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作的理由


□ 陈世旭

写了二十年小说,回头看看,乏善可陈,影响了了,说心里不觉得落寞,是假的。大前年在新疆,遇到一个已经当了宾馆老总的上海“老三届”,说最早看过《小镇上的将军》,颇感动。后来就再没有读过我的小说。他觉得像我这样的作家似乎已无存在的必要了。他并没有贬损我的意思,相反充满了同情。我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去年在四川,一个小女孩记者在完成了采访任务后,偶然发现我也是来参加笔会的,也颇为我遗憾,问我是不是还觉得有写作的必要。我这次真正地深切地明白:我的写作所属于的那个时代已经十分久远了。
而在事实上,我依旧并没有停止写作,我不能不检讨,那写作的理由是什么?
检讨的结果,我发现事情其实很简单:写作已经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初中毕业之后的二十年我是在乡村和乡镇度过的,回到省城之后的二十年,我依旧保持着传统农民的作息方式:晚饭后约八点上床,不到十点已经打鼾,早上五点半左右起床,七点前折腾出一身汗,早饭后开始爬格子,中午做饭吃饭午睡,下午又是爬格子,直到做晚饭吃晚饭。
所以这样不厌其详,是想说明,除了吃喝拉撒睡和写作,我事实上已没有更多的生活内容。作其他选择的机会不是没有,但一种生活方式既成习惯,要改也难。何况我这样一个惰性十足的动物。
我很庆幸这惰性,视其为自己精神上的一种优越。因为深知其存在,我对自己便不抱太大的期望,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多的失望。我写着,我活着,这个事实本身就足够愉快了。
当然,不是没有朋友笑我的日子过于单调,但我很固执地觉得单调并非是一种缺失。单调的好处是,很小的一点感动,就能使人得到很大的一种满足。比如,好久之后总算收到一笔稿费,我就会想,在屋子里呆得也许太久了,应该出去走走,到乡下找个老朋友尽兴喝一次酒。指望那点银子买房买车是没门了,但喝酒是绰绰有余的。为此往往兴奋好些日子。
对我来说,也许这就是写作的唯一带有功利的理由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