界。灯焰还看见了另外的人,尾随着离去者的道路或者指向,在经堂里坐到静寂里去,轻轻地颂唱,让颂唱成为源源不断地流淌的泉水,溢出古旧的雕窗,风一样飘向村外的稻田和路上的远行者。多年的燃烧,灯焰从不停止地燃烧着棉线裹成的灯芯的岁月,它目睹了众多的死亡在经堂里断断续续地传递着。只有宛转的梵唱,从一张嘴传到另一张嘴里,日夜不息。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