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昌小记


算来在杭州过元旦,已是三十多年以前的旧事了。二○○九年岁末,想到这一点,便动了南归的念头,上了飞机,两个小时之后,就从严寒的北京落到了微冷的萧山。
  见老父和同胞手足,天伦之乐原本就在于平常安好。中学同学聚会,便有淘气的趣味,可以兴高采烈地调侃少年的时光。一时兴起,说要去塘栖看桥和老街,去良渚访博物馆。站在塘栖广济桥上,旧时记忆中的水乡街市房屋荡然无存,几十年一直留存的印象一时在这运河两旁落空了。塘栖,原来运河边上那么壮阔的一个古镇,所谓“跑过三关六码头,不及塘栖廊檐头”,旧日繁华只剩下广济桥遗世独立了。意兴萧然,难免又感慨。中学同学振华就说,离杭那天下午可到安昌的河边吃夜饭。那里的老街老房都还原样,人也在里面生活,蛮有味道。他又说,从安昌到机场也就二十分钟车程,是很方便的。
  “安昌”两字,以前当是听过的;不过,久居帝都,听惯了普通话,浙江方言发音的一些地名自然就陌生了。元月三日下午驱车到镇口,先见的是一例俗不可耐的新式房屋,看不见一丝水乡和古镇的灵气。这几天在留下、塘栖和良渚旋了一圈,镇里乡野,觉得江南风景虽不能说荡然无存,也仅限于点缀而散落在面目全非的田野和城市建筑森林里面。新街上头飘荡着“欢迎来到师爷故乡安昌古镇”的横幅,颇有以自辱为招徕的意味,它如何与行幕人后代的身份相配。我想到了《秋水轩尺牍》,那些既典雅又流丽,既博识又曲畅的文字,有这样的狗尾续貂的余绪,一时倒没有多少感慨,唯有不惬意。《秋水轩尺牍》几年来是案头书,不过,当时自己并不清楚作者许葭村出身安昌,只晓得他是山阴人。
  待进了入口,走上一爿桥时,眼睛却顿时一亮,原来面前热闹地伸出去一条雨廊下的老街。街的左边是河,河上有乌篷船,船夫脚蹬手摇地划来划去。街的右面是店铺,服装店、食品店、茶馆、剃头店、酒馆及各色手工作坊鳞次栉比,临水的街沿放着店家摆出来的一个又一个摊位。酒馆、茶店还有剃头店,大抵是三四十年前的格局,只不过所用器物虽然有旧意,却比当年的要简陋得多,气派就上不去。微暗的茶馆,条凳上坐着三三两两的客人,有的戴着毡帽,围着板桌吃茶,店里头散发着似曾熟悉的味道,不由得走进去坐一歇。江南的店家,临街店门大都是排门,排门一卸,店面就全开。这或许也有一个财源广进的意思。日里,排门依墙叠靠在一起,到打烊时再一扇扇排好上起。
  长街里侧,几条长巷深弄,实在亲切得动人。深弄长巷是少年时游荡的路径,游戏的场所;弄堂拐角,在方凳上摆一盘象棋,在夏天的中午,就开出一片清凉的战场,弄堂风吹过,也就吹起少年恬静后面动荡的心思。在留下镇上,杭州城里,在三墩,临平,曾经踏过无数遍的那些悠悠长巷,幽幽深弄,连同里面的大千世界,今天已无迹可寻了。
  于是,看见长巷就自然拐进。在巷的深处,一家名为穗康的钱庄大门敞开。走将进去,店铺的格局说是原来的样子。摸摸账桌上的灰尘,走到隔壁的房间。这里放着几座装银钱的箱子,像是原物。青石板地面靠近板壁有一块石板抬起,露出一个地坑,坑中埋有一个甏。介绍说这是晚上放金银和银票的所在。一位隔壁的阿婆过来告诉我们,沿板壁靠放的躺柜也是放值钱的东西的。晚上移到甏上的石板上,铺上铺盖,守夜人就睡在上面。天井里的腊梅已吐出嫩黄。看门人既自豪又遗憾地讲,原来的古梅枝叶是一直伸到门墙外头的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