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干 娘(外一首)


□ 刘松林

干 娘(外一首)
刘松林

就说那辫锁子罢。一串红丝线辫起
铜钱的重重的锁子,让襁褓前的乡俗
闪出淳黄的光
雨丝般绵密的话语没听清 只记得
我还有个很柔绵的乳名:锁链
噢锁链,锁住命链住金一条慈祥的心
能锁住民间多少素朴的祈愿

就说干爹的脸罢。闹天花留下的坑坑
其一向对人颇显严肃,当他抱起我来
每个坑里的笑纹都映出立于人前的骄傲
最小的干哥在校高我一级课间和人
撕捋了起来,他总会挺出胳膊并使劲地
抽一下鼻涕说,谁也不能欺负俺弟
村里人把这声称呼看得天大。尽管这片天
还是干的
也要用浑身的甘霖洒向你

就说一双小裹脚罢,在我病中怎样拎着
青壳鸭蛋从村东践到村西
说那些变戏法般倒在眼前的花生瓜子
说令人直咽口水的麻饼在饥瘪的60年代,
怎样滋养了记忆之乡的丰腴
说说连几个干哥都是禁区的外院里那四棵
能换救命粮的枣树,独独对我开放
说说攀上它皴虬枝干时 枣的红脸儿,
总似种象征 笑吟吟缀于叶间
那是比金丝小枣还金贵的品种,叫洞轱辘儿
圆滚滚的,嚼在嘴里酥脆甜过一兜蜜

铁匠铺

走近铁匠铺!这原始工业的化石

乡村生活里最坚硬的部位
黧黑的铁件黧黑的风箱黧黑的煤
盖瓦下长长火舌里的一张黑脸膛
力与硬度角逐的铁匠铺!在铿锵凸亮的
铁砧上倾听清澄血液里的杂屑们
静静沉落声

铁匠铺的表情却是那么乐呵与轻松!
铁匠李把红红铁件夹到砧上时
他拉风箱的儿子已立在砧旁
铁匠李的短锤在砧沿敲响三声清脆过门
他的儿子已抡圆了十八磅大锤
短锤一声“咳”,大锤一声“嘿”砧上的
铁件如柔软的面团
丁丁当,丁丁当 和谐又紧凑发青的
铁件正变薄变长
乡间的打击乐。清脆又畅亮!
砧上的交响曲。粗手茧掌奏命运!
当一砣铁件被制成一把镐头或锄板
是谁把繁重打造为汗水莹莹的快乐
谁会想到音乐以及诗歌的必然发生
且为何能如此这般地引人入胜?
通常是在赶集的时候 才能见着
铁匠铺里忙碌且有些神秘的身影
那是多梦的年龄。那时 觉着铁匠李
是天下最了不起的人了
恁硬的钢 到他手里像随意摆弄的泥巴
眨眼间揉镕进铁里 那些刀们锨们斧们
就有了坚而锐的刃锋
在火星儿熠熠迸溅的幻景里
扎了旧帆布护腿 围腰的沧桑面容
与肌腱
巨灵样凸突出最初的偶像和崇拜

哦对了,打制好的铁器还要在冷水里
浸一浸
这可是道绝不可小视的关键工序
铁匠李说这叫做淬火 它能使钢性更硬
望着在水里呲喇喇冒热气的铁件
我得想想在一个少年成长着的生命里
它怎样融进了那些发光的物质或营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