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夜过箱根(外一篇)


□ 谢砚春

  我离开日本的那年,是2000年的元月。离开那个旅居了六年的岛国之前,我特地到东京走了一趟,去和那里的诸多旧友面别。
  再别东京回大阪的那天,恰巧天正下着纷纷扬扬的瑞雪。喝完饯行酒的时候,整个东京已是属于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了。两个朋友撑着伞将我护送到车站,一个巴士长途夜行的车站。
  我从前曾多次往返于大阪与东京之间,坐的都是那条日本人引以为豪的新干线。这回,大概是想到自己可能将要黄鹤一去不复返了,或许是想增加一些旅程的感受吧,或者是想用这种形式在自己的心中留下另一种记忆吧,总之,离开东京时我突发奇想地对朋友说:要坐一回高速公路的长途夜行巴士。
  我坐的是东名高速道路,车从东京的涩谷站出发。灯光璀璨的大城市不久便迅速退去,静悄悄的住宅区和被大雪覆盖着的树林,也飞速地从眼前掠过,让人分辨不出详细的地址。以往乘坐的新干线电车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有清甜的女声两次重复这个地名来提醒乘客;但夜行巴士却没有这么做,车上只有昏昏欲睡的乘客,车厢内只有与外面夜幕下的山地一样的宁静。若有不想睡的,或觉得无聊的,可以戴起每个座位上配置的耳机,让你尽情享受音乐。
  我乘身边一个旅客抽烟的时候,问他已到了什么地方。他很认真地看了看窗外,然后摇了摇头,却说:“大概是箱根吧。”我只知道箱根在伊豆半岛的北端,却并不知道箱根的详细地点,更不知道属于箱根的地域有多大。当巴士再次从一个隧道钻出来的时候,眼前所看到的还是白茫茫的山地和零星的村舍。我又一次询问了身边的那位旅客。这回他可能明白我是个外国人了,还是认真地说:“箱根,伊豆附近的箱根。”便没有再言语了。
  窗外重峦迭峰,寥无声息。不知怎的,看着这些山地,我突然觉得远方不断有隐约的咚咚的鼓声传来,眼前还出现几个身穿和服的巡回演出的女艺人的身影。这几个身影正越过一个山岭南行去汤野温泉,朝着一个隧道口赶去。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迸出一个句子:“山路变得弯弯曲曲,快到天城岭了。”——这是日本文学大师、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端康成成名作、小说《伊豆的舞女》里开头的一个极其平淡的句子。
  川端康成虽然以《伊豆的舞女》一举成名,但却是以《雪国》《古都》《千羽鹤》三部代表作成为亚洲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个人第一次接触到的日本文学,正是川端康成的小说集《雪国》。那本薄薄的小说集只有《雪国》和《伊豆的舞女》两篇。多年前,年轻的我曾深深地被小说里那种将人物与风物糅合在一起的描写所陶醉过。
  如果说窗外的大雪并没有唤起我对小说《雪国》的回忆,那么,刚才耳边响起的鼓声则再次证明了我心中一直记忆着伊豆半岛上所发生的那个单纯的故事。这是一个整整影响了日本几代人的爱情故事。在整个20世纪,自这篇小说1926年问世以来,几乎平均每隔十年就要重拍这部由它改编的电影。第一次是1933年由田中绢代饰伊豆舞女,第二次是1954年由吉永小百合饰伊豆舞女,第三次是1960年由櫮郑晴子饰伊豆舞女,第四次是1963年再次由吉永小百合饰伊豆舞女,第五次是1967年由内藤洋子饰伊豆舞女,第六次是在80年代由山口百惠饰伊豆舞女……一代又一代日本最耀眼的明星不断地用自己的才华展现、演绎这个简单的爱情故事,而且演员阵容一次比一次强大,这是为了什么?对着窗外雪花飘扬的那个纯洁的世界,我心中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