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菊开会


□ 陈源斌

我刊本期推出《秋菊打官司》续篇———陈源斌中篇新作《秋菊开会》。
成为人大代表的“秋菊”再次成为故事的主角。“秋菊”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去北京开会了。当上了代表的“秋菊”这回不再为自己而是为村里讨说法,她提出并希望解决他们王桥村和林场一场历时十年的纠纷。然而,这桩看似简单的纠纷在官场各种微妙的关系中复杂起来。问题到了县里、省里甚至全国人代会,却依然不了了之,人家只拿她“开会”(不把她当回事)。可认死理的“秋菊”依然要讨说法,她不但一根筋非要找到姚省长,而且在她又一次到北京参加人代会时胆大包天告了“御状”———问题最终解决了吗?


太阳又好起来了。何碧秋拿簸箕往麦地里撒拔节肥,撒完最后一墒了。她看见村长站着不走,便将手上拾掇拾掇,转头来说话。
何碧秋说:“你是在拿我开会吧?”村长说:“不是我拿你开会,真是通知你到上面开会。”何碧秋问:“是镇上吗?”村长说:“看情形倒不太像。”何碧秋问:“难道是去县里?”村长说:“也没这么说,只讲到上面开会,估计差不多是吧。”何碧秋疑惑道:“我一个平头百姓,并不是村民小组成员,更不是你们村委会干部,说让我开会,而且还上县里,到底怎么回事呢。”村长说:“我也讲不清楚,你去了不就晓得了。”
走着说着到家,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牌照上打头一连串都是零,末尾是个“9"字。正看着,屋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个穿着鲜亮的陌生青年,后面跟着丈夫万善庆,手里拎着家里那只拉链提包。万善庆说:“你回来啦,本该我自己去喊的,因为急着帮你收拾行李,只好请村长辛苦代劳一趟了。”又指指拉链提包说:“里面都齐备了,外罩衣、毛褂毛裤、换穿内衣、袜子,还有梳子镜子牙膏牙刷洗涮用具,身份证跟钱放在靠里夹层。看看还缺了哪样。”何碧秋把头点点说:“原来是真的,刚才我还以为村长说笑,拿我开会呢。”村长在一边说:“现在你信了吧———哎,刚才在地里讲的那件事,可千万……”说到这里,看见青年目光催促,便住口说:“好的,不耽误你了,快走吧。”何碧秋也看见青年急切的样子,便叮嘱万善庆几句,转身上车。
那车顺坡逶迤而下,穿越水库汊湾上的拱桥路堤,直奔县城。到了过境公路岔道处,车头一拐,擦着县城的边缘往前走了。何碧秋因跟青年不熟,对方又是个闷葫芦模样,不便开口询问,只把一个疑团在肚里憋着。再走一个多小时,到了市里,也是擦肩而过,随后从一个收费站口拐上高速公路,那车刹那间像是吃过涨药突然来了精神,犹如贴着水面飞起来似的,窗外各种景物风驰电掣一般,齐刷刷地往后直倒,人坐着却是平静稳当。这样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也不知过去了多少路程,车速慢下来,出收费站口转向一条大道,这时一眼能看见省城了,去的却是跟省城相反的方向。走了一阵,进了一个敞开着的大门,转弯抹角再走一小会,进了一个往两边缓缓拉开的栅栏门,停了下来。......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