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喊一声战友


□ 林朝晖

  一
  
  赵平思索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县长张思甜。
  作为一名转业军人,赵平刚脱下军装时,和其他战友一样怀着到地方大干一番事业的壮志凌云,可到了地方,他发现要想把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并不像前些年转业的战友说的那样容易,赵平的许多战友转业到地方工作后,经常向他吹嘘地方赚钱如何容易、工作如何轻松,战友的话使赵平产生了错觉,以为地方遍地是黄金,转业到地方后,过不了几年便能飞黄腾达。事实上,赵平的战友转业到地方工作后,混得很好的并不是太多,他们到部队探望领导和战友时,往自己脸上贴金,那是因为他们抹不下面子,想在部队领导面前摆摆谱。让领导明白自己是匹千里马,只是部队的领导不是伯乐,没发现罢了。
  赵平转业前是山河市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今年三十五岁。赵平十七岁当兵,在部队摸爬滚打了十八年,只混了个副营级干部。在部队,进步快的人用十八年时间早就成为一名团级干部,而赵平却在副营级位置上有滋有味无怨无悔地原地踏步。直到有一天,支队领导叫他向后转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军旅生涯已经划上了句号。在支队领导为转业干部安排的欢送宴会上,赵平强颜欢笑,频频向领导敬酒,摆出一副男子汉志在四方的模样。但在宴会结束离开的时候,赵平悄悄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赵平原以为眼角只有一点泪花,没想到越抹眼泪越多。当伤心的泪水潮水般涌来时,赵平躲到一个阴暗的角落,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他为自己脱下军装而难过,毕竟他已经在橄榄绿这块方阵里工作了十八年,人心都是肉长的,更何况赵平对部队有着一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结。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农家子弟,赵平尽管在部队呆了十八年,但他的身上还保留着山里人特有的纯朴和天真。他以为凭着自己在部队立过两次三等功,回老家淮中县就能找个称心的工作。可没想到找工作时,却四处碰壁。有的单位领导嫌他文凭太低,有的单位领导说他没有特长。说他文凭低赵平服气。尽管他在部队也拿到了函授本科文凭,但那文凭是掺了水分的,赵平肚子里有多少货,他自己最清楚。可说他没特长,赵平就不服气了,他振振有词地说,我在部队枪法可准了,参加总队的射击比赛还拿过亚军呢。接收单位的领导听了,笑了笑说,我们这里不是部队,枪打得再准也派不上用场呀。一句话便让赵平的脸红到了耳根。
  转业回家的那几个月,赵平把县里面效益好的单位全跑了一遍,也摆了不少的饭局。那些效益好的单位领导吃饭的时候,拍着胸脯说工作安置的事情没问题,就包在他的身上,可吃完饭抹抹嘴皮子走后,却没有了下文。当然,赵平也不是没地方去,淮中县纸厂很愿意接收他,厂长多次登门拜访,并许诺如果赵平愿意到厂里来,就让他当工厂的保卫科科长。对于厂长的盛情邀请,赵平考虑再三后,觉得还是不能去。淮中县纸厂现在效益虽然不错,但企业毕竟是企业,在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下,万一将来破产了,难道叫他去喝西北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