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平等专家谈文艺理论和批评



  2008年12月5日至8日,广西文学院和南方文坛杂志社联合举办首期“全区文艺理论和批评高级讲习班”。广西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傅磬,广西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黄德昌,广西文学院院长冯艺、《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北京大学教授邵燕君女士、山东大学教授施战军先生和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研究员胡平先生以及广西美术出版社副社长、编审苏旅先生分别向学员们教授文艺理论批评写作课。现将区外三位专家的发言摘录如下:
  
  文学场和评论家的问题
  
  邵燕君(北京大学教授):我们发现现在的文学场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状态中:一些老的批评家霸占发表阵地,统治话语权;而青年人想发作品,想说一些尖锐的话,由于与这些所谓的大家相抵触,于是杂志就不敢发表,即使那些话是多么的中肯和真诚。
  我想重新强调一下这个文学场。文学场就是文学现场,作家、文学作品、理论批评家、理论批评作品构成它的主要元素。现在的文学场之所以很不正常,是因为里面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而我认为,问题主要出在理论批评这个环节上。我曾经在一些大学的文学批评专业的研究生中进行调查,看有多少人还在读当代作家的作品,结果是绝大多数的研究生都不读当代作品。我认为原因有两个:其一,他们觉得当下作品的垃圾太多,研究价值不高;其二,找不到当代作品的定位,去搞这样一些无法定位的作品的研究,出不了大的成绩。正因如此,许多人都跑去做文学史的研究了。于是来来回回就是抱着古代和近代那几本书,研究再研究,‘圈子越圈越小,品味越搞越低。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学院派批评。学院派批评误导了我们的批评方向。大学生们为了毕业,讲师们为了评职称,需要写批评文章,但设若不研究名篇,不说好话,那肯定就过不了关。这也就是为什么理论批评界出不了新东西的主要原因,也是当代作品和理论批评脱节的主要原因。
  学院派批评助长了圈子化批评。由于圈子批评的盛行,人情批评和红包批评也跟着火起来。一些作家为了能让自己的作品火起来,进入文学史,于是通过人情关系或者红包的方式,盗取批评家对其作品的定级。而批评家就那么几个,读的东西也仅限于自己爱读的作家或者熟悉的作家的作品,于是大量泡沫型作品进入文学史,而民间精品却常常被埋没。几十部矛盾文学奖的作品至今能留在我们视野中的好作品除了《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等有限的几部外,其他的几乎都销声匿迹了。
  这就产生了作家与批评家之间的信任危机。当代作家不再信任批评家,特别是新一代作家,根本就不买批评家的账。学术批评环境的恶化,已经使文学批评失去了灵魂。大家都不敢说真话了,拿到一部作品,不是认真研究文本,而是看作者的身份地位和名望,然后就是追捧,说好话,胡乱定级。更要命的是个别批评家不知羞耻,竟然在全国大型会议上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我不看文本也能批评”,导致批评家的信誉扫地。倒是初出茅庐的一些小辈却经常得到作家的关注,那是因为他们,良知尚存,锐气逼人,敢讲真话。但留给他们的空间实在是太小,发表阵地的狭窄,使新批评得不到足够的发展空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