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篇·大家


□ 孟繁华

  作者简介
  孟繁华,文学博士,现为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辽宁作协副主席,《文学评论》编委,辽宁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兼职教授等。主要著作有:《众神狂欢》(中文、韩国文版)、《1978:激情岁月》《梦幻与宿命》《中国20世纪文艺学学术史》(第三卷)等。在《中国社会科学》《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等国内外刊物发表论文300余篇。获文学奖项十余种。
  
  采访人:本刊编辑关圣力、吴晓辉
  对谈者:孟繁华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编辑(以下简称问):俄罗斯文学在世界文学史上有着独特的魅力,几个世纪以来,俄罗斯出现了很多了不起的作家,契诃夫就是19世纪俄罗斯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他的短篇小说不仅仅是俄罗斯民族的骄傲,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请您谈谈俄罗斯文学的成就。
  孟繁华(以下简称答):1999年,我曾为《中华读书报》写过一篇随笔——《遥想俄罗斯》。在那篇文章中,我以很感性的方式表达了我对俄罗斯文化和文学的认识。现代中国对俄罗斯文化的熟悉和热爱,几乎贯穿于整个20世纪,这自然与百年中国激进的理想和世纪之梦密切相关,“北方吹来十月的风”,是俄罗斯的红色文化,启发和感召了中国的红色革命者,那个时代,俄国文化几乎作为唯一的异域文化不断地输入到中国。它培育了几代中国人的理想主义情怀,也培育了几代中国人对俄罗斯文化特有的情感方式。世事代变,这期间中苏意识形态方面的分歧虽然不断,有时甚至发展到一触即发的危险程度,但奇迹般的是,俄罗斯文化并未因此而在中国断流或消失,特别在民间,人们对这一异域文化所表达出的热情竟超越了意识形态并且持续地流传。这就是俄罗斯文化不可抗拒的魅力。你也许记得,1996年,俄罗斯红旗歌舞团来华演出时,北京人以空前的热情和激动迎接了这个红色的艺术团体。剧场里,那熟悉的、哺育了中国几代人的旋律响起时,许多人眼里流下了热泪,演出结束时,观众起立同台上的演员一起高歌。至今已经十年过去了,但这个场景至今仍令我难忘。
  俄罗斯文学是伟大的俄罗斯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从19世纪的普希金、赫尔岑、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一直到20世纪的托尔斯泰、高尔基、马雅柯夫斯基、法捷耶夫、奥斯特洛夫斯基、萧洛霍夫、邦达列夫、帕斯捷尔纳克、索尔仁尼琴、阿赫马托娃、瓦西里耶夫等,都给中国作家以重要的影响。俄苏文学的人道主义关怀、苦难意识、忏悔意识、宗教情怀、尊严感以及深沉博大的精神气质和品格,是打动所有人的根本原因。
  在这些伟大的作家中,契诃夫的小说、特别是短篇小说的成就,应该说格外突出。他以自己卓越的才华,把短篇小说的创作推向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万卡》《小公务员之死》《变色龙》《套中人》《乞丐》等短篇小说,已经成为世界短篇小说的经典,契诃夫就这样站在了世界短篇小说的峰巅。在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世界中,几乎遍布了当时俄国社会各阶层的人物:农民、教员、医生、孩子、军人、商人、地主、小官吏等等,他在平淡无奇的普通生活中发现了隐含其间的巨大的文学秘密和因素。因此,托尔斯泰活着的时候曾毫不掩饰对契诃夫的赞赏,他说契诃夫创造了文学创作的新形式,并承认契诃夫在文学技巧的运用方面要比他强得多。这个谦恭的贵族在这里所说的却不是谦虚的话,就短篇小说而言,事实的确如此。高尔基也说:“契诃夫用小小的短篇小说进行着巨大的事业。”“一想到契诃夫,勇气马上就来了,生活也马上变成明确而富有意义了。这样的人是世界的‘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