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梨城叛徒


□ 鸿 琳

鸿琳

1941年重阳节,我家乡梨城发生了两件大事,其一是一架美国飞机坠毁在城外的稻田里,其二是我二叔李牧被日军秘密逮捕。对于这两件事,《梨城党史》有如下记载:“ 1941年重阳,梨城举办游傩庙会,百姓云集。是日,一架援华美机被日军击落,飞行员泰勒上尉身负重伤,与飞机一起坠毁在城外的新庙塅,爆炸声震屋宇,烈焰腾空,浓烟蔽日,全城恐慌。同日,新四军清源山军分区派往梨城的交通特派员李牧被日军秘密逮捕,后变节投敌。”

我的家乡梨城是省城通往内陆的重要交通枢纽,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1941年秋,日军从西江口登陆后,陆军华南方面军所属第四十八师团向梨城发动疯狂进攻。当时守城的是国民党108师,由于遵照三战区最高司令长官顾祝同的命令采取有限抵抗方针,导致梨城半月失守。日军占领梨城后,一鼓作气,向新四军清源山抗日根据地发动疯狂扫荡。恰在此时,梨城地下党城工部长王子由被捕叛变,使梨城地下党组织遭日军重创,清源山抗日根据地急需的紧缺物资和药品无法从梨城秘密交通线得到补给,给反“扫荡”带来极大的困难。9月3日,军分区司令马力在竹篙岭阻击战中被日军的迫击炮弹炸成重伤,由于缺医少药,天气炎热,几天后左手臂化脓溃烂坏死。军医在没有麻醉剂的情况下,不得不将马力捆在担架上,活生生将他一条手臂锯掉。我二叔李牧当时是马力的警卫排长,当军医用钢锯“沙沙”锯着马力白森森的骨头时,他死死抱住马力的头号啕痛哭。马力被截肢后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生命垂危。此时部队仍被日军铁壁合围在清源山中,与梨城地下党组织中断一切联系,形势异常危急。时任军分区政委的刘云飞决定派我二叔以特派员的身份潜入梨城,火速搞到药品,挽救马力生命。

据我父亲回忆,我二叔18岁那年冬天,跟我爷爷进山狩猎,误入山匪独眼龙的地盘黑风寨。杀人不眨眼的独眼龙将我爷爷点了天灯,又把我二叔剥光衣服塞进猪笼沉入黑龙潭。幸亏马力带领红军游击队经过,将我二叔救了出来。此后我二叔就跟着马力南征北战,形影不离,惟命是从,情同父子。我二叔打起仗来像个拼命三郎,又长得人高马大,还练就一身武艺,深得马力喜爱。马力负伤后,我二叔捶胸顿足,痛不欲生,一直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司令,日夜守在昏迷不醒的马力身边,三天三夜滴水不进。

鉴于当时斗争的复杂性,我二叔以特派员的身份进入梨城这件事在当时只有军分区几个党委成员知道。临行前,刘云飞政委给我二叔下了一道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方式,采取什么手段,都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回药品,抢救马力司令的生命。

那天午夜,刘云飞政委组织了一次突袭。趁敌我双方交战时刻,我二叔带领他精心挑选的两名战士趁乱口含芦苇,潜下柳里河,在小鬼子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出了包围圈。这两名战士一个叫杨家明,一个叫陈天放,武艺高强,百里挑一,在这次秘密任务中都英勇牺牲,我曾在梨城革命烈士名册上看见过他们的名字。

我的家乡梨城自明朝永乐年间起就流行游傩庙会,每到九九重阳这天,四邻八乡的百姓就云集至城西慈恩塔下的七圣庙内朝圣祈福。

这天一早,通往梨城的官道上彩幡飘飘,锣鼓喧天,唢呐呜哇,炮仗齐鸣。那些扮演游傩的汉子头罩狰狞的动物精怪面具,赤裸的上身涂满鲜红猪血,插着刀、凿、锯、斧等利器,口念咒语,手持竹枝,左挥右扫。路人都主动上前让游傩们抽打,据说能驱邪保平安。据《梨城市志》记载,游傩巡游为城外吴氏所创,目的是驱邪祈福。虽然我在梨城生活了四十多年,可至今都没弄清游傩那以假乱真身插利器的化装技艺是如何掩人耳目的。这是傩师的绝活,轻易不示人。

太阳当顶时,游傩队伍到了梨城南大门。扮成进城赶庙会乡下汉子的我二叔突然发现小鬼子对过往行人的盘查十分严密。岗哨上的鬼子个个荷枪实弹,如临大敌,城垛上架着的机枪也虎视眈眈对着进城的人群,气氛显得异乎寻常的紧张。这一情形大出我二叔的意料,今天是预定接头的日子,如果进不了城,就将错过时机,我二叔一急,额头就冒出了冷汗,他回头朝分散在人群中的杨家明和陈天放看了一眼,见他们两个正紧张地看着他。我二叔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戴着的破草帽,帽下藏着刘云飞政委送给他的勃朗宁手枪。这时,小鬼子的刺刀已挑到他眼前,我二叔连忙摘下草帽,伸开双臂,装出一副老实模样让鬼子搜身。一个小鬼子在我二叔身上上上下下捏了个遍,没发现什么,抬起头,眼光落在我二叔攥在手中的草帽上。我二叔的心抽了一下,他伸出右手假装擦头上的汗,手却悄悄靠近左手攥着的草帽,做好出枪的准备。

正在这时,一架飞机尾部冒着滚滚浓烟,像只黑色的大鸟,呼啸着从梨城上空一掠而过。那些搜身的鬼子都怔住了,像群伸长脖子的鸭,张大嘴巴呆呆地望着天空。飞机掠过城门后,一头栽在了城门口的稻田里,发出轰天巨响,顷刻火焰就串起十几丈高,滚滚浓烟遮蔽了半个天空,方圆十数亩的稻谷被烧得通红。燃烧的飞机残骸碎片四下飞溅,流星雨般遮天盖地砸下,有一片带着火星正好削在了城楼顶那杆日军膏药旗上,膏药旗呼地就着起火来,转眼就剩下一根乌黑的旗杆。

分享:
 
更多关于“梨城叛徒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