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布里生活


□ 杨汉立

在布里生活
杨汉立

因为前一晚没睡,加之感冒,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我有些头昏脑,上下眼皮老是要打架,思维的运行有些困难。我昏昏沉沉地钻入被窝,不知因为是突然的寒冷刺激了我,还是平躺让我的大脑供血充分,我的思维活跃起来。我想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是滑稽的,肩脖以下全部由被紧裹着,像襁褓中的婴儿。
婴儿是柔弱的,所以裹以襁褓。其实,我也在襁褓之中,总是有些东西裹着我。我是不是也很脆弱,也不堪一击?一次次感冒袭击着我,还有那些病痛侵入了我的肌体,药物已经无法攻克它们、驱走它们,它们已经成为我身体和生命的一部分,会伴我今生今世。
雨夹着雪子,敲击着窗外的雨棚,嘭嘭作响。这样的即兴演奏,把过多的激情变成了一种激愤。我刚刚开始的有关襁褓的思考不时被它打断,不过人的思维也许本来就是这样琐碎、这样时断时续。这就像人不免一时从襁褓里出来一时又进去,一时脱掉衣服一时又穿上。我是这样,其他人也是这样。不过,无所谓,人能够把许多断点和交织在一起的东西连接好或理清楚。
人类从开始走向所谓文明以来就生活在布里。开始的布只是一些粗麻织物,尽管比原来用以遮羞的树叶高档得多,但如今看来却是相当简陋的。在这样的冬天,让我只穿那点麻布,我会冻死无疑。严冬时节,我必须穿上两件毛衣外加棉衣,静坐时还要烤火。不过人类还是忘不了麻,至少汉人忘不了,在人死时,他的亲人要披麻戴孝的。麻在祭奠里是一段永远也不会修改的祭文。
我在棉被里渐渐暖和起来的时候,想起远古的先人,仅凭一些麻布衣度过冬天,我的背部有些发凉。其实,我这真是替古人担不必要之忧。远古人类不像我们这样虚弱,他们健壮的体魄足以让他们不穿衣也不会感到寒冷,那些麻布不是让他们防寒的,仅仅是替代树叶来遮羞的。
现代人实在是可怜,衰退到这等程度,都像林黛玉似的弱不禁风。人类实在是可怜,在走向文明的道路上逐步失去了自己,被一些东西牵着鼻子走得很远。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我在乡村做民办教师的时候,还没有退化得严重,每个周末和节假日都帮家里做农活,插秧、打谷、砍树、扛木、锄山、担粪。在烈日下我只穿一条短裤,在冬天我用冷水洗浴。劳动磨练着我的肌体,也让我瘦弱的外表有着坚强的内质,一年到头很少感冒,冬天穿得不是很多也不感到冷。
自小我的衣服就不多,那时家里困难,钱和布票真的是稀奇,一家人很少添新衣服。每个人的衣服是补丁叠着补丁,成为“百衲衣”。几兄妹轮着穿,老大穿小了老二穿,老二穿小了老三穿,像个传家宝似的。我倒是偶尔有新衣服穿,一是因为我是老大,几兄妹的衣服流程源头在我这里;二是我能凭学习赚到钱,我学习成绩不错,我的初中校长喜欢搞考试和各科比赛并对优秀者以“资”奖励,我屡屡幸运获奖,每学期总要收获几十元奖金,父母从中拿出一部分奖励我,当然也是必然在几兄妹衣服的“源头”注入活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