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闲话戒指(外二篇)


□ 杨海蒂

李渔在《闲情偶寄》的“首饰”一篇中,开门见山地说道:“珠翠宝玉,妇人饰发之具也”,好象珠翠宝玉只供女人使用,并且它的势力范围只限于女人的头上,李笠翁此言差矣!事实上,珠宝饰物最早是为男人所专用的。以前男子打了胜仗,或者狩猎成功,便有了佩带饰物的资格,而且越是勇猛善战的男子所能够得到和佩带的饰物也就越多。后来,男人的眼界高了,他们的着眼点在于江山美人,他们看重的是能供纵横驰骋的金戈铁马,要的是气吞万里如虎的威风。当然,他们的审美观也变了,刘备的猪耳猿臂乃是帝王之相,张飞的豹眼熊腰象征人臣之杰,从此,很难想象他们佩带上流光溢彩玎铛有声的饰物的模样。所谓美人首饰王侯印,男人再不屑于珠宝,于是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把珠宝禅让给女人,而女人,也就沉醉于男人赐予她们的那些宝贝中自得其乐。
富有创造力的女人对于珠宝翠玉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头戴凤钗、鬓插簪珥,耳上悬环、项上挂链,衣镶金银、鞋头缀珠,这些多是中国妇女的杰作。至于什么印度妇女的鼻环、土耳其女人的手镯,巴基斯坦女子的脚链、非洲女性的颈圈等等,更是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戒指,则最是欧美女子的心爱之物。玉指迎春,不仅美不胜收,而且可以作为价值度量单位,因为男人赠送的戒指越贵重,说明这女人在他心目中甚至世人眼中的价值越不菲。此外,戒指也兼奇货可居的妙用——可以保值、增值、还可以拍卖,比如好莱坞头号美女伊丽莎白·泰勒,离婚后便借拍卖前夫赠送的世界名钻狠狠地发了一笑横财,同时也使得她的前夫为此名垂风流史册。当然,欧美男人自己也并没有与戒指誓不两立划清界线,他们要与女人互换戒指——在定情的时候或者在婚礼上——意思是说:咱们互相以金石为戒,戒除别的男女前来染指。戒指戒指,就是“戒人染指”的简称。
欧风渐进,戒指经印度传到了中国,我们的女同胞自然是举双手欢迎,当时名媛淑女竞相戴之,唯恐落后一步而贻笑大方。 这尤物到了现在,颇有了些“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意思,它比任何别的首饰都更加地深入民心。芸芸众生,红男绿女,他事可俭、此事独不可俭,戒指快成了现代人除了货币以外的第二图腾崇拜物,究其根由,大概就因为它不仅仅是一种手(首)饰,更重要的是它负有情侣寄望爱情永恒的使命。所以,现在有的女人会一手戴两只或者两只以上的戒指,以此希冀在感情朝不保夕、离婚率日高的今天,自己能幸免于难。我回家乡的时候遇到阔别多年的一位老朋友,她原本能歌善舞,长相也出众,虽然女儿已上学,但她风韵犹存,至今还在歌舞厅兼当主唱歌手和节目主持,是位遐迩闻其艳名的角色,可惜红颜薄命,她的婚姻情况实在是糟糕,真是不提也罢。那次我见到她时,只见她两只手上戴了8只戒指!真让我触目惊心。想不明白一介风流女子何以变得如此俗不可耐,后来我终于理出了头绪:她是祈望戒指能够担保她的婚姻牢不可破呢,戒指成了她的“拜物教”,礼数趣多,心越虔诚,也就越加灵验。然而不久后我得知她还是离婚了,想到那金灿灿亮晃晃的8个戒指,我真是为她大叫冤枉;看来现代婚姻实在是不治之症,再多的戒指也对它无能为力。
中国的男人以前可以多妻多妾,所以即便装模作样戴上只戒指也无以为戒,不像西方那些笨伯,一旦移情别恋,就务必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结婚离婚,离婚结婚,戒指戴上了又卸下、卸下了又戴上,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让中国的男人看尽了他们的笑话。现在中国宪法规定一夫配一妻的婚姻制度,然而中国的男人依然尾大不掉,他们只给女人送戒指以“戒人染(他女人的)指”,自己是断断不愿套上这个紧箍咒的,在这一点上他们倒还有些天真可爱处——知道自己的底细是块什么料,也就不去勉为其难跟自己过不去了。但他们也戴戒指:做生意的人戴上戒指以显示实力,不做生意的人戴上戒指以显得自己像个生意人;有钱的人要戴上戒指以显得与常人有别,常人要戴上戒指以使自己被他人认作有钱人……实在买不起戒指的人,做梦也得做个戒指梦。有一位农民小伙子,在为他母亲移坟迁墓时拾到他母亲生前安上的避孕环,他如获至宝,将之戴在手指上,逢人就说,“我拣到了一只戒指!”为人们留下笑柄,可见戒指的诱惑力之巨。当然也有些标新立异不同流俗的男人,有的挂上狗项圈一般粗的项链而为之袒胸露脖,有的垂着像着像是元夕之灯的耳环而为了摇曳生姿,那些人大概非返祖现象便是同性恋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品头论足

观人有术的人士有条经验:对女人要看头,对男人要看脚。
看来,头于女人,脚于男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这条经验与女人、男人的实践,究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然而,管它呢!
反正,女中豪杰花木兰荣归故里卸却战袍后,首要的事情就是“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淫妇荡娃潘金莲虽然听到一声“西门大官人来了”就心旌摇曳魂飞体外,却始终坚持住了“头未梳好不见客”的原则。杨贵妇与梅贵妃在唐玄宗面前争相展示各自的环肥梅瘦之美,不过雕虫小技而已,她们真正的杀手锏是“翻花头”:你若盘上“青云髻”将头发束之高阁,我便弄出“堕马髻”来以我之低而攻你之高;你缀一支凤头钗作千娇百媚状美得几乎要羽化登仙,我偏让发丝风流云散而钗落红尘。袁中郎在《舌华录》里就说过嘛,隔着幕帘听到堕钗声而不动念头的男人,若非痴愚,便是大智。玄宗皇帝老儿既非痴愚亦非大智,当然莫能例外。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