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人与羔羊宋云宵


  宋云霄

  羔羊,是老人的保护神。说这话,你也许不信。

  老人放了一辈子羊,人老了,跑不动了,就不再放羊。老人与羊有感情,离不开羊,就留下一只羔羊做伴儿。

  老人走到哪儿,羔羊像个雪球,蹦蹦跳跳,前呼后拥,跟随着老人。老人走向有嫩草的地方,羔羊专心致志啃嫩草。羔羊吃饱了,就钻进老人怀里,陪着老人想心事儿。老人没心事儿,儿子结了婚,有个满意的媳妇,不愁吃,不愁喝。只是,老伴走了,孤单。

  老人同儿子住在一所房子里,儿子住一间,老人住一间,中间是客厅。晚上,老人睡觉,羔羊像—个雪白的绒团,躺在老人身边。羔羊不懂事,撇下一屋黑色的珍珠。老人起来,把黑色珍珠清理得千干净净。儿媳讲究,爱干净,就说,爹,你怎么让羊睡在屋里,把羊送进羊圈吧。

  老人怜惜地说,外边冷,它还太小。

  儿媳说,看,屙了一屋羊粪。

  老人说,每天,我都清扫干净了。

  儿媳劝说,爹,屋里有很大的羊粪气味嘛。

  老人理解儿媳,就搬进院内另一间房子。

  儿子孝顺,责怪媳妇说,你看你,爹这么大岁数,怎能让爹自己住—个屋?

  老人说,不怪她,人老了,想安静。

  老人自己住,羔羊更加肆无忌惮。时而,倒在老人怀里撒娇,时而,蹿到床上又蹦又跳,老人只是看着,眯着眼睛微笑。羔羊在老人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羔羊长得膘肥体壮,如—头小牛犊。板斧似的两只羊角,盘旋着保护耳朵。羔羊长大了,不能再陪老人住在屋里。老人就在屋旁,建了—个羊圈。晚上,羔羊不得不与老人分开。

  一天,—个人看到羔羊,左右看了半天,对老人说,这只羊卖给我吧。我出高价钱。

  老人说,高价钱,我也不卖。

  来人婉转地说,我不是当肉羊买的。

  老人说,你不是卖的,你干什么?

  来人说,我是养羊的,我买它,想当做种羊。你放心,我会好好饲养它。

  老人放过羊,知道做种羊,会被另眼看待。何况,自己一天天老了,照应羔羊,已力不从心。老人想到羔羊有个好去处,就说,你要是做种羊,就牵走吧。

  来人把羔羊牵走了。

  村里人见了,就对老人说,那人是骗你的,他是外地来的,专门收购羊的羊贩子!

  老人说,真的。

  村里人说,他的卡车,就停在村外。

  老人二话没说,急忙奔向村口。

  羔羊已被装上卡车,挤在装羊的笼子里。透过挤挤的羊群,羔羊见到老人,眼角痛苦地挂着泪珠。老人把钱摔给羊贩子,生气地说,把羔羊放出来!

  羊贩子说,你怎么出尔反尔?我再加些钱行不行?

  老人大声说,你给钱再多,我也不卖!

  羊贩子看看围观的人们,出于无奈,不得不把羔羊放了出来。羔羊亲热地用头拱拱老人粗糙的双手,似乎感谢老人的救命之恩。老人轻轻抚摸着羔羊的脑袋,喃喃自语说,我几乎上当受骗,我会让你永远陪在身边。

  羔羊用脑袋蹭蹭老人的身躯,似乎在说,我没有怪你。

  羊贩子不断来收购羊,村里的羊越来越少,甚至,羊还不断丢失。老人不放心,每天晚上,老人把羔羊领进屋里,羔羊睡在床前。老人与羔羊说着话,不知不觉睡去。

  这天夜里,羔羊正在熟睡。忽然,羔羊睁开双眼,甩了—下脑袋。两只尖尖的耳朵,一下子警觉地竖了起来。突然,羔羊站起来,一头撞向屋门,“嘭——”

  老人醒了。老人不知发生什么事儿,只见羔羊把身子退回来,再次凶猛地冲向屋门,“嘭——’’破旧的屋门粉碎,羔羊冲出门外……

  老人惊慌地追出门外,儿子听到响声,开开门,慌忙问老人说,爹,啥事儿?

  老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羔羊—头推倒在院子中央。儿子见状惊喊,翠英,快起来照看爹,我去追羊。

  儿媳披着衣裳跑出照看爹,儿子去追羔羊。羔羊并没有跑,而是转身,直挺挺的,像一座小山丘,矗立在老人身旁。就在此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山摇地动,大地震荡,房倒屋塌。儿子、媳妇都滚倒在地上……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更多关于“老人与羔羊宋云宵”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