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王


□ 陈元武

陈元武

老一辈的闽北人都知道狼王的故事,上个世纪40年代之前,闽西北一带是猛兽出没的区域,老虎、熊、狼、狈和豺。狼王丙火是老一辈人津津乐道的话题,闽西北的狼不像北方狼那样体型彪壮,但南方狼的耐力和速度是惊人的。一个至今尚健在的老猎人缪七给我介绍了有关丙火的情况。狼王丙火,不知其何方狼氏,据于邵武西南方的殳山一带,子孙成群,那一带甚至连老虎和熊都见不到影子。老人的脸上满是发亮的疤痕,至今93岁了,还能下地干活的缪老有奇功在身,他说自己亲手打死两只猛虎和若干只熊,以及无数的野猪和狈或者豺,但差点丧身于狼王丙火之口。老人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闪出一丝电光般的火焰,这就是猎人,出色的猎人。丙火,浑身毛皮蓬勃茂盛,似初秋燔野之火。初冬的时候,向晚时分,从殳山上飞奔而下,仿佛流霞之飘舞。老缪说道,他初次见到丙火的时候,以为是某个山神巡狩,惊得不敢喘气。那时候山上的树除了杉林和老松外,都基本落光了叶子,乌桕树燃起了满树的红叶,灿然似火,枫树凋零,百草枯萎。霜华早早就从天而降,当太阳的余晖还停留在山顶的某处,映得一片血红,狼王就带着它的子孙们开始了夜猎。狼王站在一块突兀的峭崖顶上,仰天长嚎:呜——呜——草丛间,树林底,群狼开始向狼王方向麇集。群狼跟着狼王一齐长嚎,天地之间,声可惊心。凡是听到狼嚎的百姓家,早早就关起门来,甚至连窗户都要顶严实了。孩子紧紧抱着大人的腿脚,浑身觳栗。那时候,家家都烧一个火塘,在堂屋里,埋地挖一个大大的地窖,上边苫一块厚板,躲土匪和猛兽用的,板上压块石头火盆。土匪或者猛兽来的时候,除了家里的妇孺老幼进去地窖躲避外,壮男们手执长矛梭镖和火铳上房防御。男的老人们围在火塘边烤火,算是看护地窖里的家人们,万一房上的人抵抗不住,土匪冲进屋来,就让老人们以命相拼,也要护住火塘下的地窖。土匪一般不会给人家斩草除根,他们要的是财物,不是想杀人取乐,取走财物就走,不会去动地窖里的人。猛兽即便进屋,也寻不到火塘底下的密室。猛兽怕火,不敢近身,所以,老人们多半无恙。

殳山一带,肯留下来住的人多半是被土匪抢怕的人家,缪姓是这一带的大户,族丁众多,还有若干小姓人氏。村落都集中一块,闽西北人家,村落多半以姓氏族裔聚居成落,如肖家坊、雷村、官家岭和缪家塘。老人是殳山底下的缪家塘人,祖籍江西抚州临川。老人个子不高,但身材敏捷,从小跟曹山崇庆寺武僧练洪拳,少林南宗的一脉。所以,缪老93岁了还能喝酒,一天不少于半斤自家酿制的烧酒。缪老的瞳仁是亮的,像青年人的模样,一点不像上了年纪的老人。头发虽然稀疏,但剩下的头发是黄黑间半,白头发不多。练武的人会喝酒,酒壮内丹混元之气,强筋健骨,与猛兽搏杀时才会胆气粗豪,力量倍增。他说当年武松景阳冈上若不是借酒力发挥,必死于老虎之口。寻常人看到老虎,就骨麻筋酥,屎尿泄裆,哪有力气半分,即便是武人,也因为心气胆怯而丧失抵抗力,那功夫就大打折扣。他在给我们倒茶的同时,自己拿起一只紫黑酒葫芦嗞吧嗞吧地啜起来,浓烈的酒气弥漫于屋内。老人指了指墙上的一张毛皮,上面已经渍满了岁月的烟尘,那就是狼王的毛皮。屋内光线昏暗,但那毛皮依然让人心动。酡红色的毛皮,像南方豺但更大更长,黑色的脊背和黄白相间的四腿。尾巴更是大得惊人,像一柄横扫乾坤的钢笤帚,乌黑松蓬。头部的皮已经模糊不清了,当年狼王的威严不得而知。老人说,狼跟上一个人,它不会轻易动手,一直跟随,直到被跟的人发现,扭头与它对视,狼眼便在瞬间将人的意志摧毁,这就是狼眼杀人。而狼见人龇牙恫吓,那是它自己心虚的表现,反而不必害怕。狼欲杀人,必先杀眼,眼睛是魂魄的所在,狼以冷峻目光盯视对方,以一种必胜的自信对视,身体半伏,昂首挺立,此杀人狼也。狼眼是那种似虎又似豹的冷目光,极为肃杀,狼杀人,先摧其魂魄,让其胆丧,则剩下的就是怎么噬断喉咙的事情了。故人与狼遇,必寻一背倚山墙的地方,或者在院内一隅,狼扑人不中,就会撞墙受伤,狼腰最怕打,打狼打腰。狼若失手,又伤了腰,只好弃人而去。狼群设伏,也是以一狼在前诱其注意力,其余狼从两侧包抄。那诱人于道的便是头狼,而狼王自己是不动手的,就在不远处观看,威风凛凛,凡猎获一物,则参与捕猎的狼先避开,让头狼先进食。狼王扒开肚腹,让头狼咬下第一块肉,而后,狼王进食,众狼观看。不得同时上前抢食。狼王扯出心肺,囫囵吞下,迅速跳开,群狼开始哄抢过来。

