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点点滴滴的凡人小事(点评)


□ 王 童

散文式的小说,严格地说,弄不好就会成为一种平铺直叙的流水账。华珂如的小说《明白二大妈》也存有这样毛病,但不同的是在这种散文式的叙事中,作品紧紧扣住“二大妈”这样一个人物,把围绕着她身边一些家长里短的事聚集到她身上然后再辐射出,自然会产生一种生存的感慨。当然,在“二大妈”身边也没什么典型事件和典型人物,一切似乎都被生活的细节勾连着,“二大爷喜欢逗我们玩……二大妈有三个女儿”,作品的情节走向也就如作者所陈述的仅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过程。但小说里着力用这些质朴的语言描绘出的这个“二大妈”则是平俗生活中的一个亮点、一股原动力。
“二大妈”家经常聚集着一些女人;“二大妈”家也经常聚集着一些亲戚。女人们和她学着剪窗花,绣织锦这样的活计,问是派什么用场,她们也大多不知道,只是觉得在二大妈这里腿上盖着棉被,干这些活儿是一种生活的乐趣。而亲戚们聚集在她这里,则是会为一些姑姑小姨子出嫁置嫁妆,妯娌间吵架的事让她来百刂 划。这或是许多似曾相识的那种宽容,又对生活重压忍辱负重的中国传统妇女的一个缩影。但小说从这缩影中挤出的一个“二大妈”却是明事理、通人情的“明白人”,作者把她冠名为“明白二大妈”也是有所指的。这种指向是在说“二大妈”是一个事事都很通达,都很明白的人,她生活在乡下,但她并非是在闭塞的泥土中度日。
“明白二大妈”在这乡村的俗礼俗节中,时而会对回娘家的大姑夫大着嗓门要礼,时而又会把姑娘家以示心意的糖给藏起来,逗她玩,但她却理解姑娘在山上跳舞并不是在“疯”。她给回城的姑娘有了一个可供她惊讶的参照物,因为只有她会惊讶。
一直写散文的华珂如,初写小说,似乎并没摆脱开那种若读过二千字就感到有些拖沓感的絮叨,好在作者还给这絮叨注入了点点滴滴的情节与人物。不难理解,川端康成在写《伊豆舞女》时,也是想寄托自己对舞女、对大自然的情感,这里面,人物与情节的刻画都是在流水般的语言中完成的。当然,《明白二大妈》是不能与之相比的,但那种仅是用流水般的语言,让人物飘浮其间的创作手法则是相近的。诗人威廉斯说,写本乡本土的生活,写人与人、人与自然的接触与沟通是必须如此的,并且一切都在诗中。华珂如的小说也有这种余韵残留的诗化的东西,而这也就弥补了她小说中人物立度不够,情节不紧凑的缺陷,也就衍化成了另一种文体的小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