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站在稻田里的旗


□ 余同友

  张生全老汉蹲在稻田边,佝着腰一动不动,稻子们经过扬花抽穗,现在开始灌浆了,过不了多少日子,它们就将一粒粒地饱满起来,这会子需要田里不断水呢,他一早就扛着锄头过来了,给稻田上水。早上的日头不烈,稻叶上挂满了露水,日头一照,叶子上亮晃晃的,把张生全老汉的眼睛都晃花了,他眯起眼,听着水流进稻田的声音,眉头皱成一把锁。
  张生全老汉很生气。
  本来,他应该高兴才对。昨天是个双日子,也是张生全老汉家新起的二层楼房正式进屋的日子。儿子和孙子这些年在外打工,托老天爷的福,大病大灾没找到头上来,终于积起了几万块钱,张生全老汉又在河滩里筛了一冬天的沙子,几下里一凑,就把二十多年前张生全老汉手上做的老房子扒了,建起了两层楼房,不说是村里独一份,和村前村后比一比也不算差的了。
  楼是二层,上下六间房,还有偏房,连院子也一把用小开砖箍桶一样箍了。楼房用的材料有许多老汉都说不上名字,都是孙子小虎从县城里拉回来的,孙子在上海打工,什么都要按上海的时兴来,墙壁外面贴了瓷砖,老远一看亮光闪闪的,门窗都是铝合金的,哧溜溜,拉过来拉过去再没有木门那吱吱啦啦的声音,茅房竟然放到了屋子里,上上下下全贴了瓷砖,水龙头一开还可以洗澡。新房好是好,也有让老汉看不惯的,比如,在每个房间里都放一个崭新的塑料桶,蒙个塑料袋在上面,说是垃圾篮,有什么脏东西都往里面扔,扔满了再拿起来甩了,老汉不住地摇头,这是过日子么?地上的脏东西可以用扫帚扫么,扫到了一起,往院子里一倒,鸡婆们啄得一身劲呢,鸡婆啄过了,和着鸡粪倒在丝瓜架下又是好肥料,丝瓜都结得长些,现在都装在塑料袋里,那到哪一天才化得掉呢?张生全老汉想不通。更让老汉难堪的是,那屋里茅房墙上贴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瓷砖拼成的彩画,砖匠贴的时候,老汉在一旁看着的,看着,看着,就看出是一个光身子的女人,挺着两个白奶子斜躺在那里对着人笑,老汉脸都红了,他连忙跑到外面找到儿子,是不是拉货时搞错了,茅房里怎么贴那么一幅画?儿子不在意地说,都是小虎买的,他在上海就是搞装潢的,你随他。老汉听了也没有话说,毕竟建新房的主要目的,是给小虎结婚娶媳妇用,老汉提多了意见计较多了就显得没有大小长幼了。房子快要建好前,他偷偷地上了一次新茅房,拉了半天却怎么也拉不出来,他觉得那个女人一直看着他呢,想躲都躲不掉,鼓着嘴挣了半个小时,最后他还是提了裤子,一溜跑到菜园地里的黄瓜架下才解决了问题。
  虽说村子里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去了,村子里拢共也没几个人,但屋子起好后,酒席还是要摆几桌的,亲戚朋友隔壁左右的,这一餐饭吃了才能算着房子正式完工。张生全老汉也很高兴,他在村里也是个要脸面的人,头天他就到镇上买了一万响的大炮竹。一早,他又忙着到隔壁邻居家借桌子凳子碗筷杯盏等等,要摆六大桌呢。借好家伙,放在院子里一一摆好,他又到灶下视察了一下,灶下掌厨的是二大嫂,二大嫂这人烧菜的手艺还不错,就是小气惯了,不舍得往菜里放油,还有点贪小便宜,经常把主家的猪肉、鱼虾什么的,偷偷地包上一些放在袋子里,瞅着没人注意拎回家去,张生全老汉借口看看灶上人手够不够,顺便嘱咐二大嫂,菜里多放点油,不能让人骂我们老张家舍不得油。张罗过后,他又在院前烧着了开水炉子,把水烧得滚滚叫。这一切做得差不多了,客人们也陆续来了,准备吃酒席了,一万响的炮竹也叫孙子小虎去放了,炮竹很响,炸了一地的红纸屑,村里人都说着好口彩,哎呀,好响的炮,张老汉!你家要发旺了!
  张生全老汉嘴里呵呵地笑着,在炮竹的硝烟里,他猛地想起了什么,急急慌慌地跑回屋里半天没出来。儿子去找他时,见他手里捏着个小锤到处找。儿子问他,快开席了,村长都来了,你找什么呢?老汉扬了扬手里的锤子说,钉子呢,那天还看到许多钉子呢。儿子说,有什么东西要钉啊,我来钉,你去陪村长去吧。老汉急出一头绿豆汗,说我要把旗挂上,没有钉子怎么挂旗呢?
  儿子一听,比老汉更急,他说,什么,你还要挂?挂了那么多年,你还没有挂够啊?
  未必新房子是你们做的,我就挂个旗子就挂不得了?老汉差点要跳起来了。
  儿子口气软下来,说,你看这墙壁,都是用乳胶漆刷的,小虎回头要买些画子回来,用框子框了,挂得好好的,你再乱挂,不是不好看么。
  老汉听明白了,这新房子的壁子上是不想再让他挂旗子了,老汉捏着锤子看着雪白的墙壁,这墙和石灰粉的壁子就是不一样,光滑滑的能照出人影子来,老汉不怕儿子,可不知怎么的,老汉有点怕孙子。还是在旧房子里,老汉把旗子挂在堂前左边的壁子上,亮红了一面墙,孙子总是人前人后地不把那旗子当一回事,说挂着那么个红布片,丑得人脸都没地方搁呢。孙子每年打工回家带回来的都是一张张大大的纸画,一个个女人鹅一样昂着高高的颈脖子,衣服穿得少少的,穿着就像没穿一样,斜着眼看着旧家里的一切,孙子把这些女人挂在堂前右边的壁子上。老汉私下里和老伴嘀咕,还说旗子丑,你看那些女的,丢先人的脸呢。老伴也看不懂那些画,那些女人也是怪,大冬天里,穿那么少就不怕冷?她说归说,最后看老汉一张脸愁得苦瓜似的就劝说他,年轻人的事么,你管不了,你就少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