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褐色鸟群》


□ 郭宝亮

  评论界普遍认为,格非的《褐色鸟群》是先锋小说中最难解读,最扑朔迷离的一篇小说,也是先锋小说标志性的作品。作品发表于1988年第2期的《钟山》杂志,时年格非24岁。1988年是先锋小说发展的高潮之年,这时的先锋小说作家风华正茂,雄心勃勃,他们要以自己的创作改写中国文学的历史。《褐色鸟群》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中诞生的。
  关于《褐色鸟群》评论界有许多论述,陈晓明认为:“《褐色鸟群》无疑是当代小说中最玄奥的作品,格非把关于形而上的时间、实在、幻想、现实、永恒、重现等的哲学本体论的思考,与重复性的叙述结构结合在一起。‘存在还是不存在?’这个本源性的问题随着叙事的进展无边无际地漫延开来,所有的存在都立即为另一种存在所代替,在回忆与历史之间,在幻想与现实之间,没有一个绝对权威的存在,存在仅仅意味着不存在。”季红真则认为它“由于过于抽象而丧失了叙事的本性,成为一种形式的哲学。”张志诚认为它是“性、梦幻与感觉的密码”。张路黎认为,它写的是人性之恶,是人的内心隐秘的罪感。而郑鹏则干脆从《圣经》的互文性角度来解读这篇作品。这样众多的不同观点,说明《褐色鸟群》主题和涵义的复杂性,但是,我仍然觉得这些解读都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对于这篇小说还应该做进一步的解读。
  “褐色鸟群”与时间有关是确定无疑的。“褐色鸟群”的隐喻实际上正是时间(记忆)的隐喻:“每天都有一些褐色的候鸟从水边的上空飞过,我能够根据这些褐色的鸟飞动的方向(往南或往北),隐约猜测时序的嬗递。就像我记忆中某个医生曾声称‘血是受伤的符号’一样,我以为,候鸟则是季节的符号。”“这些褐色的候鸟天天飞过‘水边’的公寓,但它们从不停留。”时间如流水,不舍昼夜,时光的流逝是永恒的,而时间正是历史的形式,历史的内容则是记忆中的往事。因此我们说,“褐色鸟群”也是关于历史的。然而,《褐色鸟群》在对作为历史内容的记忆往事的叙述中,采用的是一种扑朔迷离、闪烁不定的叙述。作品是一种故事套故事的俄罗斯套娃式的结构:有三个叙事圆圈构成:A、“我”与“棋”邂逅对她讲述“我”与穿栗树色靴子的女人之间的故事,几年之后,“我”再次与“棋”相遇在水边,“棋”却说不认识“我”;B、“我”与穿栗树色靴子的女人之间的故事:多年以前我在企鹅饭店遇到该女,追踪该女到郊外一断桥处,遇到一提马灯老头,老头否认有女人通过断桥,1992年我在歌谣湖畔改稿,巧遇该女,提起往事,该女矢口否认,说她10岁起再也没有进过城;C、“我”在追踪穿栗树色靴子的女人路上遇到的事与见到该女与她丈夫之间的事,最后该女丈夫醉死,我与其结婚,却在新婚的当晚该女却因脑溢血而死。
  在这三个套盒式的叙述结构中,A是整篇小说的关键。对于“棋”这个关键性的人物与情节至今还没有人明确地分析过。人们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听众,一个心理医生的角色,或者就是叙述人“我”性幻想的对象来看待。我的问题是,作者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人物,难道她仅仅只是一个听众吗?我们先来看看小说的开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