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忆,从这里开始


回忆,从这里开始

这张照片,它记录了当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我们五八班下乡劳动时,在地头上吃午饭的情景,大家狼吞虎咽,时间是一九五八年三月。从装束上看,大家像极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时村里的年轻人。那时院里有规定,各系每年要下生活、下乡两个月,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们去的这个地方是房山县的二站村,去时正值当地大兴农田水利,大办食堂。热情高涨的同学们整天挖土,运土,修水渠,加固渠帮,干得热火朝天。为抢工时,午饭也在地头上吃,由公社食堂送。每天两稀一干,早、晚饭都是棒碴子粥,熬得很稠,有咸菜。午饭是窝头、蒸白薯,偶尔有馒头,菜是熬萝卜、白菜汤。一到吃白薯,就会有贪吃的男生撑得蹲不下去站不起来了。不过那年秋天,我们给表演系《党的女儿》剧组跑群众时,正赶上房山县庆祝人民公社成立。当地一高兴,杀猪宰羊,桌上摆了八荤八素,我们也高兴,班里还编了京剧《新西游记》,扮演孙悟空的张华勋同学是四川人,所以动作、道白全是川味,被我们戏称川剧孙猴。
虽然照片记录的是当时一顿午饭的片刻情景,但通过它还能够回忆起不少事情。因为在那个“大跃进”的时代,我们不仅下农村,还要大炼钢铁。学院在操场边上建了几个小高炉,领导动员后,师生随即走街串巷,深入民宅四处收集废铁,风雨无阻。全院师生打破常规,不论上课、睡觉,昼夜排班,上小高炉炒钢。炒钢,就是把废铁和焦碳在炉膛烧化,用长钢钎一个劲翻搅。男同学还要负责动力,把自行车定位,飞快蹬踏,带动鼓风机。几分钟一换人,活儿很累,出炉的却全是蜂窝状的钢渣。
除此还搞过体育大跃进。当时全市高校有劳卫制三级运动员、三级裁判百分之百达标的评比。北京电影学院怎能落后?于是,全院女同学都去摄影棚打羽毛球,却互为运动员和裁判。大家按顺序一一入场,轮到该谁通过,对手一定要确保她连赢三局。裁判不停地吹哨,喊“得分!”“换发球!” 一个通宵下来,羽毛球项目的指标竟这样百分之百拿下了。那一边男同学在捉对摔跤,也是确保按顺序全部通过。虽然个别男生一时摔得性起,忘了大局,在输赢上较起真来,却被当场批评,令其马上改正!如此这番后,大家再敲锣打鼓欢呼体育大跃进。当然还搞过文艺大跃进,这些风风火火的活动,耽误了不少课堂上系列学习的苏联电影学院教程。
那时我们每年下乡,除了劳动锻炼,改造思想,也有体验生活的目的。一次秋收归来,我们编创了表现劳动的舞蹈。张暖忻、颜学恕和我等人,把砍棒子秸,掰棒子、刨花生的动作舞蹈化、节奏化,参加全院文艺会演。节目虽然幼稚,却让我由衷感悟到生活是创作的源头。
话还回到这张照片所处的一九五八年。我们修完水渠后,赶上春播,先是翻地起垅,然后点豆。就是在田垄上间隔地用镐刨小坑,撒二、三粒豆,用两脚
土浅埋,最后在沟里浇水。还学着种棉花。摇耧撒籽是技术活儿,要摇得匀。高天红从小干过农活,是把式。我只能拉耧,像纤夫一样背绳弯腰在地里拽着耧走,汗如雨下。这时,二站村党支部建议我们年级帮他们编印反映社员生活的“快报”,班上责令我去完成。采访、写稿、刻蜡板、推油滚子印刷,全由我一人干。每周要化两天时间。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了不少当地老乡。交谈中听到不少社员对“一平二调”的议论,我就编导了独幕话剧《算账》。剧中老头老太太反对当队长的儿子把家里的井绳拿去充公。儿子讲“可以做价”,老太太说他是“哄小孩上炕”。儿子对父母讲了“锅里有了,碗里才能有”的道理,最后二老同意了儿子的做法。我演老太太,赵矛演老头,王岚演儿子。在村礼堂的社员大会上演出,反映极为热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