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住在巷子深处的毛线女


□ 傅爱毛


1

巷子是一条古巷。
由于年深月久的缘故,巷子里的石子小路看上去已经破败不堪了。阴雨天后,绿色的苔藓会沿着墙跟脚一直爬到墙上,久久地不肯剥落。巷子里的房屋也很破旧,都是一些木结构的低矮小屋。住在小屋里的自然也都是一些最底层的平民。不过,隔三岔五地,就会有一两个时尚而又华贵的女孩子前来光顾这里。大家一见就知道:她们是来找毛线女的。
“毛线女”是住在巷子最深处的一个女人。专门靠编织手工毛线为生,已经做了二十来个年头了。毛线女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眉目清秀,干干净净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大有来历的女人。说来令人不可思议,她整年整月地呆在这巷子里头,差不多足不出户,做出的活路却新奇别致,典雅高贵,令女孩子们喜不自禁。女孩子们都宁愿穿过大半个城市,出高于商店几倍的价钱来她这里定做毛线衣。毛线女对待自己的工作虔敬而又严谨。一年四季,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不慌不忙、认认真真地编结着她的毛线。哪怕天要塌下来,也决不肯马虎手上的一针一线。对她来说,这世界上仿佛再也没有比毛线衣更要紧的东西了。当然,她的女儿除外。
原先的时候,毛线女和女儿一起生活。后来,女儿长大,到很远的外面讨生计去了,她便一个人度日月。毛线女没有男人。当然,她一定是曾经有过男人的,不然的话,她哪里来的女儿呢?巷子里的人倒是从来不曾见过她的男人。大家只晓得,她的男人可能姓“端木”。因为,她为女儿取名叫作“端木棉”。她本人则叫作“杨采玉”。不过,人们习惯上都称她作“毛线女”。
除了毛线衣织得远近闻名以外,毛线女杨采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爱说话。要让她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来,简直就像是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来一样地艰难。因此,大家索性就当她是哑吧了。一般来说,不爱说话的人往往都比较严肃、呆板。毛线女却不是这样的。她永远笑眯眯的。不过,仔细端详的话,就会发现:她笑得很冷。像冰碴子一样地惨烈。她的眼睛幽深莫测,如同两口深潭。潭里头也结着冰,闪着清凛凛的寒光。那些企图走近她的男人,看到了她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忘而却步。因此,她的生活中除了毛线以外,几乎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节外生枝的故事。不过,大家还是相信:她是一个胸藏锦绣之人。不然的话,她怎么会编织出那么美丽的毛线衣来呢?

2

不过,最近一些日子以来,毛线女破天荒地没有织毛线。她的女儿从遥远的京城打来电话说,要带男朋友回来见她,她便放下手头的活路,里里外外地忙活起来了。这里洗洗,那里擦擦,连最小的角落都不肯放过。未了,她还郑重其事地为自己买来一套新衣服,并到一家理发屋里认真做了个头发。当新做了头发的毛线女从巷子外头走进来的时候,所有见到她的人都呆愣住了。以前的几十年里,毛线女的发型从来没有改变过,就是潦草地在脑后挽上一个髻就完了。现在,她的头发被烫成了优雅的波浪型,蓬松而又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就像盛开的一簇墨菊。人们这才一下子发现了:原来,毛线女居然长得非常、非常地好看呢,好看得就像她编织出来的那些毛线衣。
大家都晓得:毛线女生活中第一等要紧的事情是织毛线。比织毛线更重要的则是她的女儿。女儿是她的心,是她的肝,也是她的宝。现在,女儿的男朋友第一次上门,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件顶顶要紧的事情呢。再说,她们这个家里许多年没有男性成员出现过,那种阴盛阳缺的局面已经持续得太久。现在,有一个男人以“自家人”的身份露面,自然是要好好打理一番的。
女儿礼拜六回来。一大早,杨采玉就开始煎煮蒸炸了,像过新年一样。把所有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以后,杨采玉脱下随身穿的衣服,简单冲了个澡,然后,换上了那套新买的衣装。新衣服是紫色的,高贵而又含蓄,一点都不张扬。与她娴雅沉稳的气质十分投合。配上她新做的发型,那种中年女人的韵致就被不露声色地调理出来了。穿戴好以后,她忽然对着镜子愣住了。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她想:自己这是为女儿装点门面呢。如果自己邋邋遢遢的,像一个脏肮的乡下老太婆,女儿在男朋友面前就会很没面子。她不想让女儿没面子。
女儿是她的命。

3

刚刚打理好,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杨采玉拉开门,那一双热恋中的情侣就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杨采玉望着他们,他们也望着杨采玉。
有那么一瞬间,杨采玉恍惚地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梦中一般。眼前的一切都仿佛是一种虚幻的想象。她就那么像一棵树一样地僵在了门口。而且,突然间地,一句话、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女儿叫了她一声“妈”,她才猛然灵醒过来,慌慌忙忙地回转身,一个人躲进厨房里去了。甚至忘了跟客人礼貌性地打一声招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