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那儿有没有树


□ 薛 舟

孟大然爱上了北京来的女大学生,但油田的生活还是使大学生震惊了,对于这种艰苦而前途渺茫的日子,她从逃离到试图改变以至最终的失败都使她走向悲剧的结局。孟大然对她的爱也无法挽回一切。
孟老先是蹲着,后来双膝落下来,两只手始终没有离开那些叶子,是些柳树叶子,摊开在两张对接的报纸上,几乎看不到杂样。现在,阳光穿过阳台的栅栏晃了老人一眼,像是某种暗示提醒老人看到了叶子下边的《寻人启事》。老人怔了片刻,禁不住抽出报纸,随着叶子的沙沙响动,报纸突然发生了断裂,尽管老人在对接纸缝时手指抖得厉害,但老人还是看清了最要害的一句:寻找《这儿》的作者———树树树。
孟老走到电话面前,恍恍惚惚地要通了那串号码,仅仅说了两句话,孟老就后悔了:都老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冲动呢?!
《这儿》是一首诗,是小梅在油田多年前自办发行的小报上发现的。小梅在文联上班,他所在的文联同全油田一样,也在喜迎油田的多少岁华诞,于是小梅向头儿建议挖掘一下油田的诗歌资源,编一本诗集向“华诞”献礼,头儿痛快地答应下来。后来,小梅就像发现了油田的发现井一样发现了《这儿》,但没有谁能告诉他树树树是谁?在哪?小梅只好在油田报上发了《寻人启事》,不几天,一个叫孟大然的老人与小梅取得了联系。
小梅找到孟大然时,孟大然正往枕套里塞叶子,小梅有些迷惑不解,禁不住问孟老柳树叶子怎么能枕?一枕定碎。孟老说枕不枕的吧,就是个习惯!这些枕头里的叶子,我一年晒它一回。
小梅怔了一会儿,问孟老,树树树是你的笔名?
孟老说树树树是别人的笔名。
S油田的发现井发现以后,出没这儿的人日渐多起来,杨鸣鸣就是在那时候站到这块不毛之地上来的。这缘于她和孟大然在京城的一次碰面。那是一次庆祝S油田发现井发现的盛会,很有些人见人亲的味道。杨鸣鸣问孟大然做什么工作。孟大然说我是S油田发现井的司钻。杨鸣鸣一脸的惊讶,仅仅是惊讶也就完了,这时偏偏有一位杨鸣鸣的女友走过来,冷不丁地冲着她的脸蛋闻了闻,问鸣鸣搽的什么雪花膏,这么特别!孟大然也使劲吸了一下,说这样特别的味道,我们那儿遍地都是!孟大然闻到了艾蒿的香气,但他没有说那是他们专门用来熏驱蚊蝇的。他说他们打井的地方花草茂盛,就像谁专门种在那儿等谁似的。后边的这句话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俩的话匣子,在那样的年代说不准是哪一句把对方击中,一种结局就这么注定了。
那时候,杨鸣鸣正在北京一所文科大学上大三,常常抱怨学校生活枯燥。孟大然却在打井之余自造一些浪漫的情趣,写成信件寄到杨鸣鸣的手上。他在信上说,他们下了班,到附近的纺织厂去跳舞,那儿的女工每次都送给他们每人一条香水手帕,如今他手上的香水手帕能够做一件上衣了……他在信上又说,他们打井的地方摆满了鲜花,鲜花好像专门是开给他们看的,他们受宠若惊,在一个晚上全都花粉过敏……杨鸣鸣就是在孟大然的这种一纸情调里来到S油田的。她没有在信上说她要来,甚至没有一点暗示,她想给他一个吃惊。但想不到吃惊的是她自己:这儿怎么会是这样呢?!无树,无草,光秃秃一片。太阳高照,杨鸣鸣跳下汽车就感到她的身影被谁钉了一下,脚下潮湿、稠黏,碱渍茫茫,她的眼泪刷地挂满了脸庞,哪儿来的这般的荒凉呢?!......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