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家的老虎


□ 杨少衡

1

那年我12岁,我们家住在深山里,村子附近山林里来了只老虎。
我们的村子很小,叫“虎寮”,有三十来户人家,都同一个姓氏,出自一个祖宗。据说我们的老祖宗是个逃犯,大约在清朝那个时候,因为犯了什么事情被官府通缉,老祖宗三十六计走为上,往山里跑,这种情况下当然跑得越远,藏得越深越好。据说我们老祖宗气喘吁吁跑到我们村这个地方,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巨大吼叫——我们的老祖宗忽然松了口气,站住脚不走了。
那是虎叫,老虎在呼啸。老虎是百兽之王,威信很高,它叫起来挺恐怖,山中生灵比如猴子兔子什么的听了都会害怕,胆小的人听了也会发抖,抖得像冬天里光溜溜刚从冰窟窿里爬出来一样。我们老祖宗偏就喜欢这种叫声,他可能认为这里有老虎,追捕他的人不一定敢来,因此只要老虎不找麻烦,此地反而安全。我这位老祖宗有些胆量,轮到别个,猛然问让老虎吼一下,裤裆就湿了一半,他倒好,就此扎营,与虎为伴了。他在山中林子里找了块空地,给自己搭了间草屋,慢慢地就有了我们这个村子,有了“虎寮”。
我猜想,对我们老祖宗的行为,老虎是很不高兴的。你设身处地为老虎想一想:这一大片的林子,它算老大,怎么就有不怕它的人?人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狼啊狐狸啊都拿四条腿走路,本老虎也不例外,人偏要把前两条腿变成手,用它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例如擦屁股,而只拿后两条腿走路?懂不懂规矩啊?我估计老虎虽然很不愉快,却还懂得克制,它只对闯进深山的人吼叫几句,没有对他实施暴力,这只老虎可能是比较有学问的。也许它打算走着瞧,或者对未来充满期待,就像人容忍一只猪生活在他们中间,指望它生很多的猪崽,养大了再一一吃掉。
我把这只老虎叫做我们老祖宗的老虎。从它开始,到我12岁那年,老虎曾数次袭击我们村庄,吃过我们的鸡和猪,也吃过人。两三百年过去了,为什么它没把我们村子吃光?大人们说主要原因可能是老虎的繁殖能力太差,同时互相不太团结。所谓“一山难容二虎”,不像我们人类可以几百万几千万住在同一座城市,且已繁殖人口达数十亿之多。老虎在这方面值得惭愧。几百年来在我们那片深山老林活动的老虎通常就是一两只,最多达三只,估计是虎父虎母加虎子一家,如此而已。它们消费不了太多人类。第二个原因应当在我们人类自己身上寻找,关于这个我下面再说。

2

现在我说说我那只老虎,这要从我的三叔公说起。
我12岁那年,我的三叔公60岁了,他是个小个子,大约就一米六。他最大的毛病不是个头小,是牙少。他从50岁开始嘴巴里就只剩六七颗牙,其他牙都离他而去。因为他小时候喜欢吃糖,又没有养成起床和睡前刷牙的良好卫生习惯。因此他早早把自己的牙交给蛀虫,所剩无几的那几颗也岌岌可危,估计坚持不了多久。由于牙齿不好,他的胃口不行,消化也受到影响。有一天三叔公到山上打柴,肚子里咕噜咕噜响个不停,那就是说他想拉稀了。我的三叔公卫生习惯不太好,深山老林也缺乏卫生设施,他只能随便找块大石头,蹲下来就拉,把肚子里那些不好的东西处理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