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传统艺术对现代设计的启示


□ 刘赞爱 刘 婷


传统艺术对现代设计的启示图片1
设计艺术的现代感,实际上是相对于传统意义上的继承与观照。我们不会忘记传统艺术在现代设计艺术发展进程中的启示作用,没有传统,就没有现代。没有传统的辉煌和历史的积淀,中国设计就没有屹立于世界设计之林的今天。

一、 设计艺术的传统在历史进程中积淀

中国的设计艺术早在新石器时代已见端倪。马家窑舞蹈纹彩盆的人物纹饰,以二方连续纹样的方式向左右延伸,把当时先民天真朴实的稚趣和积极快乐的人生态度表现得栩栩如生。马家窑的旋涡纹点线结合,多色相间,与今日的纹饰设计原理如出一辙。半坡彩绘鱼纹盆的设计更是别出心裁,鱼形夸张整合,无中见有,显现出中华民族在艺术发端时期不同凡响的创造力和观察力。夏商周青铜器的纹饰由粗犷凝重渐趋抽象流畅。楚漆器以凤纹为核心元素,集变化之所能,分解、异化和重组,设计语言更是独具特色。
传统艺术在构成上,从自然形象的再现到几何纹的抽象表现,从独立纹样的散点式分布到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的多样性造型,从描画对象、变化对象到纯粹艺术形式的美感追求,伴随着社会发展和意识形态的历史演绎,展现了审美意识和创造能力不断强化与逐步成熟的过程。

二、 传统设计语言的意义在于启迪和发展现代思维

1、方折圆转,重在意境
康定斯基说过 :“经过抽象处理或本来就是抽象的形式(点、线、面等)本身并无多大意义,重要的是他们所具有的内在共鸣,他们的生命。” ①中国传统艺术方折圆转,重在意境。夔龙、蟠螭等方折圆转的主体纹饰,周围填以云雷细纹,形成对比与陪衬。这种点线面结合和流线造型的处理手法表明,数千年前的工匠们就已经懂得了点线面的构成规律并付诸实践应用。

2、打散重构②,三生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古老的道家智慧渗透在中国传统艺术的方方面面,也使我们能够更加清醒地认识中国设计艺术的演变和发展历史与传统哲学思想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石器时代的先民们并没有满足于对客观事物认识的象形描述(因为它只能表明人们对客观事物之外表的肤浅认识),开始从写实走向写实性变化。当然,限于那时的表现能力,所谓“写实”绝不可能达到现代水平的写真,那只是相对而言。正因为这种“写实”与真实之间的差距所形成的必然变形,以及先民对理想的追求和图腾的崇拜,因此随后又逐渐出现了似鱼非鱼、似鸟非鸟之类的夸张变形,并开始趋向抽象化、符号化。
“自然”经过提炼,抽象为符号,具有深刻而特定的内涵。然而符号一旦普及应用于日常生活中,便会渐渐淡化为一般图案而失去其特殊意义。“打散构成”的变化手法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甚至被人们认为是最能体现现代形式感的设计手法之一。令我们惊奇的是,“打散构成”而“三生万物”、多次变异的现代设计手法在半坡彩陶的众多纹样中,竟大量存在着递变关系。从鱼形、蛙纹到日月山图案的变化组合,从饕餮、夔形纹样到龙凤麒麟的形象创造,以及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的定点设计意识,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惊人的创造才能。
这些杰作或许是先民们非理性的模仿结果,是绘画,是书法,还是语言。虽然后人无法确证,但其具有审美意味、具有寄寓观念的符号特征却是毫无疑义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先民们的创造才能又是理性的。因为先民们不仅能够把直观物象描摹为二维图像,而且能够将视觉经验演化为视觉意象,从此形象联想到彼形象,从彼形象衍生、化合出更多远离原始图形的新形象。这些图案的分解重组、抽象整合和符号化演变,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拆散、拼接过程,而是一个由内容到形式的民族审美意识的提升过程,是从客观对象中发现美并升华为“有意味的形式”的漫长而原始的形成过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