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认真马家辉


□ 许迎辉

  在这个世界上,有随和的人,也有执着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是认真的人。随和的人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别人,让一切变得容易和事过不留痕。而执着(认真)的人,尤其是执着于他所认可的美好时,有时候会为难自己也为难别人,但,这个世界却因此多了一种回味。我想,马家辉先生就是这种让人回忆起来有另一种生命况味的人。这样的人,在如今的世道,已不多见。
  对于马家辉这样一个认真的作者,当然是极端爱惜自己的文字。他曾在《日月》一书中写道:“前日收到S寄来的杂志,读了自己的稿子。居然多了两个标点符号,少了三个字,分了两段不该分的段。愚蠢的人们啊,什么时候才学会什么叫做尊重?” 但是对于如此爱惜自己文字的马先生来说,《明暗》和《日月》的出版经历就犹如梦魇一般了。后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一再提及自己的文章被“阉割”的故事。每每看到这样的报道,我的心里总会一阵发紧,为自己,更为认真的马家辉。
  我想每一个在大陆出过书的作者,多多少少都会有过稿件被删改的经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无法控制。如果还希望图书能顺利出版,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接受。所以当时在编稿时,每次要给马先生写信谈稿件删改的问题,我常常就会对着屏幕发呆,不知该怎么写,不知道该如何请马先生理解删改的原因并接受这样的删改,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马先生,这样的修改绝非自己的“不尊重”,而是迫不得已。最初,马先生确实无法理解这样的删改,还以为是我这个编辑自作主张,一会儿修改这段,一会儿删除那段,甚至有的整篇文章都要砍掉。连续数番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给我来了封邮件,说我是“control freak控制狂”。当时我虽然心中有点委屈,但是对于这样一个认真的作者,文章遭受这样的遭遇,心中除了抱歉,还是抱歉,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作者的文章,哪怕一个字也好。
  删改稿件的风波刚过,紧接着发生的是序言风波。《明暗》出版在即,马先生请止庵先生写序,止庵先生也很快把序言发来。当时张爱玲的《小团圆》正火,而马先生书中也有一个章节谈的正是张爱玲和《小团圆》。所以止庵先生的序言中谈论比较多的是张爱玲,而比较少的谈到马先生和这本书。而自作聪明的我,就给止庵先生写信,请他能否再增加一些和马先生、和《明暗》这本书相关的内容,这封信我同时也抄送了一份给马先生。发完信没过两分钟,我就收到了马先生的回复,信是这样写的:“邀别人赐序,我认为,是不可以请对方改的,因为对方是赐稿,,不是投稿啊。对于邀序,只能说,写了之后,我们用或不用,请对方改是极极极不礼貌的。或许这只是我的老派想法,但我猜止庵先生也是老派人,故须用老派规矩。抱歉我这样坚持。”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好心办了坏事。赶紧给止庵先生打电话道歉,并于周末赶到798尤伦斯报告厅参加止庵先生的讲座,当面致歉。虽然止庵先生非常和蔼,也一再表示没有关系,心下还是惴惴不安。后来事情的发展很有意思。止庵先生与马家辉先生紧接着在上海做了一场对谈。从上海回来后,止庵先生主动给我发短信说,他这次出去和马先生见面,又多了一些感想,希望能加进序中。很快,新的序言发来了,正是我想要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