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英雄:行进在崇高与平凡之间


□ 丁 卉


电影频道出品的电视电影日渐成熟,不仅表现在数量上直线增长,而且呈现出题材丰富、风格多样的特点,不仅有众多反映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小人物”故事、有跟踪重大事件、热点题材的时效性故事,也有将触角深入历史长河、远涉少数民族村寨的边远传奇……其中大量的公安题材影片比较引人注目。随机抽取电影频道今年8月下旬的节目表,两周内即有《生命的祭坛》、《决不饶恕》、《U57次谜底》、《非常民警》、《非常警务》、《别让我撞上你》等公安题材的电视电影放映,相对于众多不同题材影片,这个比重是很大的,从一个侧面也能看出电视电影创作者对公安题材的青睐。而且,就目前数量不菲的公安题材电视电影来看,无论是故事内容还是叙事风格,也足以用“异彩纷呈”来形容。因此,笔者很有兴趣对近期看过的公安题材电视电影作一个粗略的梳理和总结。

故事:“梦”与“窗”

世界电影理论史上,在研究银幕与现实的关系问题时,爱森斯坦和普多夫金为代表的蒙太奇学派把银幕比作画框,巴赞为代表的长镜头纪实理论学派则把银幕比作窗,说它是面向世界的窗户,他们都认为观众通过电影银幕这个画框或者这扇窗去观察世界和了解社会;而当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和拉康的“镜像阶段”论被引入电影理论以后,现代电影理论又把银幕与现实的关系比作了“镜”和“梦”,观众通过电影银幕这面镜子来映照自己的幻象,或者是通过电影银幕来进入“梦境”,从而满足内心深处潜藏的种种无意识愿望。在这里,笔者无意讨论电影与世界的关系,而只是想借用“窗、镜、梦”这样形象鲜明的喻体来描述公安题材电视电影中观众的观影期待和指向。应该说,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侦探、反特、打黑、反腐等公安题材都是特别受欢迎的故事类型样式。这些故事惊险刺激、充满悬念,多是远离观众日常生活体验、能引起兴奋和好奇的奇观境界,而且主人公警察都是令人仰慕的英雄,在危机重重的破案历程中释放出超常力量,完成一般人做不到的非凡任务。这样的影视剧对于观众来说就如同做了一场白日梦,观众感觉好像跟着英雄主人公经历了同样的危险历程,映现了心中的“英雄梦”。
纵观新中国的公安题材电影,首先就是在给观众圆“英雄梦”。无论是“剿匪”、“反特”、“打黑”、“反腐”、“缉毒”等哪一种具体的故事类型,这些影片都以立场鲜明的二元矛盾对立来展开敌我双方的斗争和较量,往往先有一个刑事犯罪案件(或敌特的破坏活动),然后我公安人员展开追踪,通过斗智斗勇,在一系列紧张激烈、充满悬念的侦破行动后,终于将坏人绳之以法,挽救了危险局面,维护了社会的稳定,同时一个高大的英雄形象也得以树立,令万众景仰,这基本上是我们公安题材影片最显著的故事模式。直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龙年警官》、《民警故事》、《埋伏》、《押解的故事》等为代表的影片才开始淡化传奇色彩,转而积极寻找公安工作与警察现实生活的契合点,力图在银幕上展现中国观众所认可的真实的公安世界,公安题材电影类型呈现出新的特点,就好比是给观众开了一扇“窗”,让观众从那些遥不可及“梦”中醒来,看看站在身边的那些平凡的“英雄”。
为电视观众而拍的公安题材电视电影,基本上承继了我国公安题材电影上述模式特征,或者是精心打造一个惊险四起的侦探故事,让观众做一场“梦”;或者舍弃紧张曲折的戏剧性情节,还原警察人生另一面的真实,给观众开一扇“窗”。
第一,“梦”的追求。这些电视电影大都以某一案发事件为起点,展开破案捕凶活动,通过针锋相对的斗争,让事件水落石出,其核心就是“追凶归案”。
比如,《生命的祭坛》一开片就是深入追查犯罪分子机密的我公安人员朱培被枪杀,从而引发一场对凶手的追击和对城市高层腐败分子的调查,最后是将犯罪分子从上到下一网打尽。无独有偶,《非常警务》虽然具体故事不同,但内在结构模式却是惊人地相似:影片开始,海昌市女副市长于如冰的丈夫刑警队长莫名其妙去世(所不同的是没有直接用镜头表现),新来的公安局长李佑安与于如冰在相互了解后并肩作战,最后也是将凶手和高层腐败官员一网打尽。这两部片子都是要穿过重重迷雾找出幕后黑手、尤其是来自我们内部的敌对力量,从表层形态上都可归为公安题材中的“反腐片”一类。
又比如,《决不饶恕》和《别让我撞上你》,都是讲述捕抓在逃案犯的“追捕片”,典型的斗智斗勇“追凶归案”故事。只不过《决不饶恕》是我公安人员为了替牺牲的战友报仇,发誓要将凶残狡诈的凶手缉拿归案,经过辗转反复的长线作战,才终于将凶手捕获。而《别让我撞上你》则是讲述了一个偶然事件,派出所所长的妻子无意中遇到通缉凶犯,想方设法缠住他,并最终引来公安人员抓住了他。这个故事因为女主人公的非公安身份在与凶犯打交道过程中使用的业余手法,而让人始终提心吊胆,有的.地方甚至如同儿戏,要不是编剧和导演帮她的忙,在故事进程中多少让凶犯故意犯傻,否则严格按照正常的逻辑发展,也许女主人公不但抓不了凶犯还得把自己赔进去。但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女主人公之所以如此置危险而不顾,在于她有着强烈的抓凶犯当英雄的“梦想”,也许这恰恰暗示了观众观影做梦的心理,作为普通人的她,简直就是观众进入银屏的替身,替代观众经历了一场无须担心安危的生与死的考验,并享受了胜利的成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