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口红的美与罪


□ 王丫米

  王丫米*70后。尝试过白领、乡村女教师、慈善义工等不同职业,于2008年成功染指科学松鼠会,高举着“爱科学、爱姬十三”的旗帜加入后,专职负责商务合作,兼职反对各种谈人生谈星座的不科学现象,偶尔潜心钻研,炮制百科文章。
  
  有位朋友见我的场合多在酒吧之类的灯光幽暗之处,所以一直误会着我是美女。某次不小心约了在白天见面,阳光大好的街头,他的神色变得非常古怪,终于忍不住吞吞吐吐问,白天你怎么……是这样子的?
  虽然我有点受伤,可还是很耐心地跟他普及一个道理。昏暗的灯光下姑娘多么粗糙的皮肤都会变得柔和,再擦上艳丽的口红,一张脸马上就生动起来了。所以在夜店里认识个姑娘,想长期交往,一定要安排次白天约会,方便的话带她去游泳——泳池就是终结女人一切伪装的理想场所。朋友马上反驳我,那可不一定,有的口红是防水的!
  原来男人们并非像很多爱情咨询专家代为辩护的那般“不解风情”,你看,即使没有理论化的叙述,他们潜意识里也懂得关注女人的口红。在心理学家看来,红色(尤其是雌性身体的红色)往往是一种吸引雄性与之交配的性信号。出于繁衍生息的本能,经过长期进化,我们的基因里难免多多少少落下了贾宝玉那“爱红”的毛病——且不说经过多方心理学家实验表明,穿红衣的女性在很多男人眼中更有吸引力,即使一个小孩子,你要他说出一个代表颜色的单词,他很大可能也会说:“红”。
  可是,当女人对着化妆镜、车窗或者建筑外墙的镜面嘟起嘴唇的时候,你会否想到:当我们涂抹口红时,我们在涂抹什么?或者我忍不住促狭地想问问与之亲热的男人:你们知道——当你们在亲吻红唇时,你们在亲吻什么?
  说出来,就有点大煞风景:这支膏状体里面除了色素和油,还有铅、牛脑组织、甚至研碎的甲虫壳,别着急卸妆,我们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粉底或者散粉里面还有氧化锌、滑石粉、陶土、淀粉和石灰这些东西呢!美丽的真相就像风月宝鉴的另一面那么残酷—有点罪,才有点美。
  更残酷的还在后面,口红里的色素多是从动植物、矿物和人造原料中提取的,像甲壳虫可以提供洋红和胭红色,而深红色色素则来自胭脂虫,需要成千上万被蒸汽烫死的虫体被干燥后再碾成粉末。
  接下来的生产流程跟生产蜡笔差不多,这不难理解,反正无论是物理特征还是实用本质,口红和蜡笔没多少区别。各种干燥的成分和色素一起研磨成光滑的颗粒,混到一起,再加入热油脂,不断搅拌同时不断掺和进热蜡和其他成分,最后将这样一堆沸腾的液体混合物倒入铝制模具,冷却成型,成型的再嵌到各类塑料管或金属管,就可以噢耶收工。
  当然了,如果你对大规模的化工生产线失去了信任,又有足够的好奇心,还有那么一丁点靠谱的执行力,我其实很想怂恿你尝试下DIY。有份清单是这样列的:四分之一杯蜂蜡,3汤匙浓缩草莓汁、樱桃汁(如果你想制作紫色的口红,也可以试下葡萄汁),1汤匙杏仁油,3汤匙可可脂混合到一起,用微波炉加热一两分钟,把溶解的液体倒到平底锅或者盒子里,等完全冷却以后切成块,就是酷酷的DIY口红了。
  不过,坏消息是,这份清单是我从网上找的,是否可行还有待商榷。好消息则是——很久很久前,公元前古埃及的最后一位法老克莉奥帕特拉,就尝试过口红DIY了。另外,她的配方是碾碎的蚂蚁和洋红色颜料配以蜂蜡。另外,在我们本土,也有《红楼梦》里的姑娘用花瓣自制了胭脂往嘴唇上涂抹,想想吧,就连都登上了月球都是老早前的事儿啦,今天我们自制的口红,总不会差不到哪里去!
分享:
 
更多关于“口红的美与罪”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