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怅望千秋》寄元洛


□ 李汝伦

读《怅望千秋》寄元洛
李汝伦

  李汝伦吉林扶余人,一九三○年生。一九四九年入东北大学(今东北师大),一九五三年来广州任高中教师、市文委干部,一九五六年任作协广东分会《作品》编辑、副主编、杂文创委会副主任。一九八一年创办并主编《当代诗词》,发行海内外。出版的各类著作有《杜诗论稿》《种瓜得豆集》《和三哥小猢狲对话》《蜂蝶无缘》《性灵草》《紫玉箫集》《紫玉箫二集》《犁破荒原》《流年忆水》等十余部。现为全国中华诗词学会名誉会长,广东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编审。
  
  元洛吾弟:
  火云垂地,溽暑蒸天,遥念故人,未知八斗之才,已用了几斗,尚余几斗?负之行之,又旅迹何在?我们论交,已近三十年了,而竟有十年未能握手唏嘘,促膝忘机,畅叙契阔了。之间虽有岭树重遮,但绝对距离不能说太远,湖广,湖广,古时并称,且已不需拄筇杖,策瘦马。倘穿隧洞,朝发夕至;乘铁翼,一个小时许。十年中,你穿梭于唐宋元明清,而我则缠绵病榻,两度病危。支离之际,十分怀念亲人朋友,他们都使我不忍轻易和这个世界言别。但我,对这个世界却总有格格不入之感。看到听到的是那么多叫人气恼、愤怒的事物与现象;充耳是假话在欺世愚民,倒颠一切;触目是恶行丑态、腐肉烂疮。因此我的“种瓜得豆庐”被肇赐以新的嘉名“格格轩”。
  过去我好杯中物,而你无能与我拼酒、对酒,只配观酒。你有耐心观赏我醉后狂态,或者听我一曲马连良的“借东风”,王少楼的“捉放曹”,或金嗓子周旋的《月圆花好》。
  刘备和曹操“煮酒论英雄”,“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我忘记了我曾否这么狂过?倘狂过,也不能算数;如加罪,酒话不足据证。我长期过着“十有九人堪白眼”的生活,有“儒冠多误身”的自悔。书生,书生,三尺微命,往往伫立中霄,未知所适。
  杜甫对李白说:“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我们已无法听到中州语调和四川辣味之间的“细论“,但他们都配称酒里雄豪。杜甫的《酒中八仙歌》把自己剔除,这是杜的谦逊。我们也细论过,那是因诗而起,李杜论的文,料想指的也是诗。
  我们的初识是以文会友,交谈之初,我已感到你吐属非凡,及读了你的文章,又觉得你才悟非凡,人非凡品。你知道,我早已不爱新诗了,令我服膺低首的仍然是中国的古典诗歌。有次你愤愤然发了一通牢骚:一位被你称赞的年轻新诗人和你在新疆相遇,他冷漠十分,傲气十足。从年龄、经历、学问、才调论,你都是他的师尊。但他非但不执弟子礼,连友善感激的面孔也不给一张。我不记得你是电话或信中说的,反正我是在电话和信里都表示:你写那些劳什子干什么,你理他做甚?他配吗?与其吹捧过眼烟云,何不自己舞弄烟云哉!有工夫如能写写你自家的散文、凭你的笔,我不怀疑你能写出惊世的杰构。许是你有纳谏的气度,要么就是你已早萌此念。黄维梁教授说你改写散文是移情别恋。确实,你停止了与那些以肚脐、大腿为饵的假洋妞们来往,而把注目礼投向那珠裙拖地翠袖流香秋水藏情的古典佳人,投向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有节奏之鸣、旋律之美、意境之丰的真诗。你的文章是用形象演义逻辑,以文采申明理性的典范,你的语言是诗化了的文,散文化了的诗。司空图的《诗品》、袁随园的《续诗品》不在《小仓山房文集》中加盟,而在《小仓山房诗集》中入籍。中国有以诗论诗的传统,而你则文是衣冠体貌,诗是心灵风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