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有遗贤


□ 张贵保

我和曹先生在一座县城里生活了七八年,却没有机缘相识。
曹先生生前默默,死后无闻,我是在闲聊时才知道这个人物的。和我聊闲天的是县中学的黄老师,我的一位忘年交。他问我,认识曹金吾吗?我懵然。他说:就是曹明他爹呀,和曹明一个模样!哦,我豁然。曹明是城关中学的校长,很惯熟的,高个头,精干利索,人缘很好。黄老师说:这父子俩相貌一样,性格可不同。曹金吾沉默寡言,几乎没有什么交际;在县立一高代课时,也就是上课时来一下,下课就走。刚过五十他就赋闲在家,常年不出门,看书;家里的大事小事他一概不管,儿子娶媳妇,女儿出嫁,也就是象征性地露露面。曹明他妈死得早,和操劳过度大有关系。
据黄老师介绍,曹金吾字达生,家居县城曹家巷。曹家原是书香门第,清代初年曾经一门三进士。曹先生的父亲是清末举人,民国初年做过县长。曹先生本人是民国二十一年县立初级中学的毕业生,聪明过人,学业优异,如果上大学,搞学问,前途无量。那时的学生爱闹学潮,其中不少人是地下党员,有的后来成了职业革命家,搞暴动,打游击,有的还蹲过监狱。建国后,曹金吾的同学中很出了几位大首长,县团级的更多。曹先生同情革命,但只做壁上观。父亲病故,家道中落,他中学毕业后去教书是不得已,而一门心思仍在读书。他幼承庭训,又经多年自学,遂成饱学之士,举凡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唐诗宋词,无不了然;便是医卜星相,金石书画,自然地理,也都涉猎;至于四大名著,胡适鲁迅,马列主义,自然都在阅读之列。
曹先生嗜书如命,家里到处堆着书。不常看的古本放在书柜里,铅印的书则堆在炕里边,紧挨着墙,一摞挨着一摞,垒得很高,差不多有一人高,俨然是一道高高的书墙。那么多书,要装上书架,他家怕是放不下的。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么放看着方便。他喜欢躺在炕上看书,要看哪本,顺手抽出来;看完了,顺手放回去。
有年春节,黄老师去拜访曹先生,进门见曹先生正躺在炕上看书。曹先生见黄老师来了,起身坐在炕沿上,神情愣怔,仍然舍不得把书放下,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显然还沉迷在书里。黄老师看他手里那本书,封面印着俄文,还印一幅列宁像,估计是列宁选集,便问曹金吾:你在读俄文书吗?曹金吾不屑道:老兄何必明知故问?黄老师想了想,以曹金吾的经历,何曾学过俄语!便又问:你能看懂?曹金吾淡淡道:三遍了。
黄老师糊涂了,问来问去,才知道曹金吾虽然连俄文字母也不认识,却在自学中建立了一套自己的读音系统,居然记住了六千多单词,弄通了语法,能读懂列宁选集。虽说列宁选集的中文本早已出版,但他觉得读原著更可靠,而且有一种难于言表的乐趣。
那套列宁选集现在由曹明保存着。有一次我拜访曹明,借口要看他的藏书,亲眼见到了那部四卷本俄文原著。我把那本发黄的书抽出来翻了翻,看着里边那许多眉批,不由想到了曹先生当年高卧炕头,神游思想王国的情景,不免心向往之。最使我神往的是曹先生的俄文读音,想像不出该是什么样子,反正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