 

 

缪老喝完一葫芦的酒后,脸上飞起两片酡红,额头放光,眼睛里更是阳光灿烂。狼王丙火,凡杀人数十。村保团丁,带着洋枪上山围捕,也反伤于其口。狼王在猎人围山时,就静伏于某处绝境,通常是三面悬崖或者一处临潭,环潭皆陡壁绝岩处,狼王率众静伏无声。待猎人上来时,狼王率先从草丛里跳出,如一道红色的闪电般冲向走在最前边的那个猎人,一招断其喉咙。那人只发现眼前闪过一片红晕,就再也不可能知道什么了。众猎人开枪追赶。而此时,断后的群狼发起攻击。猎人们身陷首尾夹击之境,只好向陡崖边撤退。狼王长嚎一声,扑向猎人群中,左扑右咬,猎人慌乱之间,纷纷坠崖,偶然有幸运者落入潭中,枪中火药被水扑湿,失去发火功能。狼王纵身一跃,跳过深潭,落在潭边的岩石边上,雄踞于潭边,观看潭中猎人们狼狈的样子。猎人们不敢上岸,狼王仰天长嚎,呼引众狼前来合围。这下,猎人成为猎物,做为猎物的狼成为猎人。缪老参与过一次这样的围捕行动。他叹一口气说:惨哪,上去的七个人,就他逃了出来,殳山西潭里血流成殷红,他二叔也死于狼口,还有一个本家远房侄子才不到十七。老人说到这时,眼里淌出一涓清泪。他凭借过人武功,跃上潭边岩石,徒手搏杀二狼,皆以掌击断其腰。众狼被他震慑住了,停止了围攻。他跳过深涧,落向近旁的陡崖,身上衣服被松枝和岩石挂破无数,脸上身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伤口。当他逃到村口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在地。村里的猎人拿出生牛肉来贴着他的全身伤口,并让他服下虎骨酒和金创丹。半月才恢复过来。老人说,那狼王见他如此勇猛,一时愣怔住,只是观看他的搏杀动作。那时,他已经杀起性子了,浑然不惧。狼噬其臂而不觉痛,口中只是呐喊,动作如猿狻般敏捷。狼王估计是通灵的,英雄惜英雄,惺惺相惜。狼王发出停止攻击的信号,群狼讷然,仓促收住。他纵身一跳的瞬间,回眸一视狼王,只见狼王专注地看着他像一只大鸟般飘下悬崖,那种眼神是多么让人难忘啊。狼王不再龇牙作雄风状,而是像一只普通的狗一样,目光莹莹,估计是溢出的泪花。他跟村里的人说这事情的时候,大家都不太相信。缪老叹了一口气,这畜生也通人性哩,这畜生也通人性哩!

分享:
 
更多关于“狼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