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自白


□ 王凯娟

置身于这个社会之中的每一个写作者都有他自己的宇宙,用他自己的表达方式去追求目标,这种共性之下包含的个性很值得玩味、深思。
我们身边不断地发生着各种事件,就看用什么样的触角去捕捉它、了解它并理解它,不管山水、天地、日月,哪怕自己生存在无垠的沙漠中,它都有着自己的方位。这要靠我们用自己的洞察力和进取心不断地吸收生存中的养分,充实自己的笔墨,才不惜我们写字人付出的文字情。至于人与自然的亲和力,已不必只有在文字中去觉察它的生命,因为人类永恒的话题是阴、阳,人们心灵的祈盼是旋律。文学终不愧为人类灵魂的释放。
要挖掘这些并非易事。生活的现象,是由投入到社会染缸里而变得面目全非的人上演的,这些确是现实。然而,除了三原色之外,任何一色都是由其它颜色相互渲染而成。我们投身到社会之中时,也给这染缸添了一色,我们因社会而变化,社会也因我们而多彩,但不论呈现何种色调,其本色不会变,因为没有你的本色,就不会有现实的多元,哪怕是在灯火阑珊中。
我的小说,就是要去寻求、探索这个世界中能发现及已发现的事与物,并创作出来,用文字表现出不同地域所产生的不同的视觉观,造就成的不同的人文思维及意识。一方面反映出生活中还未遇到的人、事、情、缘;另一方面使不同地域、文化、年龄的人感受到凡是在内心深处能引起共鸣的东西。让人对是非、成败、真假等等根据其自身的阅历、教训有了一定的辨析之后,意识到所谓贫瘠与富有,只是一种现象与另一种现象的比较。小说在现实中取得的,是人们可以在自己身上看到的,这种种的现象之下有着发人深思的含意,“这种意义不是在人迹罕见的高山上,也不是在深奥难解的说教里,而是在人们日常生活的烦恼与欢乐中。”
我纸笔间跳跃着的人物们,是他们发出的感叹调,使我有了创作的源泉,他们如流沙一样滚动着,但是这一粒粒沙构成了一个世界。

最佳位置

王凯娟
老党40岁,不惑之年。
唯独的爱好就是唱歌,尤其是美声,一唱起来两层楼都能听得见,在他们的办公大楼里也就成了个一呼而百“听”的人物。他的歌属于悠扬的类型,音很长,中间拍子的间隙能够与京剧最长的音腔一比高低。
同事们一听到老党的歌声就知道他此时不是心情舒畅就是心情郁闷。不论是领导还是科员都不在他唱歌的时候去扫兴,似乎是为了保护他那易碎的自尊心。这点不怪老党,谁让他是拿笔杆子的,还经常把自己定位在“清高的文人”这层格子上。
老党的人像他的歌一样,总是那样慢慢悠悠,不急不慌,走路迈着四方步。虽然体胖胳膊短,却爱把双手背在身后,那两只手也就只能互相拽着指尖。四四方方的脸架着四四方方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看人时总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态。一说起话来不但咬文嚼字,还拉着唱美声的音腔。
同事们对这位有十五年工龄的科员有种不由的尊敬意味,一提起来就是曾经哪位局长跟他同一科,现在哪位局长是他的老朋友,老党也觉得别看自己职务不高,可是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不低。......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