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薛 舒


薛 舒



刘湾镇上的人都叫他“拐手”,没有人叫他的大名。他佝偻着他的左手低头走在刘湾镇十二里榆树夹道的大马路上,大人小孩都会扯起嗓子喊他一声:拐手,上哪儿配去?
拐手不抬头,只咕哝一句:北海头倪家宅。
因为说话而扯动嘴角,拐手白灿灿的脸面便生出一堆堆细小的皱纹,额头下略微浮肿的眼皮稍抬,三角眼里放射出微弱的光芒。问的人便一起笑着说:黄小军看起来蛮神气,今日里不知道能配下几头的胎。
黄小军不是拐手的姓名,刘湾镇人叫的黄小军,是拐手终日相伴并靠它营生的一头猪郎。刘湾镇人把雄性种猪叫“猪郎”,拐手的猪郎是刘湾镇上最有名的猪郎,约莫两岁不到的模样,有着浑圆的背和长条身材,健壮而不肥胖,是一头精干的种猪。最为奇特的是,这猪郎是有名有姓的,人们不叫它猪郎,都口口声声地叫它“黄小军”。
现在,拐手顾不上人们在他走过的那条路上黄小军长、黄小军短的指点议论,他低着他马桶盖似的脑袋赶路,北海头倪家宅的一头母猪到了入胎的时候了,这当口,便是拐手和他的黄小军最为忙碌的时刻。拐手一脸白皙褶皱的皮肤在透过榆树枝叶斑驳稀疏的阳光照射下更显苍白,那张白脸与他破旧的穿着不甚相配,倒是和在他脚边哼哼哧哧走得乐不可支的大猪郎如出一辙,白,就是一个白。那白里渗着灰,那白里有软乎乎的绒毛,只是这猪郎浑身的白里,透着活泛的粉红色,而拐手的白,只是白,死沉沉干板板的白,没有水灵气。
拐手的左手是瘸的,它始终保持着一个角度,胳膊肘以六十度的弯曲紧贴小腹,任凭诸如奔跑跳跃等剧烈的全身运动,他的右手是做着正常人的摆臂运动,左手却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以永不变更的弯度捂着他扁薄的小腹盲肠部位。比如现在,拐手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捏着一根皮鞭,细如柳条的鞭子在空中舞出一个个复杂的弧度,然后落在拐手脚边的猪郎背上,发出“刺啦”一声皮肉被鞭子抽打的声音,响亮清脆。那猪郎便一改不紧不慢的步伐,疾步行走起来。
拐手其实是有姓有名的人,是他爹给他起的名字,他爹姓黄,叫黄水根,拐手叫黄拥军,一个很具有时代特色的名字。刘湾镇人却始终叫他拐手,人们自从认识他起,他的手就是这样瘸着的,所以人们便忘了他的姓名,把拐手叫成了他的常用名了。拐手随着他的猪郎出名,便也成了刘湾镇上的名人。当人们大声呼喊他“拐手”的时候,他多半会抬起浮肿的眼皮,用他那对三角眼看着人家,等着人家开口邀他去配种,那便是他对别人称呼他为“拐手”的认同了。但偶尔,他也会反抗。人们对着他叫“拐手,今天到哪里去配”的时候,他不抬头,低着脑袋赶路,嘴里嘟哝一句:我叫黄拥军,又不叫拐手。
听到他说话的人便哄然而笑。从此以后,拐手的猪郎倒被人们唤作“黄小军”了,而黄拥军的名字,人们依然不愿意叫,人们始终叫他“拐手”,叫出了名,改不回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